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九七章 向他學習

第一零九七章 向他學習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19 02:41  字數:2307

「對於我而言,你比什麼都重要」,逸雪不疾不徐地說道。

逸雪回到座位上,從身側的行李箱里抽出一條薄毯輕輕蓋在了如涵的身上。

如涵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嘴唇,緘默的拉高了毯子,撇開臉看向窗戶,一朵朵白雲從眼前飄過,透亮的窗似鏡子一樣映射出她和逸雪的影像,清晰可見,甚至連他目光中的炙熱都如此的昭然若揭。

她疲倦的閉上了眼睛,倚靠在逸雪身上,感受著幾千英尺高空的浪漫。

……

天色微微變暗,在沒有任何聲響的情況下,如涵突然驚醒。

她坐起身子四處打量周圍的環境,這裡很明顯是卧房,不對呀,她不是在飛機上嗎?難道那不是做夢,是逸雪抱著她下了飛機?

「你醒了?餓了嗎?」逸雪推門而入,在看到她的臉上還殘留著剛睡醒的懵懂後,微微一笑。

如涵扭頭看向他,「逸雪哥,你怎麼不叫醒我?」

逸雪拉開床邊的凳子坐了下來,雙眸匿著寵ni的笑,他換上了白色的亞麻襯衫和米黃色的休閑褲,與他天生儒雅溫和的氣質很是吻合,感覺既乾淨又清爽,「我見你睡得這麼香,就想讓你多睡會,沒想到你這一覺睡得可真夠長的,從福建一直睡到了海城。」

「什麼!海城?我們現在海城?」她驚詫的瞪著他,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原來我不是做夢,你剛才抱著我下了飛機?」

逸雪點了點頭,柔和的臉上始終保持著淺笑,「對呀,咱們到家了,你先休息下,然後咱們去醫院。」

「可以不去醫院嗎?」如涵實在不喜歡醫院的氣味,更何況,她覺得只是扭傷了腳,沒必要去那裡。

「不行。什麼都可以依你,唯獨這個不行。」逸雪像對著個任性的孩子般,笑著說道:「我做好早餐了,你吃了再回去吧。」

在聽到她嗯了一聲後。他滿意的笑了笑,站起身子緩步走了出去。

她吐了吐舌頭,不禁咧嘴一笑,這種被寵愛的感覺真好!

當如涵洗漱完畢下樓時,餐桌上早已擺放了逸雪精心準備的晚餐。滿滿一桌子,極為豐盛。

逸雪將燙好的生菜濾干水後裝盤,澆上上好的生抽和熟油,一轉身就看到她站在桌前不知所措的模樣,溫和的笑了笑,臉上滿是縱容,「快坐下吧,我也不知道你想吃些什麼,便每樣做了一點,如果不合口味就先將就的吃點。以後我會逐步改進的。」

「你怎麼做了這麼多?我們兩人吃不完豈不是太浪費了嗎?」如涵看著這一桌子的食物,微微蹙眉。

他將手裡的盤子放下,像對著個孩子般耐心的解釋道,「沒事,吃不完的可以放冰箱,留著明天再吃,不會浪費的。倒是你體質弱,營養一定要全面才行,別只顧著苗條。」

「逸雪哥,你對我真好。也許。我不值得你這樣。」如涵的聲音越來越弱,說到最後一字,逸雪幾乎聽不清。

逸雪收斂了笑容,語氣十分的認真誠摯。「值不值得不是由你來斷定的,我覺得值便是值了。」

這種感覺彷彿尋常百姓夫妻般既溫馨又安逸,也是她一直以來都想要的生活。

曾聽表哥說過,他在國外讀書一直都是靠獎學金,從沒伸手向家裡要過錢,課餘時間還會去中餐廳打工。一去就是幾年,結果硬是讓他學到了一手好廚藝,這或許是當下許多嬌生慣養的富二代們所缺失的品質吧。

「肚子一定餓了吧,還看著做什麼?」逸雪解下圍裙朝她走來。

「這清蒸鱖魚看起來不錯的樣子,不過話可說前頭了,我這人一向挑食,如果做腥了我是不吃的哦!」

話畢,她夾了一筷子魚肉粘了少許汁,放進嘴裡細嚼了會,讚許的點了點頭,「這魚不但沒有土腥味,還保留了魚自身的鮮美,肉質滑嫩,火候剛剛好,你是怎麼做到的?」

逸雪拉開椅子也坐了下來,對上她疑惑的目光,不疾不徐的說道,「蒸魚最忌諱先放鹽,這樣會令魚肉變老,腌制時只需放些姜酒,水開後再下鍋蒸,大致8—10分鐘後取出,將盤裡的汁倒掉,在魚身上灑些蔥花和香菜,倒入適量的生抽,澆上熱油即可」。

「不過蒸條魚,想不到還有這麼多的講究。」

他默默的盛了碗湯遞給她,自己卻不動筷,看著她像美食評審似的細細品嘗每一道菜並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見,他的心瞬間被一種叫幸福的東西漲滿,這裡因為有了她才有了家的感覺。

「這個排骨紅蘿卜湯,你竟然還搭配了蜜棗和陳皮?」如涵用勺子攪拌了一下,如同發現新大陸般驚喜道。

逸雪淡淡的喝了口湯,「有什麼不對嗎?美食家?」

如涵抬眼看向他,只見逸雪的坐姿筆直,動作很優雅,一次放進嘴裡的食物並不多,咀嚼的時候嘴是緊閉的,不會讓坐在對面的人看到他嘴裡的食物,和她大快朵頤的風格完全不同。

如涵自己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平日的淑女,一吃飯就變了樣子呢?

「沒有不對,你這樣的搭配按中醫來說具有增強體質,提高免疫力,潤澤肌膚和補中益氣的效果,非常適合這個季節。」

「我在國外的時候,到餐館打工,當地的華人老闆做過這道菜,我上網查過,才知道這湯的好處有這麼多。」他微微一笑,「如果你喜歡,以後可以經常做」。

如涵有些好奇的問道,「在餐館打工不辛苦嗎?為什麼要去?」

「因為想要做個好的者,就必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