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二二章 一定不要離開我

第一一二二章 一定不要離開我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4-03 01:37  字數:2293

如涵垂下眼瞼,一時語塞,只是雙頰愈的漲紅了。`

逸雪深深的凝著她,蹙眉想了想,決定曲線救國,「溫柔點的?」

「嗯。」

「可是你說喜歡剛才的吻,但那並不溫柔,還是你也是喜歡粗魯的?」

「嗯。」

他啄了下她的鼻尖,以示獎勵,「你的意思是不管溫柔的還是粗魯的,你都喜歡是嗎?或者我能不能可以理解為,你喜歡的是吻你的人?」

她長長的睫毛顫了顫,終是抬眼看向他。其實她早就清楚自己的心,雖然她並不想承認,但總覺得對不起他配不上他。

見她沉默不答,逸雪倒也不急,像對著個固執的孩子般耐心的循循誘導,「我們是未婚夫妻,有什麼事都應該共同面對,而不是自己一個人躲起來獨自承受。你不是常說我擅於表達情感嗎?可是你自己呢,不也同樣躲著我。你還說過有什麼心事一定要說出來,因為不是對方肚裡的蛔蟲,那麼你的心事有試過要和我說嗎?」他不緊不慢地說著,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還是你從來就沒把我當成你的未來的丈夫呢?」

「我……」聽口氣他好像又開始胡思亂想了,不然他怎會突然說這番話?

車內的氣溫雖然不算高,可他的額上布滿了細細的汗珠,太陽穴兩邊的青筋略微突起,眸中的怒火更是清晰可見,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她。`

如涵淺淺的嘆息,沖著他微微一笑,彷彿如釋重負般含住了近在眼前飽滿性感的唇。

逸雪一怔,不明白突如其來的吻是什麼意思?而在他怔仲間,她已輕輕挑開他的唇溜了進去,嘴裡立刻充滿她清澈甜蜜的味道。他睜眼看著她並不作回應,任她怯怯懦懦地試探。須臾,她癟了癟嘴不滿地說,「我頭回這麼主動。你就這麼掃興嗎?」

又來了,她又在逃避!

他撇開臉冷哼了聲。

如涵笑容漸漸擴大,並不與他計較,只是將他的臉硬生生的掰過來。語氣認真動容,「逸雪哥,我喜歡你,愛你。雖然我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是我很確定對你的感情是真心的。對。我是忘不了過去的傷痛,可那並不代表什麼。無論怎樣,我和他都是過去了。」

逸雪還未來得及為她前半段話欣喜若狂,便因後邊的話沉下了臉,隨後看她的眼神也變得溫柔憐惜,「涵涵,以後我會給他接近你的機會了,哪怕是尋求幫助也不行。`看不到他,你才有可能忘了過去的痛,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比什麼都來得讓我高興。」

如涵哼哼唧唧的嘟噥道,「知道了,我才不想見他呢。」

逸雪揪了下她的臉,佯裝生氣的說,「不是你想不想的問題,是不可以見!」

如涵捂著被揪痛的臉,委屈的撇了撇嘴,「不提他了,一提就心煩。我們在一起,幹嘛總說他。」她的聲音越來越小。窩在他懷裡悶悶地說,「其實我就是覺得很對不起你的,因為他,給你添了不少麻煩。」

「你沒有對不起我。是我沒有照顧好你。」逸雪緩緩地拍著她的後背,一下一下,嗓音帶著孤獨的沙啞,「你可能無法想像自己對我的影響到底有多重要。我可以拿我的所有來換你,包括我自己。所以你一定不要離開我,否則。我會瘋的。」

如涵低聲回應道,「我從沒想過離開。」

逸雪抵著她頂,心裡的愉悅溢於言表,「好,我記下了,涵涵說要永遠和我在一起。」

「你真的不會嫌棄我嗎?不會反悔?」她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問。

逸雪認真的深凝著她的眸,語氣篤定,「不會。」

經他耐心的安撫,再加上終於可以把憋在心裡這麼長日子的苦水倒出來後,如涵心情不錯的抱住他脖子,「我也記住你的話了,不然再說一遍,我錄音,作為憑證。如果你說話不算數,我就拿出來。」

逸雪先是一楞,然後朗聲大笑起來,見她不悅這才忍住起伏的胸腔,在她耳畔低語道,「你放心,我不會不認賬的。」

「我是說如果。」

「沒有如果!」

在這種關乎男人的尊嚴問題上,他是絕對不會退讓。

如涵看著他吃吃的笑,壓低他的頭由下至上的在他唇上親了一下,「好好好,我的小雪花是個君子,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逸雪目光幽深,「不是這樣。」

「什麼?」

「要像剛才那樣的吻。」

如涵這才反應他的意思,臉上臊得像碳燒。她假意的在他手臂上掐了一把,見他不躲也不動的依舊盯著她,便在心裡哀嘆了下有些彆扭地再次親了上去。

粉舌先是掃了掃他的唇,須臾便探了進去,閉上眼睛努力回想他以往的動作,憑著直覺與他糾纏、起舞,漸漸地就進入了佳境。耳邊偶爾有過往車輛的聲音,但也沒能干擾到兩人的唇齒相依。此刻不再有猜忌,也不再有嫌隙,唯有緊繃已久的情感源源不斷地透過感官以最原始的方式交織在一起。他們忘我的親吻,如**般將車內的溫度上升至白熱化,空氣中只剩下彼此粗重的喘息聲。

良久,兩人才戀戀不捨的分開些,可眼中的激流仍緊緊的纏繞黏膩著。她的手指插在他微微有些汗濕的黑間,瞬間羞赧著臉靠向他的頸窩。

靜默了會如涵突然想起這裡是公路旁,隨時都會被路過的人看到,忙推開他,「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我可不想被人當猴子一樣觀看。」

逸雪輕笑地撫了撫她被吻腫的紅唇,戲謔說,「這會時間還早沒什麼人。不過我倒是聽說這母猴子情時很柔順,天天都盼著猴王臨幸。」

「你才是猴子,還是只最普通的那種公猴子,只有天天看猴王臨幸母猴的份,氣死你!」如涵氣得口不擇言的碎罵道。

逸雪放開她,優雅的打開了瓶純凈水遞給她,她不屑的撇開臉並不領情。見她這模樣,逸雪只覺得更好笑,有心逗逗她,「你要知道這猴王每天不止和一隻母猴交配,然後母猴也不嫌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