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三九章 要她好好的

第一一三九章 要她好好的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4-20 05:22  字數:2329

如涵撫額輕嘆,那護工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從事護理工作已有二十多年,見過的男性躶體簡直就是數以萬計,怕是早已麻木得很了。`雖說他是個美男,可是在護工的眼裡,他和其他病人沒什麼兩樣,「逸雪哥,你的思想是不是太不純潔了?人家不過是在工作罷了。」

逸雪神情冷峻,語氣擲地有聲,「如果角色互換,我絕對不會讓任何男人接觸你的身體,看一眼都不行!」

如涵忍襟不止,戲謔道,「你是說讓我把護工換成男的?同性就可以了是嗎?」

「如涵!」

「這麼生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成年後的躶體就只有我一人看過呢?」

逸雪颳了她一眼便別過臉不作聲,不曾想卻令緋紅的耳根一覽無遺地暴露在她眼前。

「真的這麼純潔?那我可得使勁摸摸,別身在福中不知福才是。」

說著,如涵倏地玩心大起,手指慢慢爬上他厚實的胸膛,抬眼瞟著他,賊兮兮地笑道,「連郭嘉瑜那樣的美人都不曾令你動搖嗎?我可聽說她一直傾慕著你,等了多年至今未嫁呢,難道你心裡就沒一點點不忍嗎?」她的手忽然間被捉住按在了快起伏的心口上,頭頂的輕喘無不昭顯了男人此刻難奈的內心。`

如涵微斂笑意,懶懶地靠了過去,感覺到他自然而然地抬手攬住了她的肩頭。她閉上眼睛聆聽男人有力且有些雜亂的心跳,小臉蹭了蹭那光滑滾燙的肌膚悶悶地說道,「在你昏迷期間,她曾來醫院看你,梨花帶雨的小模樣看得我心頭都酸。她接連來了好幾天,最後被我下了逐客令給轟走了,我還交代了護工以後都不許她再來探視。本來不想告訴你這些事的,省得你覺得我小肚雞腸,可是又怕你將來知道了會心疼,怪我太狠心。」

「為什麼不讓她再來?」

「因為你是我老公啊。她一副哭哭啼啼的樣子讓旁人瞧見還以為她才是你媳婦呢。要哭也該是我哭,幾時輪到她!」

見她小狗護食般地抱緊他的腰,逸雪心頭一顫,笑了笑。「其實你真的不用介意她,我和她之間什麼也沒有。」

如涵一聽,半信半疑地微微鬆開他,募得抬對上他的雙眸,隱約看見亮晶晶的黑葡萄里印著小小的自己。「真的什麼也沒有?」

「當然。`」

「那親吻呢?也沒有嗎?」

逸雪眼神閃爍了下,故意逗她,「你指的是什麼樣的吻?」

「那就是吻過了。」如涵用的是陳述語氣而不是疑問,「吻都吻了,竟然還好意思說什麼也沒有,騙子!」

她嘟著嘴狀似吃醋的模樣令他身子忍不住一抖,心下愉悅,不由地捧起她的臉,親了親她的額,接著是鼻子。然後滑過臉頰在她耳畔低語,「我只想吻你。」

話畢,他對準她的櫻唇親了上去,他扣緊她的後腦壓近自己,彷彿要證明什麼一樣激烈的掃蕩著絞纏著,其猛烈程度一點都不像大病初癒的病人。

良久兩人才喘著粗氣分開些,如涵窩在他的胸前不語,靜靜地感受這失而復得的溫馨。

是的,失而復得。

老天還是眷顧她的,沒讓那場可怖的車禍把他帶走。也只有面臨過即將失去的人才能深刻的體會到這種心情。不管將來怎樣,她都不會放手,永遠不會!

「那護工,還讓她來么?」如涵聊賴地在他胸口畫圈圈。

逸雪躑躅了片刻。才淡淡地說道,「讓她來,不然別人會懷疑我已經醒了。但是要交代她不許碰我,哪都不許碰。」

如涵盯著指下的肌膚漸漸地緊繃,嫣然一笑,湊上前用舌尖代替手指細細地描繪。驟然現他的身體僵硬得幾乎聽不到心跳聲。他隱忍及欲罷不能的樣子令她覺得好玩極了,不禁更為賣力,「什麼都不讓她做還請來做什麼?我是生意人,才不做虧本的買賣。」

這女人才進入商場多久,竟然自稱生意人?

雖然自大,不過他喜歡。

逸雪被她撩撥得渾身滾燙炙熱,神情痛苦地捏住她的下巴,神色微斂地正色道,「涵涵,雖然我現在十分迫切地想要你,可是為了能儘快恢復原有的體力,將目前處的劣勢扭轉過來,你就不要再玩火引誘我了好么?如今情況危急,不管兇手是誰只要知道我沒死就一定會得尋機會再次下手。所以你這會先去公司,然後早點回家,你可以把難以處理的文件都拿回來給我。還有不要再讓任何人上樓,護工也不可以,對外可以說是你在親自照料。另外為了安全起見,你出入必須要有人跟著,李助理曾當過兵有些身手,必要時可以保護你,至少他每天接送你也能讓我放心些。」

如涵也意識到他們目前的處境敵暗我明,很是被動,於是倏地坐起身子不再玩鬧。她抓了抓有些凌亂的絲,攏了下領口大敞的素色小襯衣,沖他微微一笑像似在安慰,「好,我聽你的。你在家裡也要小心些,手機我放在這裡,有什麼事一定要第一時間打給我。」她拿起睡衣給他穿上,眼神示意地睇了下g頭的托盤又說道,「昨晚的粥我熱了下,你勉強先吃些,等晚些時候我回來再給你做好吃的。」

逸雪「嗯」了一聲表示知道,然後便沉默地深凝著她,那雙眸深情得似有千言萬語一樣令原本起身要離開的如涵不舍地再次親吻他的唇。繾綣間,逸雪在她漲紅著臉拚命換氣時低低地挪揄道,「如果再親下去你就真的走不了了。」

「哦?你不怕損耗體力?」如涵挑釁的抬高下巴,與他對視。

逸雪勾唇笑了笑,「杜丹花下死,誰還在乎這個?」

「可我在乎。我不會讓你死的,就算死也要死在我後頭,不然怎能是照顧了我一輩子呢?」

逸雪聞言立刻斂去了笑容,四目相對,片刻後他募地化被動為主動的含住她的唇瓣,狠狠地蹂~躪了一番才戀戀不捨地放開,「涵涵,我們倆誰也不會死的,該死的是那個兇手!答應我,無論什麼時候一定要保全自己,記住,只有活著才有希望!我是從鬼門關回來的人,閻王爺都不敢收我。而你卻是最令我放心不下,所以你要好好的,不然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