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一四章 真心話

第一一一四章 真心話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26 02:10  字數:2684

「回答問題可以,但你不可以喝酒。」他的語氣毋庸置疑。

如涵不置可否的拉著他在路邊的石椅上坐下,扯住他的大衣袖子,邊撒嬌邊懇求,「難得開心,你不要這麼掃興好嗎?就喝一次,下不為例。求你了,答應我好不好?嗯?」

如涵瞥了一眼被越扯越下的袖子,無奈的脫下外套,對摺成四方型,墊在石椅上,「冬不坐石,夏不坐木。我以為你比我更清楚。」

「現在是春天,沒事!」如涵笑著狡辯。「你只穿了件襯衫,不冷嗎?」

「你顧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如涵沒好氣的翻了下白眼,一屁股坐上那價格不菲的坐墊。還別說,軟軟的,很舒服。

「那現在開始了。剪刀石頭布!」隨著她的口令,兩隻手同時伸出,「啊哈!我贏了,旗開得勝啊!」

如涵一言不發地打開酒瓶,喝了一大口,「原來你早有準備,連啟瓶器都帶來了。」

「謝謝誇獎!嗯,我要問你什麼問題呢?對了,上次你說第一眼見我就想娶我,那會我幾歲?」她眼睛發亮的盯著他。

「12歲。」

「12歲?你是在哪裡見的我?」

「這是另一個問題。」

「你真小氣!」如涵厥高嘴,不滿的跺腳,「好,接著來,看我怎麼贏你。剪刀石頭布!」

啊!輸了。

如涵晃晃了拳頭,對上她的剪刀手,故意刺激道,「剛才出剪刀,這次也是,以為以不變應萬變嗎?」

這人真是太囂張了!

「要問就快點,少廢話!」既然被識破了,只好認栽。

「涵涵,你能有點賭品么?」他攔住正準備喝酒的她,目光深幽不可洞悉。一字一句地問道,「你還愛他嗎?」

怎麼會問這個?

看來他誤會得很深。

「不愛。我早就說過,我只是念及過去的情意罷了。」她斬釘截鐵地答道。

他定定的凝著她的雙眸,確定她說的是真的。

那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放了下來。或許是提得太高,以至於落下時都能聽到「噗咚」的聲音。

如涵愉悅的連喝了幾口酒,感覺不過癮,還想再喝。

如涵一把搶過酒瓶,仰脖就是一口。完了抹了抹嘴角,嘟噥道:「喂,這酒可是我舅舅收藏了好多年的,很貴的。再說是我輸了,你憑什麼喝?你這是在騙酒!」

他咧嘴笑了笑,沒和她搶,今天難得高興不是嗎?

很快,他們又重新開始划拳。

「天啊!怎麼又是我輸?真討厭!」她懊惱地捶他的胸口,哀叫道:「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他想問什麼?

他想問她,你愛我嗎?可是又擔心她的答案並不是自己想要的。

「除了我和他。你還喜歡過其他人嗎?」思慮再三後,他決定採用迂迴戰術。

「有。」

「是誰?」

如涵狡黠一笑,「小雪花,這是另一個問題了哦。」

有進步,知道以牙還牙了。

「你這是在打擊報復。」

「風水輪流轉,接下來該我贏了。又或許本姑娘一個不高興就不玩了,那麼你想知道的事也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有答案了。」她的眼神帶著挑釁,手指有意無意地撫了撫耳邊散落的髮絲。

如涵傾身逼近她,捏住那可愛的下巴,眸底的炙熱幾乎將她燃盡。「你一直都知道我想聽的是什麼。晚晚,別再折磨我了。」

「那你得先回答我幾個問題。三個換一個,怎樣?」也許是他靠得太近,讓她感覺呼吸不暢。

「說。」

沒想到他應得這麼痛快。倒讓她一下沒反應過來。

「當初你明知道我還沒愛上你,不想嫁你,你為什麼不放棄?」

「這個我之前說過了。」

他幾時說過?

「你是說因為喜歡我嗎?」

如涵凝著她,沉默不語。

如涵點了點頭,開始理性的分析,「你認識我的時候。我只是個小女孩。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是啊,正如她所說的,那時候她還那麼小,他怎麼會有那樣的想法呢?

他到底喜歡她什麼?

這個問題他問過自己無數遍,他也想知道答案。

誰能告訴他,為什麼每次看到她都會手心冒汗,心跳加速?為什麼可以無條件的為她做任何事,只為吸引她的目光?為什麼憋了一肚子的話想對她說,卻每次到了嗓子眼又生生的咽了回去?為什麼看到她和別的男人一起有說有笑,就恨不得上前狠狠地吻住她,告訴全世界她是他的……

或許,愛情來得本就沒有理由。

「這個問題很難嗎?需要想這麼久嗎?我都懷疑你是不是騙我的了。」如涵調皮道。

逸雪深呼了口氣,淡淡地說:「喜歡就是喜歡了,沒有為什麼。」

「這叫什麼回答?說了和沒說一樣。」她不滿的嗔怒。

「你還剩最後一個問題。」他明顯不願再繼續這個話題。

算了,不和他計較。

言歸正傳,回到今晚的主題吧。如涵想了想,問出了早就想問出的話:「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歡我了,會拋棄我嗎?」

話音未落,逸雪便猛地站起身。原本炙熱的眼神瞬間變得黯淡,表情也變得很嚴肅,「涵涵,斷了這個想法,我辰逸雪絕不是不負責任的人!只要選擇了你,除了生死,沒有什麼能把咱們分開!」

如涵不想判斷,也覺得沒必要去判斷,潛意識裡,她相信他的話是真的。

「現在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逸雪一本正經地說。

可是如涵並不理會,她站了起來,將椅子上坐皺的大衣抖了抖,試圖恢復它原先的筆挺。她抬頭瞄了他一眼,踮起腳尖吃力地將大衣披在他身上,然後拿起一隻袖子低柔地說道,「左手。」

逸雪楞了一下,有些轉不過彎,不明白她是什麼意思。

「左手,謝謝。」如涵耐心的又重複了一遍。

他目不轉睛的盯著她,像中了魔咒似的抬起了左手。

「好了。還有右手。」

這種感覺有點特別,她的表情很溫柔,和普通的小媳婦幫老公穿衣服沒有兩樣。

「真乖。」她扣完最後一顆扣子,蜻蜓點水的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像個剛得了糖果的小朋友一樣滿足。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