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二零章 浪漫就是一起變老

第一一二零章 浪漫就是一起變老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31 14:12  字數:2335

逸雪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挑了挑眉,「一見鍾情不都這樣嗎?」

「那是你,人家才不是。)」如涵忍襟不止地點了點他的胸口,嬌笑道。

他立刻抓住那隻調皮的手,滾燙的呼吸噴洒在她頭頂,低聲警告道,「別搗亂,不然就跳過女朋友,直接變老婆。」

如涵的臉刷地愈發的紅了,不覺的垂下頭,卻看見兩人緊握在一起的手時,忍不住笑謔道,「我記得你第一次握我的手,手心都是汗,是因為緊張吧?都三十的人了,牽個女孩子的手竟然還會這麼緊張,不會是第一次牽吧?」

逸雪嘴角沉了沉,瞥過眼不發一言。

她見狀更得意了,眼睛笑得彎彎的很掐媚,「既然手都是第一牽,該不會那什麼也是第一次?嘻嘻!」

他有些惱羞地瞪著她,耳尖也瞬間變得燒紅,「那是因為濕氣重!。」

「嗯,剛開始我的確是覺得濕氣重,因為你不像那種會緊張的人啊。」如涵歪頭想了想,「你看起來這麼成熟,也有過女朋友,怎可能和女孩子牽手還會出汗呢?」

「什麼叫這把年紀?你嫌我老?」逸雪半眯眼睛,揚聲道。

如涵是很識時務的,吐了吐舌頭討好道,「沒有沒有,你是成熟不是老。我的意思是只要你不嚴肅,還是很帥的。不是不是,就算你沉著臉也很帥。」

逸雪不買賬的冷哼了一聲,沉默不語。

如涵一臉憨笑地湊近他,抬手點住他的嘴角,然後慢慢的往上移,「我有沒有說過你笑起來很好看?這種菱角嘴可是很少有的,上唇較薄,兩邊凸起,唇角上翹,笑得時候嘴角有個小彎彎。」她的眼神有些迷戀,「你以後要多笑。我喜歡。」

細白的指尖忽的被含住,她並沒有急著抽回,而是看著眼前的嘴角漸漸揚起,最終停留在一個恰到好處的位置。

「逸雪。我十幾歲你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怎麼不追我呢?不然我們早就是老夫老妻了。」

「你那麼小,我怎麼追?會犯罪的,誘拐未成年少女罪!」他放開她的指尖,狡黠地說。

如涵瞪大雙眼。彷彿他說的是笑個話,「也是哦,我早戀媽咪也不會同意的。也許爸爸生氣還會罵我。」

說到沈峰,如涵神色不由得暗淡下來,清明將至,她該去上墳了。

逸雪臉色一赧,不願再繼續這個問題,只將她被風吹得有些凌亂的髮絲攏至身後,攥緊她的手便推她上了車。

「你明天不上班嗎?這麼晚了我們還要去哪?不會影響到工作嗎?」車子剛啟動,她就迫不及待的問。

他睇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跟個周扒皮似的,只會督促我工作。也不給我休息的時間嗎?」

「呃,我不是怕你累著嘛,關心你而已,真是好心沒好報。」她噘著嘴,嘟噥道。

「關心我就該趕快嫁給我,身心都滿足我。」

「咳咳,你的目的性太強,一點都不浪漫。」

「什麼是浪漫?浪漫不就是一起慢慢變老嗎?還是你想找個不想娶你。而僅僅止步於男女朋友關係的男人?」

他說這話時並沒有看她,只是專心的開車,迎面的車燈將他的臉照得忽明忽暗。他今天沒有像以往那樣西裝革履,一件簡單的黑色T恤和牛仔褲同樣將他的完美身材顯露無遺。鮮少見他這種休閑打扮,看著倒是顯年輕了幾歲,就像個大學生。

「如果你再這麼看下去,我可能會調轉車頭帶你回家。」

如涵傲慢的太高下頜,「別忘了,我們重新開始了。我還沒答應做你女朋友呢?要記住欲速則不達。」

逸雪將車內的冷氣稍調高了些,好心提醒道,「好吧,我未來的女朋友,現在離目的地還有近兩個小時。所以你可以小睡會,到了我再叫你。」

兩個小時?

那是出城了,無所謂了,就算把她賣了她也認了。

不過她確實是有點困了,身子從頭到腳都疲憊不堪。特別是腹部,平躺是最舒服的,直坐時都會壓到痛處,須得斜坐。

儘管很疲乏,她在夜裡卻經常噩夢睡不好,以至於白天精神萎靡恍惚,反應忒慢。

車內的溫度非常適宜,呼吸間是熟悉的令人心安的氣息,彷彿安眠藥般讓她的眼皮越來越重,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隱約中似有光線,如涵緩緩地睜開眼睛,揉了揉,再睜大些。

這裡是……

只見一輪紅彤彤的朝陽出現在海平面上,霎時間整個水面金波閃爍,生機勃勃。

而前邊背對著她坐在車蓋上的男人,在陽光下描繪出一條優美的金色輪廓,暖暖的恍如希望之光。雖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可從背影上不難看出他此刻內心的平靜鬆弛。

如涵將蓋在身上的他的外套隨意披著,走至他身邊,與他並排看著那輪紅日。

兩人都沒有說話,靜靜地感受這難得的溫馨和愜意。

良久,逸雪跳下車蓋,從車內拿了個保溫杯遞給她。

「怎麼會有這個?」如涵詫異的問。

他替她打開杯蓋,對上她的眸,「昨晚出門前就帶來了,你體質弱不能喝冷水。」

如今是春天,有二十度,喝冷水也沒什麼,他怎會認為她只能喝熱水?

「謝謝。」水溫不太燙正合適,她看了下時間有些抱歉的說,「你不是說要叫醒我的嗎?怎麼讓我睡了這麼久?這裡是哪裡?」

「見某人睡到流口水就不忍叫醒了。我說你怎麼每次睡覺都流口水,上次在飛機上也這樣。」逸雪一臉嫌棄的睨著她。

她怎麼可能流口水!

「你瞎說!」如涵氣得牙根痒痒,拔高嗓音道,「我從小到大睡覺從不流口水,你再信口雌黃我絕不饒你!竟敢毀我名聲,哼!」

剛剛還為他的體貼小感動了下,這會全都煙消雲滅了。

逸雪對她的威脅充耳不聞,抬手將她披在身上的外套攏緊,眸色似乎也染上了陽光變得愈發的溫柔,「昨晚睡得好么?身體感覺怎樣?等會我們先去吃點東西,然後帶你去個地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