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一五章 真的沒必要

第一一一五章 真的沒必要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27 07:26  字數:2377

逸雪依然默不作聲。

她忽地湊了過去,戲謔道:「怎麼了?你臉紅了?難道從沒有女人給你穿過衣服嗎?」

「……」

「難道真被我說對了?」如涵摸了摸他的耳垂,「想不到你這麼害羞,連耳朵都是燙手的。」

那近在咫尺的紅唇,令他的氣息變得粗重潮濕。他猛的扣住她的後腦,吻住了她。他的吻激烈卻不失溫柔,而她也不似以往的被動,雙手反扣在他的後背,大膽地與他絞纏在一起。感覺到她的主動,他愈加亢fen不已,抱緊那癱軟有些下滑的身體,輾轉反側的欲罷不能。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結束了這個吻。她伏在他的胸前喘息,原本反扣在他後背的手也無力地癱了下來。

她像只慵懶的貓,耍賴地黏膩著他。

所謂的安全感,指的應該就是這樣的懷抱吧,這一刻她才意識到自己竟是這般的留戀與不舍。

逸雪擁著她,輕撫她的肩頭。很喜歡她這般依賴他,不僅滿足了男人的保護欲,還令他覺得她是需要他的。

忍不住低頭又搜尋她的唇。

「別這樣,都腫了。」她的聲音還殘留著激情過後的沙啞,此刻正欲拒還迎的蠱惑他。

這樣的誘惑,是男人都受不了,更何況懷裡還是自己深愛的女人。

他再一次深深地吻住了她,只是這次他放慢了節奏,不似剛才那般猛烈。

間隙間,他在她的唇邊低語,語氣極為甜膩,「涵涵,你說愛我,好不好?」

如涵被問得臊紅了臉,緊貼著他,不語。

他也不逼她。就這麼靜靜地等著。

等待對於他來說,是黎明的曙光,也是痛楚的甜蜜。如果能這麼一直站在她的身後,也是值得的。

兩個相擁的身影緊密得如同一人。遠處一艘客輪正拉著長笛緩緩駛來。因為沿岸沒有什麼特別的景色,便讓這對璧人顯得尤為的突出。甲板上的人不約而同的看了過來,其中還有人吹起了口哨。

如涵越發不好意思的想推開他,可他卻抱得更緊,大有誓不罷休的架勢。「涵涵?」

終於,她悶悶地「嗯」了一聲,如蚊子般細小,去彷彿注入了春風,溫暖了他冷卻已久的心。

在外面閑逛了一陣子,臨近傍晚,兩人去超市買了些海鮮和蔬菜,準備回家做飯。

如涵和母親一起下廚,做了幾道拿手菜,又把卓君也叫了過來。幾個人一塊吃飯。

今天的晚飯吃得特別的開心,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他在身邊。

如涵偷偷瞄了眼一旁含笑緘默的逸雪,哪知卻被他抓了個正著的也看向她。她一個激靈慌忙埋頭猛扒飯,結果反被飯粒嗆到,發齣劇烈的咳嗽聲。

逸雪邊幫她輕拍後背,邊低聲在她耳畔挪揄道:「既然這麼想看我,晚點讓你看個夠,如何?」

不說還好,一說倒讓如涵咳得更厲害了,根本停不下來。只能拚命地擺手。

「你這孩子,好好的吃個飯,怎麼會嗆成這樣?」劉玉華表面雖說是斥責,可語氣里滿滿的都是擔憂。

「阿姨。您別擔心,咳出來就好了,沒事的。」逸雪寬慰道。

聽未來女婿這麼說,劉玉華放心了些,笑盈盈地說道,「逸雪啊。你別老慣著她,不然以後她會騎到你頭上的。」

這是她親媽嗎?

好一會,如涵才緩過神,也不知是因為咳嗽還是害羞,只覺得雙頰燥熱像火燒,「我幾時有騎到他頭上?媽,平時被欺負的人都是我好不好?你別搞錯了對象,胳膊往外拐。」

「這裡哪有外人?這裡個個都是自家人。」劉玉華不給面子的反駁。

「哈哈,咱們家的女人都不是半邊天,而是一手遮天,厲害著呢。」卓君心情好的也插上一句,惹得如涵臊得直跺腳。

「逸雪,你可要小心啊。」

逸雪夾了塊糖醋排骨在如涵的碗里,「沒事,我就喜歡慣著她。」

如涵得意地看向卓君,似是說道:「怎麼樣,小雪花高興慣著我,你管得著嗎?」

幾個人你一句我一句,餐廳里洋溢著他們的笑聲……

吃過飯,卓君一個人回家,逸雪仍舊留下陪如涵。

夜裡的風沒有了前幾天的寒冷,和煦輕盈。

不知是哪裡放煙花了,陣陣煙花像流星徘徊在夜空,更像怒放的萬壽菊,花瓣如雨,紛紛墜/落。

突然,身旁早已熟睡的女人的喃喃細語聲,將向來淺眠的逸雪驚醒。

她似乎是在叫誰,只是聲音很含糊,聽不清楚。

逸雪靠近了些,這次他聽清了。

趙剛!

就在剛剛不到一小時前,他們才歡好過。她熱情四溢,前所未有的主動。

可是,她怎能一轉身就呼喚那人的名字?怎能這麼殘忍?這麼無情?在他還沉侵在心靈與肉ti的交融中,卻讓他知道這麼殘酷的現實?

「你以為涵涵會忘了我嗎?我告訴你,不可能!她即便恨我,也不可能忘了我,她的心裡由始至終都有我!」

趙剛曾給他打過電話,字字句句仍猶然在耳。

她真的忘不了他嗎?哪怕他曾深深的傷害過她?

他的心似浸泡在苦蓮之中,慢慢的被侵蝕吞沒。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希望,瞬間開始瓦解。

「你走!我們不可能了!」

正在逸雪心塞的時候,如涵又發出陣陣囈語。不過這次很清楚,逸雪聽出她說的是什麼。

逸雪聯想,她在夢中多半是拒絕了趙剛。這麼想來,他不由得笑了。

沒錯,趙剛是她曾經最愛的人,也是傷害她最深的人,他早在她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是不能消失的。

所以,她忘不了趙剛很正常,但忘不了,並不代表會怎麼樣。他們再也回不到過去了,如涵永遠也不會和他破鏡重圓。

這是鐵一樣的事實,誰也改變不了。

他沒必要庸人自擾,非要如涵忘了趙剛,真的沒必要。

ps:涵涵這幾天總是很忙,回到家就很累了,更新的晚了點,親們周末開心on_n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