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二一章 你喜歡溫柔還是粗魯

第一一二一章 你喜歡溫柔還是粗魯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4-01 10:11  字數:2330

?下一頁

如涵眼睛一亮,「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走吧。」他故作神秘地掐了下她的臉頰,微笑道。

路邊的小吃攤。

兩人各叫了碗瘦肉粥和饅頭,如涵正準備開吃卻眼尖的瞄見一旁新鮮出爐的油條,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剛想起身去買,卻被男人按在了座位上。

「油條易上火,你的身體不適合吃。喝粥吧,清淡些好。」逸雪不容商榷的說,「別撅嘴了,吃東西的時候應該保持心情愉快,不然會傷脾胃。」

如涵悶悶地咬了一大口饅頭,卻見他勺了一小勺粥優雅的喝著,神情自若,「噯,我看你不像是在吃路邊攤,倒像是在雲頂。」她睇了他一眼,示範性的又咬了口饅頭,含糊不清地說,「看到沒,在這種地方一定要像我這樣,大口大口地吃,大口大口的喝,你這樣實在是太作了。」

逸雪放下勺子,抬首看著她脹鼓鼓的嘴,「誰說在路邊攤就一定要吃得像個金魚嘴?你這個樣子就不擔心說話會噴到對方嗎?這就是你所謂的不作?」

她快速地搖頭,想了想又點了點頭,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咽下口中的食物後說道,「我的意思是你的樣子一點都不像來這種地方吃東西的人,簡直和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你看別人,哪像你這個樣子!」

其實她並不是只愛吃路邊攤,這麼說不過是想逗逗他。她是個標準的吃貨,只要好吃,管它是五星級飯店還是小攤,哪裡都行。

「吃貨都是想通的,我和你,只不過吃相不同而已。」他回想了下,分析道。

如涵嗯了一聲,黑葡萄似的眼珠轉了圈才說道,「我話挺多的。曾經和朋友聊天嗓子都說啞了,而你不但衣著嚴謹表情也嚴肅,還不苟言笑。如果有小姑娘喜歡你,若不是為了你的錢。那唯一的解釋只能是沖你的美色了。只是人總有年老色衰的時候,到時候天天對著個不說話的老頭豈不是要瘋了嗎?」說到這兒,如涵都快笑嗆了。

「小涵涵,你是不是故意氣我!」

逸雪有些賭氣的站起身,付了帳後看也不看她一眼的就上了車。沉著張臉坐在駕駛座上。

如涵忍住笑意,也跟著上了車,結果還沒坐穩車子就箭一般地沖了出去。

原來易總也有小孩子的一面,有意思。

「逸雪,要不我下載些音樂給你在開車時聽吧?」她知道他不聽音樂,可是好的音樂可以舒緩神經,還能給生活增加情趣。

這時太陽已漸漸升高,氣溫也隨之上升。

逸雪帶上墨鏡淡淡的說,「隨便。」

「那你喜歡什麼類型的?抒情的還是搖滾的?中文的或是外文的?」如涵單手托腮地盯著他如雕刻般完美的側臉,長得帥就是不一樣。怎麼看都好看。

「隨便。」

就知道他會這麼說,她撇了撇嘴,嚷嚷道,「既然隨便那乾脆我自己唱幾首錄下來,這樣你就能天天聽到我聲音了。萬一有哪個小狐狸精坐你的車,也該知道你早已名草有主不敢造次了。不過前提是,我五音不全唱歌跑調啊。」

「是嗎,可我怎麼一點有主的感覺都沒有?」逸雪負氣的自嘲道。

「那這樣呢?有感覺沒?」如涵一哂,募得抱住他的手臂,靠在他肩頭。「一直都想問你用的是什麼香,真的好好聞,貌似在出汗的時候香味會更濃些。是天然的松香還是什麼牌子的香水?商場有賣嗎?哪天我也買瓶試試。」

逸雪有些不自在地抽回了手臂,察覺到她仍在看他。怕她誤以為自己不喜歡她的觸碰,只好尷尬的答道,「沒有用什麼香,我也沒覺得身上有香味,可能是你的錯覺而已。」

話畢,他的臉頰已隱約有紅暈。目光閃躲,假裝專心開車不敢看她。

難得見他這樣,如涵哪肯輕易放過,「沒有用香那就是自身的體香了,想不到古時有香妃,現在我卻有香夫,老天待我真不薄啊,讓我享有皇帝的待遇。以後我若想得此香就死命地往你身上蹭好了,純天然無副作用,倒還省了筆香水錢。就像這樣」

說著她又興緻勃勃地抱住了他的手臂蹭了蹭,傻呵呵的朝著他笑。她現在有點摸清他的脾氣了,這男人雖然表面一副冷漠不近人情的樣,其實骨子裡卻很害羞。特別是在感情面前,他有時候會害羞不擅於表達。

「你這樣會影響我開車,坐好。」逸雪欲收回手,她卻抱得更緊。因為穿的是短袖t恤,此時裸露在外的肌膚便正好抵在她胸前的山峰上。隨著他動作的起伏,那山峰也跟著起伏跳躍。他看了她一眼,喉結上下滑動了下,突然打轉了方向盤,車子瞬間停靠在路邊。

他轉身猛地扣住她的細腰,將她壓在他身上,趁她驚呼的同時靈巧的堵住了她的唇。一番激烈的進攻後,他開始細細的描繪起她的唇型,當垂眼看見兩人唇齒間曖.昧的銀絲時,他的目光中匿著滿足的笑意。

他動.情地撫上她的臉頰再次長驅直入,全面佔領她的領地狂卷她的舌頭,直到她氣喘吁吁地擺首求饒才依依不捨的放開了她。

「還搗不搗亂嗎?」逸雪尚未平復氣息,微喘的問道。

如涵靠在他胸前輕輕地搖了搖頭。

「還惹不惹火?」他抓過她的手。

她一驚,立刻縮回了手,臉色酡紅的再次搖頭。

不是不知道她是個紙老虎,每次都是這樣,只負責放火但卻從不負責滅火。

臨陣退縮的女人!

每當他前進一步,她便會後退一步,兩人的距離即便早已有過最親密的關係,可始終仍處在不遠不近的距離中徘徊,他討厭這樣的感覺!

雖然此時此地不合適談話,但他今天必須要和她談一談,他要讓她正視自己的感情,正視他。

「涵涵,看著我。」逸雪抬起她的下頜,與她對視,「告訴我,你喜歡剛才的吻嗎?」

「嗯。」她輕聲的答道。

他心中一喜,繼續問道,「那你喜歡我溫柔點還粗魯些?」

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