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一零章 疑似有孕

第一一一零章 疑似有孕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21 18:30  字數:2483

?「不用,我有錢的。?.?`」一句玩笑話,他竟然當真了。

逸雪抿嘴一笑,眼神ai昧,「哦,不用?那你是想養我的意思嗎?也是,我這麼帥,你也不虧。」

這個自大狂!

她用力踩了他一腳,滿意的看到他吃痛的蹙眉,「我可養不起辰大總裁,再帥也沒用!」

說笑著,兩人上了車。想到母親說讓他們回家吃飯,如涵不想再耽擱。

回到家,飯菜已準備好。劉玉華和阿姨正在擺放碗筷。

見他二人回來,阿姨忙拉過椅子,讓他們坐下。

如涵顧不得洗手,拿起一塊牛肉放入口中。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吃起飯來。

「涵涵,這是媽媽特意給你做的,最補身體,等你身體好了,說不上沒多久我就能抱上外孫了。」

看著女兒女婿這麼和諧,劉玉華一時高興,說出了心裡話。

「媽!」如涵紅著臉打斷了母親的話。

逸雪淺笑不語。

如涵一看他這神情,更臊得緊了,「媽,這種事急不來的嘛,順其自然就好了啊。再說,我們還沒結婚呢!」

「好,媽不說了,是我太著急了!」

「我的好媽咪,我求求你,再別提這個了。」

見這母女說的熱鬧,逸雪也搭腔道:「阿姨,等我們結婚後,我和涵涵會努力的。」

劉玉華一聽樂了,不由得笑容滿面,「好,還是逸雪最孝順,來,多吃點!」

她邊說邊夾了一塊排骨放到逸雪碗中。

這個小雪花,還真是會討丈母娘歡心!如涵看著他,在心裡嘀咕著。

逸雪因要辰氏,還要關心辰氏和沈氏合作的項目,每天忙得焦頭爛額。經常都是在如涵睡下後。他才回來,等到第二天早上她睡醒時,他又早已不見了蹤影,只有那身側有些折皺的g單。提醒她那裡曾有人睡過。

仔細想想,她好像有兩三天沒見過他了。

「如涵,一起去吃飯吧。」

午休時間,銷售部的小李叫她吃飯,她們認識不久。卻一見如故,關係甚好。

此時,她雙手撐在如涵面前的桌子上,笑盈盈的問道。

「好啊。」如涵利索地脫去身上的西裝,「中午吃水煮魚怎樣?」

「水煮魚?你最近不是不吃辣了嗎?」

如涵莞爾一笑,「現在突然就想吃了。然後昨晚看了部電視劇,裡頭就有這麼一鍋水煮魚,饞得我直咽口水的,心想著今天一定要和你一起去嘗嘗。」

小李翹沉思了會,忽然驚叫了句。「如涵,你該不會是懷孕了吧?聽說孕婦就嘴饞!」

「瞎說什麼呢。」如涵立刻上前捂住她的嘴,「拜託,你別憑空猜測好嗎?」

被捂住嘴的小李點了點頭,示意明白了,如涵這才拿開了手。

「你用試紙測了沒?要不我給你把個脈吧?我媽媽是醫生,我能摸出來喜脈。」小李靠在她耳邊,逗她道。

如涵斜看了她一眼,「好了,八婆。走了。」

「我這是關心你好不?哎,我們真的要去吃水煮魚嗎?你慢點走……我是想說你現在不適合吃那個……」

因為下午沒什麼事兒,如涵吃完午飯後便甩掉了小李,一個人漫無目的的瞎逛。

大姨媽推遲了四天。她本來不覺得怎麼樣,可聽過小李的話,她便開始懷疑了。

抬手看了下時間,這會也不知道逸雪在做什麼?開會?看文件?

她掏出了手機,猶豫著要不要打電話。

最後決定微信。

你在忙嗎?

很快那頭回復過來。

開會。

哦,我沒什麼事。就是想問你晚上回家嗎?

想我了?

我是想讓你帶點宵夜回來。

笨蛋。

如涵看著最後那「笨蛋」兩字,想像他在會議上一邊擺著嚴肅高冷的樣子,一邊卻在和她聊這麼ai昧的話。

如果讓他的下屬知道了,該是怎樣驚訝的表情啊。

逸雪欣然的答應了,小吃貨的要求,他自然滿足。

這日,他依舊很晚回家。如涵已經睡了。

也許是夢見了什麼,如涵很不舒服的翻了個身,臉下陷枕頭深處。

真是的,自己還懂些醫理,難道不知道趴睡對身體極為不好嗎?

逸雪嘆了口氣,兩隻手來回搓了搓,溫度立刻上升。他輕扶住她的肩,將她順勢翻了過來。

「逸雪哥?」

沒想到她竟沒睡熟,如此輕的動作還是把她弄醒了。此刻,她正睜著迷濛蒙的睡眼瞪著他。

醒了也好……

「是你嗎?」

她的樣子帶著初醒的渾噩,聲音低啞如私語,還有些不確定,卻勾人的很。

「嗯。」

他抬手撫上她的臉頰,感受指下羊脂般細膩的肌膚,好像好幾天沒碰她了。

而今晚已是他的極限。

「你幾時回來的?我又不小心睡著了,原本我是打算等你來著。」她訥訥地解釋。

「等我做什麼?」

是啊,等他做什麼?難道說是因為想他了?她才不要這麼笨,不要看他得瑟乖張的樣子。

「等你給我帶宵夜呀,晚上老是覺得肚子好餓。」

「是嗎?那讓我摸摸看你到底是有多餓?」

他使壞的掐了下她平坦的小腹,惹得她嬌笑連連,慌忙拍開他。

可他的手並沒有離開,反而一路向下,肆意遊走,宣示著他的所有權。

終於,她放棄了反抗,任那越來越高的溫度炙烤著她,如同火種般點燃了她所有的感官。

「嗯……好熱。」她癱軟無力的嘟嚷了一句。

這種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