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二三章 跑偏的歌

第一一二三章 跑偏的歌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4-03 19:30  字數:2363

如涵氣結地搶過他正準備喝的水,憤憤地丟到一旁,就算她不喝也不能讓他喝得痛快。她知道比口才她向來都是輸家,可是她就是不服氣,「小雪花,如果我是母猴,你不也是公猴么,你以為你又好到哪裡去?剛才幹嘛還和母猴親吻?」

他慵懶的聳聳肩作無辜狀,「我幾時說過你是母猴?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自作多情的對號入座?」

「你……反正你就是公猴,一隻討厭自大的公猴!」她咬牙切齒地瞪著他。

逸雪咧嘴一笑並不生氣,坐直了身子,手把上方向盤,佯裝沒看到她的惱羞成怒,很快車子便緩緩駛上了公路。

如涵決定不要再和這個男人說話,可是卻越想越生氣,打開車窗狠狠地深吸了幾口新鮮空氣,臉上的熱度這才稍微降下些。

逸雪睨了她一眼,察覺她還在氣頭上,便轉移話題的問道,「你之前說要錄幾首歌給我放車上是真的嗎?」

如涵噘著嘴哼了一聲不語。

「我猜你根本就無法唱一首完整的歌,你記性這麼差,歌詞肯定記不全。」

想用激將法?哼,她才不會上當。

逸雪無奈的抓過她放在膝上的手,妥協道,「好好,我是公猴子,剛才你是被公猴子親了。別再生氣了。」

如涵用力甩開他的手,「你還說!」

什麼叫被公猴子親?他才是!呃,也不是。反正她不是母猴子也沒被公猴子親。天,誰來告訴她,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她真是要瘋了,沒事提什麼猴子,還被他帶進溝里扯到讓人羞恥的動物發.情上。

她恨恨地颳了眼那罪魁禍首,將所有罪過全都歸功於他。

逸雪見狀馬上又抓回她的手,這次任她怎麼掙扎也沒有再甩開。其實他也不懂怎麼哄女人,只知道先認錯總是對的,「對不起我說錯了,我們都不是猴子。你是我老婆。我只和老婆親吻。」說到這他實在不懂再說些什麼。真是自作孽沒事和猴子較什麼勁,「只要你不生氣,怎麼打我3≤ding3≤dian3≤小3≤說,.※.o∧s=arn:2p02p0srpp=/aasrps_/sr/罵我都成。」

「誰稀罕打你?我還嫌手疼呢。」

「那你要怎樣才消氣?」

「你唱首歌給我聽聽,就『青花瓷』吧。」

「我不會。」

「也對。男生的歌。你不會也正常。那鄧麗君的老歌『甜蜜蜜』總會了吧?」

「不會。」

「『征服』?」

「不會。」

「噯。你這也不會那也不會,你根本就不想唱是不是?真不明白你學生時期到底是怎麼過的?沒有偶像就罷了,總該聽過校園歌曲吧?」

「好像是有聽過幾首。不過沒留意。」

「沒留意歌曲,那肯定是只顧著留意漂亮學妹了?」

「我又不是你。」

「醋缸。」

如涵斜睨著他,並不打算這麼輕易就放過他,於是一臉壞笑地湊近,直看得他後脊背發涼,果然她得意中帶著得逞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五環之歌會唱了吧?你不會拒絕的哦?滿大街都唱,如果你再說不會就是故意的。」

逸雪握方向盤的手不禁緊了緊,有些為難的沉下嘴角,心裡默默祈禱她能改變主意,「我一定要唱嗎?」

「你快唱快唱,快dian啊。」可惜她沒能讓他如願。

逸雪張了張嘴又抿緊,又再張開,似在和什麼惡魔做鬥爭一樣,剛剛才好不容易揮發掉的汗珠很快又凝聚,甚至比之前更多更密。他掙扎了許久,才極為彆扭的輕哼起來,「啊~五環,你比四環多一環,啊~五環,你比六環少一環。」

可是只唱了前邊兩句他就突然停住了,大概是被自己跑偏不止一diandian的調子嚇到,緊抿著唇不語。他放開她的手,少有的露出慌亂和緊張,蹙著眉不發一言的看著前方的路況,彷彿剛才的事從沒有發生,唱歌的人也不是他一樣,只是耳根悄悄爬上的紅暈卻泄露了他此刻尷尬的內心。

如涵的心漲得滿滿的,目光儘是柔情,她知曉這對於他而言已是極致,這世上也不會再有第二個人能聽到這蹩腳卻獨一無二的歌聲。

她是多麼的幸運,即使繞了這麼一大圈,他還仍在原地。

如涵抬手揉了揉眼前發紅的耳朵,本意是想安撫,不想更紅了,而耳朵的主人卻還一本正經的目視著前方。她展顏一哂,嗓音柔柔膩膩的似在撒嬌,「謝謝你逸雪哥,這是我聽過最好聽的歌。等到學幾首歌,我也唱給你聽好嗎?」

逸雪臉色一赧,diandian頭。

車子行徑在蜿蜒的山路間,越往上霧越濃,似雨非雨的,漸漸地連太陽都看不到了,陰沉沉的一片。一路上來幾乎沒看到人煙,路面坑坑窪窪的很難行,過往的車輛也寥寥無幾,彷彿整座山只剩下他們。

如涵攏了攏身上的外套,臨近山ding,氣溫也愈發的低,「我們這是要去哪?」

逸雪有些神情輕鬆的道,「帶你去一個地方。」

如涵是真的有dian累了,上車後沒多久便睡著了,連顛簸的山路也沒把她給顛醒。

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躺在逸雪的懷裡,一條腿正曖.昧地搭在他腰上。她臊紅著臉把腿小心的挪下來。四周打量了下,發現處在一間古樸的房間里,她猜想這裡應該是個當地的民宅。

身邊的男人睡得很熟,他向來睡姿很好,閉著眼睛的樣子更是乖巧無害,不像她睡前和睡醒的樣子總是天壤之別。她靜靜地看著他,無聲地數著他長而微翹的睫毛。

啊,怎麼老是數不清呢?

見他沒有清醒的跡象,如涵抬手輕輕撫上他光潔的額,狹長的眼線,筆挺的鼻樑,最後流戀在飽滿的唇上。

指尖下的唇微涼,彈性極好有dian似果凍,如涵摸著摸著眼神閃過一絲狡黠,像偷吃糖果的孩子般靠過去親了一下即刻退離,然後心虛的瞄了眼他的眼睛,還好,他沒醒。她暗自竊喜了一番,舔了舔唇,那觸感實在是太好,忍不住又瞄了眼貌似熟睡的男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