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一三章 辰總也曬幸福

第一一一三章 辰總也曬幸福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25 17:23  字數:2490

?下一頁

哪知如涵不但不受他的威脅,反而更為大膽的附在他的耳畔,紅唇輕啟,「你,要滅火嗎?」

為什麼她和以往不同了?

原以為不同的是妝容和穿著,看來他錯了。

眼前的她,一顰一笑都媚惑無比,他從來不知道她還可以嫵媚,這麼性感,讓他恨不得將她就地正法。

只是,反常意味著變故。

「涵涵,你還在生我氣嗎?那晚我粗魯了。」

他在道歉嗎?

可是,她並不希望他為了她而妥協。

逸雪目不轉睛地凝著她,遲疑了下,從衣兜里掏出一塊女式腕錶,笨拙地戴在她的右手腕上。

是百達翡麗!這個牌子的手錶至少要六位數吧。

她的心裡扯了扯,低垂著頭,良久後才張嘴,嗓音有些發顫,「這麼貴重的禮物,你想我怎麼報答?」

「你怎麼了?」逸雪摟過她的腰,細細地觀察她的表情,想從中找出破綻,「是不是喝酒了?」

「不記得了,要不你聞聞?」說著她便往他身上湊,結果卻發現了一個秘密。他已經動情了。

「……」

「酒店有的是房間。還是,你喜歡別處?」她對著他嫣然一笑,誘huo道。

「涵涵,你今天怎麼這麼……」逸雪收緊了手臂,固定住她不安份的身子,以防止她扭來扭去地摩擦他即將要噴發的火山。

「你真是太沒情趣了。」如涵眼神一滯,瞬間又恢復了原樣。

話畢,她挑釁的撇了撇嘴,裝作一臉的不屑。

逸雪咬牙切齒地瞪著她,「涵涵,這可是你自找的!」

又逗留了一會兒,沒等如涵反應過來,她就被逸雪拖著離開了禮堂,速度之快令她差點被裙擺絆倒。

那一夜,她總算領教到了什麼是蠻橫霸道。

剛剛離開幾天。他就不可控制地想念她了……

翌日,辰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逸雪簽完最後一份文件,難得露出微笑的對助理說道,「今天沒什麼事了。你可以下班了。」

他答應如涵陪她看新上映的電影,自然不能爽約。辦完事,馬上就想離開。

助理接過文件,以為自己聽錯了,眨巴著眼睛。愣在原處。

「怎麼,還是你想再加幾天班?我倒是不介意。」逸雪放下手中的鋼筆,挑高俊眉,看得出心情很好的樣子。

「不是不是。」助理連忙擺手,陪笑道,「我只是覺得很突然。辰總,是不是有什麼喜事?」

雖然知道上司不喜歡被問及私事,但是好奇害死貓,他只好頂風作案了。

逸雪笑而不語,抬手看了下時間。起身開始穿外套。在路過助理身邊時,他淡淡的飄了一句,「等以後你結婚了就知道了。」

他在曬幸福嗎?

這還是那個嚴肅的總裁嗎?

「我是不是看錯了?」秘書看著已經閉合上的電梯門,張口結舌,無比羨慕,「能讓辰總這麼開心的,恐怕就只有未來的辰總夫人了。同是女人,我為什麼就能沒遇到這樣的痴情帥氣又有實力的男人呢?」

「這人比人氣死人,很多事都是註定的。」助理摸了摸下巴,一副世外高人的口吻。「有緣的人,哪怕人海茫茫,也總能偶遇上;而無緣的人,即便天天在眼前晃。他也會無視。」

「你個未婚大齡老男人,有時間在這裡感慨,倒不如趕緊去街上偶遇一個給我看看。」

「李秘書,你分明就是嫉妒!」

「是女人都會嫉妒。我只恨我自己沒生在沈家那樣的家庭,不然,我也許有機會呢。」

等逸雪火急火燎的趕到電影院門口時。老遠就看到如涵坐在大理石的階梯上,低著頭不知道在劃著什麼。

今天是周末,他提前一個多小時下班,沒想到路上交通擁堵,他還是遲到了。

如涵對眼前的黑色商務皮鞋,頭也不抬的說,「電影已經開場十幾分鐘了。」

「對不起。」逸雪蹲下身子,一臉的抱歉。

「你看,地上都被我畫滿了。如果你再不來,我就該挪地了。」她低著頭,看不出臉上的神情。

順著她的視線,逸雪驚訝的看到了地上橫倒豎卧的他的名字,心瞬間軟得似棉花糖,甜得都要化了。

電影院門口本就人來人往,而逸雪出眾的外表加之不俗的裝束,令每一個經過的女孩都忍不住放慢了腳步,試圖引起他的注意。

可惜她們全都失望了。

逸雪抓過如涵握著小枝條的手,微微勾唇,然後,一筆一划的在他的名字後多加了三個字,其認真度勝過任何一次合同簽署。

如涵讚許的沖他一笑,真誠的點評,「我的名字不容易寫好,特別是這個涵字,看著容易,實則是很考功夫的。小時候我老埋怨爸爸,為什麼給我取了個這麼難寫的名字?可爸爸說,是因為我不努力。」

提到父親,如涵臉上掠過一抹濃重的憂傷。

逸雪心疼地拉著她站起來,拍了拍她大衣上的塵土,低聲斥責,「又不是夏天,你怎麼坐在地上?以為你還小嗎?」

「我就是比你小。哪怕到了100歲,你也比我大。」她無賴的嚷嚷。

「明明自己做得不對,卻總是歪理多。」

如涵攬緊他的胳膊,聲音甜膩得像極了夜裡求他時的模樣,「我怎麼覺得你就是喜歡我這個樣子呢?如果我真改了,你會不會還不樂意了?」

「涵涵,你的臉皮幾時變得這麼厚?」辰總也有語塞的時候。

「沒辦法,誰叫你就好這口?」

看著她得意的哼笑,逸雪輕嘆了口氣,chong溺的掐了下她臉頰。

「電影還看嗎?」他轉移話題。

「不看了,罰你請我吃飯,然後陪我散步,不許拒絕!」

誰會捨得拒絕?

江邊,水霧繚繞,霓虹燈閃爍其間。

兩人十指相扣的漫步在有些潮濕的堤岸上,一路無語,卻不似從前那般疏離。

雖然天氣有些冷,但她的手卻出乎意外的溫暖,或許溫暖的不止是她的手,還有她對他的態度。

「今天好開心,要不我們來玩個遊戲吧?」如涵定住了腳步。

見他點頭,她便從大包里拿出了一瓶紅酒,嬉皮笑臉的說:「我們剪刀石頭布,誰輸了就要喝一口酒,還要回答對方一個問題,必須是真話哦。」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