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一二章 心情有點差

第一一一二章 心情有點差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23 23:19  字數:2454

?「她怎麼了?」如涵裝作關切的樣子,明知故問。¤,

「她……昏迷不醒,醫生說,可能以後就是植物人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如涵眼睛睜得圓圓的,其驚訝程度不亞於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事實上,事情的經過她都清楚,甚至比白雪還清楚。

「一言難盡呀。」白雪是馮雪的嫂子,自然知道家醜無可外揚。如涵知道她不會說,也不想問,說了幾句關心的話,就告辭離開了。

剛看到白雪,讓如涵不由得想到了馮雪,心情變得很差。她終究還是無法不恨她,若不是她,趙剛也許不會這麼慘。

天空開始飄起零星的小雨,讓本就趕著回家的行人更為行色匆匆。

如涵扶著路旁的公共坐椅坐了下來,她仰起臉,看著星星點點的雨滴,像一個個調皮的精靈。

它們輕盈的落在她的發頂、臉頰及肩上……很快,越來越多的精靈鋪天蓋地的朝她襲來,沒一會功夫就將她弄濕了。

好像是電話在響,這個時候會是誰找她?

難道是他?

他不是去香港出差了嗎?

如涵伸出凍僵的手,接通了電話。

「涵涵,我回來了!這次義大利之行好開心啊,我有給你帶了禮物哦,你猜是什麼?」電話那頭傳來亦晴永遠歡樂的嗓音。

似乎被她的歡樂感染,如涵勉強扯出了一個笑容。「猜不到。」

「哈哈!我不告訴你。」亦晴故作神秘的嚷道,「你在哪兒?我現在就拿過去給你,然後你要請我吃飯,我想吃法國菜。」

「我在外面,改天吧。」

「你和逸雪在一起嗎?要不要這麼甜蜜啊?我不管啊,反正就算是電燈泡,我也做定了。你把電話給他,我來和他說。」

鐵藝的坐椅冰冷無比,像塊巨大的海綿般無情地吸附著她僅存的熱量。

如涵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咬了咬下唇。努力剋制住想哭的衝動。她心情不好。不希望亦晴替她擔心,更不希望將負能量傳遞給身邊關心她的人。

「涵涵?涵涵?」亦晴察覺到好友的不對勁,著急的喊道。

「討厭鬼!我們正打算二人世界呢,你來湊什麼熱鬧?」如涵調整著煩躁的心緒。眼睛儘可能的朝上看。試圖通過高頻率的眨眼。不讓蠢蠢欲動的淚水溢出。

「要知道即將訂婚的人和單身恨嫁女是有著質的區別,我現在正享受著二人世界的溫馨甜蜜。你這丫頭也趕緊找一個吧。不然哪天你看到我們秀恩愛,豈不是要被酸死?」

聽她這麼一說。亦晴徹底放下心來,嘻嘻哈哈的調侃了幾句便結束了通話。

還是去逛街吧,心情差的時候逛街購物永遠是最好的緩解壞情緒的辦法。

如涵起身站起來,奔向廣場,打算重新給自己添置了全新的裝備。

逛了一陣子,她拿著大包小包走出商場,打車回到家。

看著衣櫥里掛得滿滿的,不同以往的小清新風格的衣服,她露出了的笑容。

女人果然都是購物狂。

看了看鏡中的自己,感覺好像還有哪裡不對?

她挑起一縷直順的長髮,蹙眉想了想,不然再做個髮型吧,換換形象,也換換心情。

三天後,是逸雪出差回來的日子,也是沈氏和辰氏合作的酒店項目正式動工的日子,沈氏、辰氏的員工們早早的就集聚在酒店,歡慶這一具有紀念意義的時刻。

如涵陪同母親、舅舅一起接受大家的問候和恭賀。

劉玉華趁著一波問候的人過去的間隙,連忙扯過如涵,「逸雪呢?怎麼沒見著他人,他今天過來嗎?」

「我不知道,估計是過來吧。」

劉玉華瞪著她,「你們吵架了?是不是你又耍性子?」

「沒有。我們倆好得很。」如涵站起身,拉過了母親的手,有些感慨的說:「我現在啊,最大的心愿就是咱們一家人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在一起。」

「沒有就好。」劉玉華欣慰地反握住如涵的手,「等明年你能給我生個小外孫,咱們家也就圓滿了。涵涵啊,你真的長大了。」

忽然,酒店大門處傳來一陣喧嘩,如涵母女倆不約而同地朝聲音的源頭望去。

遠遠的就看見了逸雪。

他似乎也在四處搜尋著,不過很快,目光便定在了她的身上。

雖然距離有些遠,但她還是在稍縱即逝的剎那間,捕捉到他眸里的光,那是驚艷的光,是男人看到心愛的女人時,情不自禁流露出來的真實情感。

好像以前,他也曾用過這樣的眼神看她,只是那會年紀小,既看不懂也沒在意。現在想來,原來他和她之間竟然錯過了這麼多……

只見他一邊禮貌的和上前打招呼的人說著什麼,一邊看向她,似是擔心她一轉眼就消失不見一樣。

如涵沒有躲避他的視線,靜靜的站在原地,看著他向她走來。

他真的很出眾,高大挺拔的身形,襯衣下隱約可見鼓起的胸肌,配上冷漠卻線條完美的五官,哪怕是再矜持的女人都忍不住要抓狂、尖叫。

恍惚間,逸雪已站在了如涵的跟前,看了她一眼後,便牽起她的手,攥緊。

轉身,他對劉玉華和劉文海恭敬地說道:「舅舅、阿姨,對不起,我來晚了。」

「不晚不晚。」劉玉華看著眼前恩愛的兩人,喜不勝收,「你們聊吧,不用管我們了,我和你舅舅去那邊喝些東西。」

酒店中央巨大的水晶吊燈,將如涵照得如同置身於金色的光環內,白皙的皮膚因為燈光變成了暖色的粉。

她的妝容很艷麗,和平日的素凈反差很大,原本的直發被大波浪捲髮所代替,嫵媚且妖嬈。一條寶藍色的抹胸魚尾長裙,令她姣好曲線畢露無遺,而那胸口的深溝更是令他血脈噴張,呼吸困難。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眼見他眸里的情yu越來越高,如涵率先打破沉默。

「剛剛。」逸雪的目光始終被那雪白的隆起所吸引,「如果以後再敢穿這樣的衣服招搖過市,我一定會讓你從此出不了門。」

如涵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抬手替他整理了下並沒有歪的領帶,指尖有意無意的划過襯衣下的小突起,「你是打算要陪我一起出不了門嗎?」

「你知道你在玩火嗎?」他按住了她調皮的手,警告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