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九五章 羞羞的

第一零九五章 羞羞的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16 23:12  字數:2384

?他還是擔心嗎?

想到此,如涵的心沒由來的一陣發疼,其實就算他不提,她也是要打算忘了過去的,就讓那逝去的愛戀永遠塵封在心底最深處吧。

如涵輕輕的「嗯」了一聲,也許是剛才的吻太過猛烈,以至於她不敢相信這干啞陌生的嗓音是自己的。

逸雪聞言立刻撐起了身子深凝著她,她的臉上還殘留著激晴過後的紅暈和風情,雖然聲音很小可是他卻聽得真切,她答應了!

「不過,關鍵還要看小雪花的表現,如果你對我越來越好,我哪有心思想著別人,一定會專寵你的。」如涵霸氣的揚眉,看上去頗有喜感。

逸雪先是怔了下,隨之便揚起了唇角,慢慢的笑意越來越深,最後愈發不可收拾的笑出了聲,連帶眼睛都笑成了半眯狀態。

如涵不滿的蹙著眉,「我有在說笑話嗎?一點都不好笑!」

他至於笑成那樣嗎?

逸雪瞥見她的不悅,便極力的剋制著,可是略微抖動的肩膀還是出賣了他,「涵涵,你個小丫頭,不要和我裝大好不好,還專寵!」

「你還好意思笑我?」如涵瞪著一雙大眼,拔高了嗓音,「你幹嘛撇下我去那麼久?和他有什麼可聊的?你今天如果不說清楚了就別想睡了。」

逸雪收斂了笑意,再次傾身壓上了她,「既然你也不想睡,那我們可以做點別的。」

此刻悶熱躁動的空氣一點都不像是這個季節該有的,四周靜得能聽到雨霧飄落在屋檐上的聲音,久之便凝結成水珠順著屋瓦緩緩的滴了下來。

「你……你要幹嘛?」她不是不諳世事的少女,自然明白他的心思。

雖然兩人都隔著衣服,可那貼在她身上的男性軀體滾燙得嚇人,似要將她燃燒殆盡,蠢蠢欲動。

「涵涵」,他一遍一遍的在她耳畔低喚著,如同魔咒般帶著蠱惑。

那一頭烏黑的長髮鋪滿了整個枕頭。毫不做作的嬌嗔小女人模樣讓他心下倍感柔軟,他極盡誘哄的逼近了她

她笑著對逸雪道:「小雪花,我覺得你不應該叫小雪花,而應該叫小雞蛋。」

他錯愕了一下。「雞蛋?」

「雞蛋的外表很白,裡面卻很黃。就像你表面一副正兒八經的,原來都是唬人的,骨子裡色得很,成天老想著那事」。如涵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解釋道。

「涵涵,這可是夫妻間最正常不過的事,你早該習慣。」

話畢,他開始解她的衣扣,很快就將她剝得只剩下內yi褲。

「啊你等等!你不要這麼心急啊!逸雪哥」如涵忍不住尖叫起來。

「已經等不了了!」

「你」

……

第二天一早,吃完飯逸雪就出門了,說是找老鄉有點事,晚點就回來。

快到中午的時候,如涵聽到門口傳來丫丫稚嫩的童聲。

「姐姐。我給你送吃的來了,你快開門呀!」

如涵回了回神,立即蹦跳著過去開門,可門還未完全拉開丫丫就迫不及待的擠了進來,把手裡的碗快速的放在桌上,使勁的**著耳朵,邊搓邊嚷嚷道:「好燙好燙!燙死我啦,剛拿的時候都沒這麼燙的!」

「有燙傷嗎?嚴不嚴重?快過來給我瞧瞧!」如涵擔心的向她招手。

孩子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將手高舉到她的眼前,笑嘻嘻的小臉轉陰為晴。「媽媽說被燙到了就搓耳朵,你看,沒事了。」

如涵抓過她的小手仔細查看,雖然不算嚴重。可是由於孩子的肌膚很細嫩,導致食指和中指泛著顏色較深的紅暈,她二話沒說的拿起一旁的涼開水沖洗被燙傷的部位,「以後記住了,燙傷了不是搓搓耳朵就完事的,也不能用生冷水沖洗或者浸泡傷口。否則會造成熱毒內浸,引起肌膚潰爛,加重傷勢,切記一定要用涼開水或是純凈水哦!」

「姐姐,你別擔心,我平時幹活經常受傷的,這個真的不算什麼。」丫丫像個小大人般懂事的安慰道。

處理好傷口後,她並沒有馬上放開孩子的手,而是心疼的放置唇下輕輕的吹了吹,這麼小的孩子在大城市裡應該過著小公主一樣的生活,父母捧手心裡怕摔了,含嘴裡怕化了。可山裡的孩子就不同了,不但早早的就要幫助家裡承擔家務及農活,還要面臨著可能沒錢上學的命運,甚至過年連件新衣裳都沒有。

「姐姐,快去吃面吧,不然都成麵糊了。」丫丫看了看桌上的那碗面,挺直了腰把肩膀遞給她,「你搭著我,我扶你過去」。

如涵抿嘴笑了笑,不相信的睨了她一眼,故意逗她,「你確定扶得住我嗎?我可不想再摔一次。」

丫丫不服氣的擼起了袖子,露出結實的小手臂,「你不要小看我,我力氣可大了,去年奶奶生病時家裡沒有人,是我把她扶上木板車拉到鎮里的衛生院呢!」

這孩子真是越聽越心裡發堵了。

在丫丫的攙扶下,如涵坐下來吃面,丫丫則跪在凳子上,身子微微向前傾的看著她吃,「姐姐,好吃嗎?」

她垂首不敢看孩子天真純凈的眼睛,心裡覺得酸酸的。

「姐姐?姐姐?」丫丫見她一直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麼,便把小腦袋伸了過去忽閃著水靈靈的大眼睛,「你怎麼不說話?有這麼難吃嗎?」

如涵愧疚的揉了揉她的發頂,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怎麼會難吃呢,很好吃的。你吃過了嗎?」

丫丫點點頭嗯了一聲,隨後又好奇的問道,「姐姐,你昨晚惹逸雪哥哥生氣了嗎?我聽到你一直在喊『不要』呢」。

「咳咳」,如涵頓時被噎得劇烈不止的咳嗽,差點把剛吃下的面都給咳了出來。

丫丫見狀立刻跳下凳子在她後背輕輕的拍了拍,語氣超過了她這個年齡該有的成熟,「怎麼會咳嗽呢?你感冒了嗎?這樣有沒有好點?」

如涵咳得說不出話來,只能擺了擺手表示自己沒事。

也不知道是因為咳嗽還是羞澀,她的雙頰早已嫣紅無比,昨晚她有喊得這麼大聲嗎?竟然驚動了孩子!一般來說,孩子的睡眠是最好的,如果都能聽到,那老鄉他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