|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四三章 拚死保護他

第一一四三章 拚死保護他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4-24 04:28  字數:2277

不知道是逸雪的話起了作用還是他手上的動作,如涵慢慢地安靜下來,軟軟地靠在他的身上。其實女人要的東西並不多,不是富貴權勢,而是只想有個家,家裡有健康慈祥的父母,溫柔寵愛她的丈夫,和一個可愛的孩子便是此生足以,再無所求。

孩子,將來會有的吧,恩,會的。

夜涼如水,別墅內靜溢安寧。頭頂上溫黃色的燈光照在身上,投射出明暗兩極的色彩,卻是暖暖的很溫馨,彷彿給披了件金色的霞衣,映在兩人淡淡的笑靨上幸福滿滿。

今夜怕是個無眠夜吧。

翌日,如涵和周大明完話後,揉揉了眉心,她實在還是很擔心逸雪。對方到底是一人作案還是多人,警方到現在也說不準,只說會暗中保護,可她是一個保護的人都沒瞧見啊。難道真得像電影里那樣,一切都塵埃落定了,才會有一群警察出現,嘴裡喊著:「我們是警察,你有權不說話,但你說的每句話將成為呈堂證供。」

到底該怎麼辦呢?

「咚咚咚」

李助理帶著一個約摸三十齣頭的男人進了辦公室,「沈小姐,這就是我跟您提起的戰友。」

如涵毫不避諱地上下打量著來人,拿過李助理遞過來的個人簡歷看了看說,「阿力是吧?你年紀不大卻獲得了多次射擊和散打冠軍,還做了十年的私人專業保鏢,想必你的個人實力不容小覷。如果我今天錄用你,價錢自然不會虧待你。但是我要你保證,即便豁出性命也一定要保證辰總的安全,你能做到嗎?」

「保護僱主本就是我的職責。」阿力言簡意賅地道。

如涵定定地盯著他的眼睛。想從裡頭窺探出些許的假意或膽怯,可面前的男人神情堅定,有著骨子裡軍人的無畏、果敢。

半響,如涵滿意地笑了笑,伸出右手說,「恭喜你,你被錄用了。」

接下來她快速地將自己所了解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和阿力說了一遍。吩咐他暗守在別墅外。監視一切可疑人物,隨時向她彙報。

阿力得令離開後,如涵仍是不安的對李助理道。「你覺得接下來兇手會有什麼行動?」

李助理想了想說,「亡命之徒的想法不會是常人能預計到的,如今也只能見子打子了。」

「我們這樣豈不是太被動了嗎?」

「您的意思是……」

「既然不能打草驚蛇,但可以引蛇出洞啊。」

「怎麼個出洞法?」

如涵狡黠一笑。對他使了個眼色,李助理會意地上前。她便輕聲覆在他耳邊說了幾句,隨後李助理的眼睛慢慢睜大了。

「這太危險了,絕對不行!」李助理聽完後連忙搖頭。

如涵撇了撇嘴,往大班椅上一坐。滿不在乎地說,「有什麼不行的?你只需配合保護我就好了,還有不許和任何人說起!」

李助理還是搖頭。「沈小姐,您不要逞強。這招不是引蛇出洞而是引火上身啊。兇手一旦遷怒於您,後果很嚴重,要不我們還是聽警方的,先按兵不動吧。」

「反正我已經決定了,你就說幫是不幫吧?如果你害怕,替我保守秘密就好,我一個人也不是不可以。」

「這……」

李助理的眉頭越擰越緊,神色越來越沉。兩人僵持了好一會,他終於無奈地嘆了口氣,「既然您執意這麼做,那我定會拚死保護您的。」

聞言,如涵展顏笑了,真誠地說道,「謝謝你,李助理。想不到你這麼幫我。」

「辰總對我有恩,幫您就是幫辰總,應該的。」

緊張忙碌的一天在如涵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別墅時,已是晚上八點。

李助理盡職地幫她拉開車門,當她下車剛站定,李助理突然微微靠近,低聲道,「沈小姐,我看有人門口等您,要不我留在保護你?」

如涵一抬頭就看到自家門口那個蕭瑟雋朗的身影,頓了頓說,「阿力不是在附近嗎?沒事的,你先回去吧,有什麼我再聯繫你。」

李助理不放心地說,「您確定要引火上身嗎?」

「是引蛇出洞。」如涵不再看他,徑直向那道身影走去。

夜裡的秋風有些寒涼,吹得兩旁的紫微樹葉「沙沙沙」地響,空氣里沒有秋天該有的乾燥,而有些潮濕。遠處時不時有閃電猶如仙劍般劃破長空,瞬間將原本寧靜沉寂的黑夜驚醒,徒留猙獰。

崔志浩見她走來,並沒有上前,而是待在原地等著。他穿了件深藍色的條紋針織開衫,裡面是白色的t恤,下~身是條淺色的牛仔褲,整個人感覺年輕了許多,很清新乾淨。他的手裡拎著兩個保溫提壺,提壺外邊還細心地包了層厚厚的棉布。

如涵在他跟前站定,他的個子很高,需仰頭才能看到他的眼睛,「你怎麼來了?」

崔志浩淺淺地笑了笑,「我讓阿姨炖了鯽魚湯,還有蓮藕蒸肉餅和板栗燜雞,都是你愛吃的。」

「家裡請了阿姨,你不用專程做飯拿過來,我自己能照顧自己。」你在這等了多久?」

「沒多久。」

可不可以不要對我這麼好,成心讓我難受嗎?

如涵撇開臉,狠了狠心說,「你走吧,我很累,想早點休息了。」

不等崔志浩回話,她便握緊肩上的背包帶,越過他走到門口。剛想輸入密碼開門時,手臂被人輕輕拽住,然後兩個包著棉布的保溫提壺出現在眼前,「我知道你還沒吃飯,不管你有多討厭我,但身體是首要的,多少吃一點再休息吧。」他不容置疑地將保溫壺的手柄放在她手裡,「你最近瘦了很多。既要上班又要照顧家裡,是不是很辛苦?」

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溫柔?

喉嚨似有硬物卡著,堵得慌。如涵窒息了好幾秒才緩過氣,稍一掙扎便擺脫了他的禁錮,她面色清冷生疏地道,「志浩哥,我以為那天已經和你說得很清楚了,所以請你不要對我這麼好,也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