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一一章 虛驚一場

第一一一一章 虛驚一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23 15:39  字數:2469

如涵的心裡升起一陣莫名的感動,不禁反手扣住他堅實的後背,頭微微仰起,任那炙熱的吻,恣意的烙印在她的身體各處,互訴著彼此難耐的相思。

直到腹部微涼時,她走失的意識才逐漸恢復。

她很有可能已經懷孕了,同房肯定會傷害到寶寶,她怎麼現在才想起來?

可是究竟要怎麼和他說呢?萬一不是,會不會害他空歡喜一場?

真心不想看他從希望到失望的神情。

怎麼辦?她竟不知該如何阻止他。

他會不會誤會她,以為她厭惡他?

可是為了有可能存在的寶寶,她不得不這麼做,以後他會明白的。

咬了咬牙根,下定了決心,她有些艱難的說道:「對不起……逸雪哥,我們改天,好嗎?」

逸雪霎時間定住了,很不可置信的盯著她。

他的唇上泛著性gan的光澤,亮亮的。

「為什麼?」

「我……我不想……我身體有點不舒服……」如涵張口結舌的有些說不下去。

細腰被越扣越緊,大有不折斷不罷休的架勢。

他還是生氣了。

「你不要這樣,我是事出有因的,等過幾天有結果了,我再告訴你好嗎?」她的臉上除了歉意,還有防備。

「現在就說。」

「我現在還不想說。」

剛才明明能清晰的感覺到她的身體在變化,甚至是她的顫抖。既然已經動情,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突然變成這樣?

如涵偷瞅了他一眼,趁著他發愣,她使勁的踹了他一腳,一下子掙脫開他的禁錮,捲起被子坐起身。

逸雪顯然沒想到她會這麼做,踉蹌的差點滾下chuang。

這個小丫頭竟然踢他!

他的表情陰霾,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個小丫頭是不是還想著那個男人。

之前還好好的。或者說這段時間他們都相處得很好。下午開會時,她不過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勾得他像失聰般聽不見任何人的說話,直到助理忍不住在一旁提醒了幾次。他才回過神,下達了指示。

他以為她也是想他的,就算不如他這般強烈,但至少在她心裡,他是佔有一席之地的。

哪知她這樣。竟然據他於千里之外!

「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胡思亂想,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啊……」

話還未說完,她便被他一把扯過被子,拽住了小腳丫。一切來的太快,她還沒反應就已經撞進他的懷裡。

「痛」

難道他的胸不是肉長的嗎?為什麼會這麼硬?

「你今天見了誰?」

「我誰也沒見,我……我其實是……」

「是怎樣?」

算了,還是不要說了,她本來就不是個愛解釋的人。他要怎麼想就怎麼想吧。馬上要成為夫妻了,如果事事都要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連最起碼的尊重和信任都沒有,還要如何維繫下去?

或許,這是一次考驗。

如涵摸了摸腹部,感覺有點下墜,還有點漲痛,好像是要來大姨媽了,但感覺又和平時不太一樣。

她也說不清楚,還是等測試過後再說吧。

接下來是許久的沉默。久到她以為時間靜止了,以為他們要這麼一直坐到天亮。

逸雪始終緊鎖著眉,深深地凝著她,似要透過瞳孔穿刺入她的心。她被看得不自在。淡淡的撇開了視線。

與此同時,他突然站了起來,轉身便走。

「你去哪兒?」

「……」

「逸雪哥。」

「涵涵,既然不舒服就早點睡吧。」他頓了頓,「我去洗澡。」

如涵覺得他還是有點生氣的,不過她實在是太困了。未等逸雪回來,又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如涵買了張早早孕測試筆,迫不及待的蹲在衛生間里等結果。

對照線很快就出來了,可是另一條線,也是關鍵的那條線卻遲遲未出。再等十分鐘看看,或許等會就有了。

結果,十分鐘過去了,又一個十分鐘過去了

足足等了一個小時,也沒等到她期許的那條線。

看來是內分泌失調了,還好昨晚沒和他說,不然這會還得再解釋一番。

她自己都失望得很,更何況是他?

只是這次推遲了這麼多天,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會不會是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沈峰走後,她變得格外在意身體,心想著只有身體健康,才能母親放心,才能好好照顧母親。想了想,她拿起包,打了輛車,向醫院的方向駛去……

一天以後,醫院婦產科。

如涵有些忐忑地站在門外,前天做的常規檢查,今天有結果了。

希望一切都好。

婦科醫生長得慈眉善目的,五十多歲了,因為保養得當,臉上竟無任何斑點。

「你的盆腔、宮頸、子宮及卵巢都很好,沒有問題。」醫生放下檢查單,眼睛從眼鏡上方看向如涵。

「真的嗎?那我大姨媽推遲了好多天,究竟是為什麼?」

「你估計是太累了,或者情緒有波動,精神過度緊張,悲憤、憂傷、氣惱,推遲幾天是很正常的。」

「您的意思是我沒懷孕,也沒什麼事兒?」

「是的,沒什麼事兒。」醫生肯定地說。

如涵不知道自己之前是有期待的,得知沒懷孕,竟然有點失落。

不過,沒懷孕也好,總不能奉子成婚吧?

想到這兒,如涵反而輕鬆了,大踏步走出去。遠遠看到院里的長椅上,坐著一個人,看上去頗為眼熟。

待她定睛一看,不由得心頭一震。許久不見,白雪竟然變得如此憔悴,若不仔細看,定認不出她。

隨著如涵越走越近,她看到了如涵。兩人之前雖然接觸不多,但畢竟認識。

白雪起身,勉強向如涵笑了笑:「如涵,你怎麼來了?」

白雪不知道如涵和趙剛在一起過,表情很自然。

「我有點不舒服,過來檢查下。」如涵如實答道,又假裝不知道地問道:「你怎麼在這兒?」

白雪面露難色,微微考慮了一會兒,才說道:「馮雪在這兒住院,我們都在這兒陪她呢。」

這段時間,如涵一直沒關注馮雪,但從白雪的表情看,馮雪應該還沒醒過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