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二九章 逸雪出事

第一一二九章 逸雪出事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4-10 09:42  字數:2334

崔志浩神色凝重,眉頭緊蹙,一向持重的他竟也有些緊張。不過,他很快平靜下來。他不能亂,他若亂了,如涵怎麼辦。

如涵聽得到,電話那端,交警說的地點是「海城中心醫院」。

「涵涵,警察說逸雪受了傷,不過應該不嚴重。」掛斷電話,崔志浩勸慰道。

「快,快去海城中心醫院!」如涵不顧一切地對計程車司機喊道。

幾個月前,她得知父親發病,也是這般趕回家,可是,見到的卻是父親毫無生氣的臉龐,他們父女終沒等見上最後一面!

她不想讓悲劇重演,她不想讓逸雪有事!

哪怕是有事,她也必須見到他,哪怕只說一句話!

她要告訴他,她愛他,不能失去他,要永永遠遠和他在一起!

在如涵的催促下,車開得飛快。

當如涵趕到時,遠遠便看到兩名交警站在搶救室門外,見她走近,其中一個年輕點的交警上前例行公事地問道,「您好。您是傷者的什麼人?」

「我是逸雪的妻子。」如涵看了看搶救室的大門,下意識地這麼說,她焦灼慌亂地抓住警員的手臂,眼神有些渙散,「他怎麼了?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見慣這種場面,警員還是同情地看著她,「我們一小時前接到群眾報警,說在南望路上發生連環追尾事故。120趕到後把這些傷員直接送至醫院搶救,辰逸雪是其中之一。不過。從表面上看,他傷的並不嚴重,只是在昏迷中。$棉、花『糖』小『說』希望您能儘快通知其他家屬。還有目前事故原因未明,我們會儘力調查清楚的。」

如涵徒然地鬆開了警員的手,蹲在地上捂著臉嗚嗚地痛哭起來。她本不是個悲觀的人,或許是太害怕失去,令她不得不往壞處想。如果這世上沒有了他,她一個人活著和死去又有什麼分別?不,是比死去更痛苦。死了便解脫了,塵世間的一切牽掛也在喝過孟婆的湯後什麼都記不得了。而活著的人。只能在無限的思念和悲痛中煎熬。☆style_txt苦苦地等待死神的降臨,釋放被禁錮已久的靈魂。

上天為什麼要這麼折磨她?是她犯了什麼不可饒恕的過錯嗎?還是她和無極里的小傾城一樣受了滿神的蠱咒,就算得到了男人的真心也會馬上失去?如果早知這樣,她應該離他們遠遠的。一個人孤獨地生活在這世界的某處不起眼的地方。直至生命的終點也不想面對這樣殘忍的失去。

兩名交警見她哭得傷心。卻無從安慰,略感無奈的和她身後的崔志浩交代了幾句便離開了。

空曠的廊道上除了女人努力壓低的悲戚哭聲外再無其他,崔志浩待她發泄了好一會。才彎腰扶她到靠牆的椅子上,捏了捏她瘦弱的肩膀安撫道,「涵涵,別哭了。醫生還在搶救,也沒說逸雪會有事啊。警察不是說了嗎,從表面上看,逸雪傷的並不重,也許他只是受了刺激嚇暈了。」

如涵抬首盯著他,淚眼婆娑,可憐兮兮地問,「他不會有事的,對不對?他不會拋下我的對不對?他捨不得,他怎麼會捨得呢?」

崔志浩不語,只是擁緊了她,有些陰柔的下巴抵在她的發稍上,眸色空洞。

在你傷心難過時,我的心又何嘗不是?

你在擔心他,而我在擔心你,很可笑是不是?

記得當時趙剛拋棄你,你也是這般的哭泣,彷彿有人從你左胸口硬生生得挖出了心臟一樣肝腸寸斷。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哭暈在我懷裡,臉上是死灰般絕望。在後來的日子裡,你變得話少了,不愛笑了。我以為你至少需要很多年才能忘記這傷痛,可是你卻出乎意料的愛上了辰逸雪!

你說你回過頭看到了逸雪,可為什麼沒有看到我呢?

崔志浩把如涵摟在懷裡,在心裡默默的追問。

很快逸雪的助理在接到他們的通知後也急匆匆地趕到了,他一改往日波瀾不驚的穩重形象,滿頭大汗的瞪著搶救室片刻後才看向如涵。不可置信地問,「沈小姐,怎麼會發生車禍呢?不可能啊!車子前幾天才送去保養過,沒有問題的。而且辰總的性子,開車向來都是不急不躁的,絕不不可能會車禍!交警呢?他們怎麼說的?」

如涵低垂著頭,有氣無力地回道,「說是連環追尾,不止他一輛車,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了。」

助理邊狐疑地踱步,邊細細分析,「追尾?不可能呀,辰總開車一向小心,一定會保持車距的呀!他明明約了您,臨走前看得出心情也很好。不對,是今天一整天都心情很好,一直在微笑。怎會追尾?除非」

「除非什麼?」如涵募得抬首,心口一驚,緊盯著他。

助理看向一邊,若有所思。

如涵見狀連忙站起身,「你說是車的問題?」完了又擔憂地看著搶救室的門,「逸雪哥進去一會兒了,也不知道這會怎樣了?只要他沒事,讓我做什麼都行。」

助理勉強收回了視線,對著如涵又恢復了以往的恭敬謙和,「沈小姐,我這就去交警大隊了解清楚。另外我已經讓公司一個叫的李濤員工過來,這會應該快到了,有什麼事您儘管吩咐他。」

話畢,他沖如涵禮貌的點點頭,大步流星地走了。

崔志浩看著很快便消失在走廊盡頭的身影,眼裡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憂慮,稍縱即逝。助理說的不是沒有道理,也許,逸雪得罪了什麼人,遭人暗算也說不定。

當然,他只是這樣想,並沒說出來,他轉頭扶著如涵再次坐下,關切地問道,「涵涵,都這麼晚了,是不是餓了?要不我去給你買點吃的?」

如涵無力的搖搖頭,心灰意懶地說,「我不餓。你自己去吃點東西吧,不用管我。」

見她這副摸樣,崔志浩更為放柔了語氣,像哄小孩子般耐心地誘導她,「越是困難的時候越要吃東西,不然逸雪還沒倒下你卻倒先倒下了。聽話,我去買些清淡的東西,你多少吃點。」

如涵不語,崔志浩知道她是認可了,拍了拍她的手背,說了句「我很快就回來」轉身便離開了。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