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四一章 ********

第一一四一章 ********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4-22 05:45  字數:2240

?下一頁

樓下不死心地又喊了聲「沈小姐」,可這個被稱為沈小姐的女人卻還是沒有任何反應。不得已,逸雪低笑地用額頭輕撞了下她,看到她皺著眉揉搓被撞疼的額頭,「你不說話是想讓人上來觀摩參觀嗎?」

如涵狠颳了他一眼才撇開臉大聲嚷道:「阿姨我沒事!剛才進門沒開燈撞到了桌角!你先回去吧!」

她豎起耳朵聽到保姆應聲離開,不一會兒是大門關上的聲音。

如涵長吐了口氣,佯裝推了推還壓在身上的男人,嬌嗔道,「你沒事嚇我做什麼?萬一被人發現了咋辦?還撞人家額頭,不是你的肉就不覺得心疼么?」

m

逸雪盯著她嘟起的小嘴,眸色愈發幽深。他快速地將她的職業套裙撩高,戲謔道,「誰說你的肉不是我的?」

如涵捂著羞紅的臉拔高嗓音碎罵道,「逸雪!這個時候還想這事兒!」

天旋地轉間,如涵依稀記得還有件很重要的事沒和他說,剛想開口身體就被某人翻了過去的,緊跟著背部是一片灼熱……

此刻兇手也許正潛伏在附近甚至窗前,危險已然靠近,而且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從暗到明。可他們卻惘然不顧,激.情的上演著,真真是應了那句抵死纏.綿啊。

天早已漆黑,房間內沒有開燈,朦朧的月光印在大chuang上緊緊相擁的男女,瀰漫在空氣中的腥甜味充斥著彼此的呼吸。繾綣交織。

逸雪將如涵有些汗濕的髮絲攏至身後,眸里是化不開的溫柔.

如涵往他胸前蹭了蹭,卻被他還沒來得及褪去的汗抹了一臉的水。她抬手擦了下臉頰,嘴一憋喃喃道,「天也不熱呀,你怎麼還出這麼多汗,該不會是腎虛吧?要不我明天給你抓點滋補的葯補補?」

「說誰腎虛呢?」是嫌他體力不夠嗎?

「關於出汗中醫分為兩種,一種是自汗,另一種是盜汗。如果經常性大汗則屬於陰陽不協調,可能是腎虛或者是陰虛導致的。你大病初癒。身體機能還未恢復至最佳狀態。除了多休息外,中藥的調理是必須的。」

「我不要吃藥。」

他的語氣帶著固執和抗拒,如涵看在眼裡只當他是撒嬌的孩子,「之前是誰說要儘快抓到兇手的?若是一直這樣病怏怏的。真要單打獨鬥時難道還要我這弱女子擋在前面嗎?」

這話讓逸雪有點掛不住面子。他是男人。保護自己的女人是天經地義的事。再說了他哪有病怏怏,剛才也不知道誰在扯著嗓子求饒求放過,這會反倒嫌他了?!

「我沒事。」逸雪放開懷裡的女人。賭氣地坐起來斜靠在chuang頭,「啪」地打開一旁的檯燈,暈黃色的燈光照得他英俊的臉龐一邊明亮一邊陰暗,「最近休息得好,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如涵也跟著起身,卻是盤腿坐在他對面,因為心事重重,便沒注意到他語氣的不善。她躑躅了好一會才微皺著眉頭說道,「我今天回家時被人跟蹤了,那人鬼鬼祟祟地躲在公司門外,沒看清臉,也不知道他想幹什麼。還好有李助理,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逸雪一驚,立刻抓住她的胳膊,臉色有些發白,「你沒事吧?有沒有傷到哪裡?這麼大的事怎麼現在才告訴我?!」

是你沒給我說話的機會好不?還怨我了?

「我沒受傷,你別擔心。」如涵反握住胳膊上的大手,安慰般輕輕地拍了拍,「你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所以我打算明天請個保鏢,畢竟兇手的最終目標應該是你,是不會對我怎樣的。」

逸雪驀地伸手將她攬過來,收緊手臂把她牢牢圈住,瘦削的下巴抵在她的發頂上,緊抿著唇一言不發。

他的身體僵硬還略微顫抖,相處這麼久,即便他什麼也不說她也能猜到他心裡想什麼。他是在害怕,可他害怕的不是自己將要面臨的危險有多可怖,而是害怕她是否會在這場生死搏鬥中受到傷害。

既然是做戲當然就要做全套。雖然逸雪早就清醒了,可是卻一直假裝還在昏迷。所以這麼久以來,別說出門了,就連下樓活動一下也只能是夜裡只剩下他們兩人的時候。而且為了謹慎行事,防止隔牆有耳,整個別墅所有的窗帘都被拉得嚴嚴實實的,說話也得低聲細語。每天晚上,他們靠坐在一樓客廳的沙發里,她詳細地和他說著白天發生的事,而他則一邊聽著一邊低頭處理著她從公司拿回來的文件。

他批閱的速度很快,一大堆文件兩個小時就能搞定,不得不令人欽佩。他動作瀟洒地把鋼筆往後一扔,在她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朝她勾了勾手指,一臉壞笑地抱著想要逃跑的她狠狠地嬉鬧親熱了一番,最後在她高舉著白旗連連討饒下才心有不甘地放過她。

這樣的生活安逸靜好,卻是令她心疼,畢竟他的才幹和能力只有在外頭才能如魚得水,窩在家裡實在是太憋屈了,可他卻總是不以為意的說,「我覺得這樣挺好的,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還有你的照顧,夫復何求。」

如涵反手抱住他的腰,聞著他清洌甘醇的男性氣息,這種熟悉感讓她很安心,「這段時間你一直呆在家裡是不是很悶?等這事過了,我們去旅遊吧?偷偷摸摸地在家像偷.情似的,前幾天竟然還看到有家報紙說你是鑽石王老五,他們是眼瞎了還是腦殘?現在我可是在辰氏做事,如果不是總裁夫人怎麼可能坐上這個位置?」

逸雪「嗤」地笑出聲,神色帶著些譏諷和嘲弄。卻在如涵抬頭瞪向他時連忙斂去了笑意,兩人對視了片刻,他半眯著眼倏地彷彿一朝雪恥般抬手捏著她的鼻子不放,「小涵涵,你不會是急著結婚了吧,是你自己把我們的關係弄得像地下情,好像我有多見不得人似的,還是你覺得跟我在一起很丟人?」

這語氣怎麼聽都像個怨婦。

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