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三零章 幸好沒錯過

第一一三零章 幸好沒錯過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4-11 08:22  字數:2263

?崔志浩離開後,如涵望著搶救室發獃,只盼著門被推開,裡面平安無事。恍惚間她似乎想起了什麼,趕緊掏出手機,遲疑了下便撥通辰夕的電話。辰夕是逸雪的父親,應該知道兒子的事。

沒一會兒,李濤就行色匆匆的到了,站在她身旁低聲問有什麼需要他去做的。她微笑地說沒事,他便「嗯」了一聲悄然的坐在離她有幾個座位遠的椅子上。

之後兩人都沒有再說話。

過了很久,崔志浩才拎著幾個塑料袋回來,看樣子是一路小跑,頭髮有些凌亂,臉上也不太好。

「對不起,等久了吧?附近沒什麼好吃的,所以只好去遠一點的飯店打包了些甜品。」崔志浩彎著腰在空椅子上擺弄手裡的飯盒。須臾打開其中一個盒子,遞到如涵跟前。

那一如既往清冽的眸里是顯而易見的心疼,讓她有片刻的動容。

「這是你最喜歡的藕粉糕,快嘗嘗。」

如涵感激地伸手接過,抬首對他淺淺笑了下,「謝謝你。其實不用這麼麻煩,我也沒什麼胃口。」

「沒關係,能吃多少算多少。」崔志浩轉首看了眼不遠處的李濤,發現對方也正在看著他,便順手拿了盒甜品走過去。李濤見他走近,立刻起身。

「你是逸雪公司的人吧?我叫崔志浩,謝謝你剛才幫我照顧如涵,不然她一個人在這兒實在讓人放心不下。」

李濤一怔,思忖了下,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好。我叫李濤,是辰氏的員工。能夠代替辰總照顧夫人是我份內的事,崔先生不必言謝。」他特意對辰總兩字加重了語氣。

崔志浩不禁上下打量眼前的人,他個頭不高,其貌不揚,沒想到竟能一眼看穿自己對如涵的心思,不簡單。正所謂強將手下無弱兵。想來此人應該是逸雪身邊的得力助手。

靜了一瞬,崔志浩扯唇笑了笑,將手中的盒子遞過去。四目凝視,崔志浩清楚的看到對方眼中的遲疑。在以為他不會接過時。他卻點點頭伸出了手,只是並沒有吃,而是把盒子擱在一旁的空椅上,然後坐下,不再看崔志浩。面無表情的又恢復到之前沉默的狀態。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如果此時問如涵,這世上最痛苦的是什麼?那她必然會說是等待。

因為不知道結果是什麼,不知道上天是否會眷顧,更不知道那令她牽腸掛肚的男人還能不能再對她勾起菱角嘴?

原來她是這般深深的迷戀他的笑容,那個只有面對她才會露出的靦腆青澀的笑容。現在想來,竟發現是如此的彌足珍貴,想念萬分。

人總是這樣,在面臨即將失去的東西時,才會迫不及待的伸手想要握住,可它卻猶如空谷中的雲霧一樣。看得真切實則遙不可及。

空悲切。

在歷時一個多小時的等待後,如涵終於見到醫生一臉疲倦地走出來。她連忙衝上去,緊緊地盯著醫生的眼睛,希望能在那尋找到她想要的答案。

「病人的狀況還不錯,只是有些輕微的擦傷。」見如涵緊張得不行,臉色發白似要暈倒,醫生立刻上前扶住,而崔志浩也匆忙趕過來將她整個人托住,「這位家屬,你先冷靜些。不要激動。病人的頭部受到碰撞,出現了暫時的昏迷,不過從腦部CT上看,沒什麼問題。」

如涵在聽到那句「沒什麼問題」後。有些發懵地問道,「醫生,您是說他只要醒過來就沒事了,是這意思嗎?」

「是的,醒過來在住院觀察一段時間,應該就沒問題了。」

「我能去看看他嗎?」

「可以。不過目前只能一個人進去。」醫生摘下口罩。露出慈祥的臉龐,他鼓勵地拍了拍如涵的肩頭,帶著眾醫生們離開了。

如涵靜站了會,調整了下煩亂的心緒,掙脫開崔志浩的扶持,努力站直身體。轉頭對崔志浩說道,「今天謝謝你了,我沒事。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要去病房陪逸雪。」

崔志浩的目光不放心的滑過她倔犟不服輸的臉,「你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不用管我。我會一直在病房外等你,你只需要記得有個人永遠是你的後盾就好。」

病房裡。

如涵緩步走近病chuang上那個靜靜躺著一動不動的男人,被單下是寬大的病號服。他的手背上插著吊瓶針,看起來像個迷途的孩子般脆弱無助。

她眼眶泛紅,遲緩地坐在chuang邊。指尖疼惜地輕觸依舊帥氣卻有些蒼白的臉,緊閉的雙眸,最後停留乾裂的唇瓣上,恍惚間記得原本火熱的唇還親吻過她的全身各處,還說過綿綿曖昧的情話,這一切都讓她沉醉其中如痴如狂。可現在這唇怎會變得如此慘白。

「逸雪哥,你快醒醒,你還沒告訴我『相逢若耶上』是什麼意思呢?還有你是怎麼想到起這個菜名的?我真的很想知道呢,求你告訴我吧,求求你了」如涵說著再也抑住不住的哭起來,她不敢抱他,怕會壓到傷口,只是抬起他微涼的手放在唇邊輕輕的掃過。滾燙的淚珠砸在男人的手背上,像小水柱般順著手臂源源不斷地滑至臂肘,最終浸濕了chuang單,印下一朵凄美哭泣的花。

寂靜的病房裡除了chuang頭傳來心電監護儀「滴滴滴」枯燥的單音外,只剩下女人輕淺的低喃聲。

那聲音彷彿寒冬的陽光般,融化了冰川,溫暖真切

「逸雪哥,我不該哭的。醫生說你沒事,我應該高興。是的,你很快就會醒過來的,我相信!」

「逸雪哥,醫生說我心臟的病可以治好的,等我的身體完全康復了。我們就可以生寶寶了,你說好不好?」

「逸雪哥,我有沒有和你說過,你穿襯衣的樣子很好看?我是襯衣控,而你又是一副天生的模特架,讓我根本就無法從你身上移開眼呢。」

「逸雪哥,幸好我最終還是選擇了你,我們沒錯過……」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