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三五章 失而復得的喜悅

第一一三五章 失而復得的喜悅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4-16 08:52  字數:2357

?如涵腦袋一片空白,不可置信地瞪著他,結舌道,「你你……你醒了!我是在做夢嗎?!啊!我一定是在做夢,我要繼續睡,不然夢醒了就看不到你了。」

逸雪笑意加深,懶懶地說,「你先放開我再睡。」

如涵有些發懵,「什麼?」

她的鼻頭被颳了一下,逸雪好心提醒道,「你看看右手抓著什麼?」

右手?

如涵隨著他的視線看下去,頓時大窘,還好現在天黑,只有朦朧的月色穿過窗戶斜印進來,否則他一定能瞧見她那燙如火燒的臉頰了。

呃,世上可能最尷尬的事莫過於此了。恐怕從今以後,她的額頭上是要被貼上色.女的標籤,然後和陪伴了她多年的淑女形象說bye-bye了。

如涵窘迫地連忙挪開手,低垂著頭不敢看他,空蕩蕩的手心裡似乎還殘留著他的溫度,她瓮聲瓮氣的做著蒼白的解釋,「我我……我其實沒別的想法,你不要誤會,我是無意識的,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樣子。」

垂死掙扎一下總不為過吧。

「涵涵,我不想對著你的頭頂說話。」以為他會趁機嘲弄她一番,還好他並沒有打算再繼續這個話題,不然她就要鑽地洞了。

如涵楞了下,抬首看著他。

「你上來一點。」

有話就說啊,她聽得見,又不是離得很遠。雖然心裡這麼嘀咕著,但還是乖乖地上前湊近了他。眼前的俊顏驟然放大,兩人滾燙的呼吸糾纏交錯在一起,他逐漸加速的心跳和她合成了一拍,一上一下地起伏無間。

逸雪深深地凝著她,嘴角緩緩勾起,頭一歪就貼上了她的唇。

原來是這樣,早說嘛,其實她也想wen他,很想很想。

她一改往日的羞澀。熱烈地回應著,他回來了,真的回來了!

男人清洌熟悉的氣息,純齒相依的感覺是這般的真實。也許是剛醒來。體力還未恢復,他的吻溫柔還略顯遲暖。但她已經很知足了,這種失而復得的喜悅讓她激動得熱淚盈眶。

臉頰有些濕潤,嘴裡有些咸澀,逸雪的心被揪得生疼。恨自己令她這般難過悲傷。最後用力啄了下她的唇才微喘地放開她,捧起她淚痕斑駁的臉仔細地瞧了瞧,揶揄道,「哭得真難看。」

原本如涵只是默默的抽泣,可經他這麼一調侃,不禁心中難受,委屈的「哇」一聲痛哭出來。在他昏迷的這段時間裡,她哭的還少嗎?如今竟然還嫌敢她哭得難看?有本事就別自顧躺著舒服,把一大堆事丟給她去做啊!

逸雪倏然失笑,忙將她地拉近自己。察覺到她的掙扎。下頜略抬便吻上她不斷落下的淚珠,「儘管我已經很久沒有進食了,可是這眼淚的滋味還是不怎麼合我的胃口。」

對哦,她怎麼只顧著開心,忘了他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

如涵噘著嘴著看了他一眼,伸手想從chuang頭拿面紙,發現竟然沒有了,不由懊惱地拍了下額頭。側眸卻看到他低笑的神情,恨得咬牙切齒地轉頭就埋進了他的肩頭,使勁的將臉上的眼淚鼻涕一股腦地全蹭到他的衣服上。原本乾燥的布料瞬間變得污濁一片。

「涵涵,咱有點風度好嗎?你自己忘了放面紙也能怪我么?」

「怪你怪你就怪你!」她邊蹭邊瓮聲瓮氣地低噌。

逸雪無奈地搖了搖頭,嘆道,「你就是這麼對待病人的嗎?」

好吧。現在他最大,讓他一下又如何?

「那你想吃什麼?」

「你買什麼我就吃什麼。」

「白粥?」

「好。」

「清蒸芙蓉蛋?」

「嗯。」

如涵沖他嫣然一笑,扶起他,在身後放了兩個枕頭才讓他靠上去。她快速地下chuang趿上拖鞋去倒了杯溫水,看著他喝完後輕聲問道,「還想喝嗎?」

見他點頭便又轉身再倒了杯水放到他手裡。傾身在他唇上親了一口,蜻蜓點水般即碰就離,這才滿意地離開了。醫院的高級病房就是不一樣,小廚房是專門為病人家屬準備的。

很快一碗白粥和蒸雞蛋便端了上來,淡淡的香氣勾起了逸雪的食慾,沉睡的味覺開始復甦。雖說食物很簡單,但對於許久未進食的人來說,眼前的食物簡直就是饕餮大餐。

待逸雪吃完,如涵收拾妥當後便拿了條熱毛巾,坐在chuang頭給他擦臉。她擦得很仔細,像對待國寶級的古董一樣,眼角耳後無一放過。當擦到脖子時,感覺到他的喉結上下滑了一下,她一滯,抬眼睨著他,卻是不發一言。

逸雪苦澀地笑笑,捉住她拿毛巾的手,憐惜地說,「這兩天很辛苦吧?」

如涵輕掙開他繼續擦拭,「不辛苦,只要你醒了什麼都值得。」

沉思半響,他表情有些凝重地說道,「我醒了的這件事暫時不要和任何人說。」

如涵不解地問,「為什麼?這次的事故你懷疑是誰做的?」

「那晚我開車出來沒多久就發現剎車有問題了,可是路上的行人很多,我擔心車子失控會造成更大的人員傷亡,不得已才撞上前邊的大車。」

雖然知道當時的狀況很危機,他的選擇是對的。如果撞到別的車輛有可能會殃及到路旁的行人,後果不堪設想。如涵不敢想像那樣的場景,身子微微顫抖,哽咽道,「所以你寧可自己一個人受傷?」

她眼底的悲拗令他不忍,沉默不語地抬手挑起她落在胸前的發尾,在指尖繞了繞。

當發現剎車失靈時,如果說他不恐懼那是不可能的,他不想死,一點都不想!可是過往的車輛行人太多,他甚至連打電話求救的機會都沒有,稍有不慎便會撞上。

於是他只能努力別過,腦子裡想的卻是今天恐怕是在劫難逃了。人在面對即將到來的死神時,會突然發現自己原來還有很多事沒來得及去做,很多話也沒來得及去說。什麼金錢名利在那瞬間都變得微乎其微不再重要。眼前唯有她燦爛的笑容一直揮之不去,彷彿過電影般浮現他們曾經在一起的片段,有甜蜜的,也有酸澀的。經歷了這麼多,好不容易在一起,他不想失去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