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九三章 你要負責

第一零九三章 你要負責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14 20:48  字數:2328

?

「謝謝你,你叫什麼名字呀?」如涵接過糖,對上孩子純凈明媚的笑臉,寵溺的點了下她鼻尖。

「我叫丫丫。」小女孩兒的聲音很甜,和她的長相頗為相稱。

如涵打開包,從一旁的小包里拿出個小布袋,是綉著鳳鳥與梅菊的錦緞,色彩之絢麗,圖案之精巧可謂巧奪天工。她輕輕拉開布袋的細繩,一把精緻的口琴躍然映入眼帘,她目光諳了諳,指尖無限眷戀的撫觸著琴身。

「姐姐無以為報,要不給丫丫吹首曲子好嗎」?

女孩湊近了些疑惑的問道,「這是什麼?」

「這叫口琴,是一種樂器,它的聲音能讓人忘記憂傷卻也能加重憂傷。我現在要吹的曲子叫《白樺林》,是一個很美麗很感人的愛情故事,希望丫丫喜歡哦!」如涵笑著將口琴貼在了唇下。

這東西她已經幾年沒碰了,這次來山裡,她特意帶著這個,她想像著,在山裡吹口琴的意境一定很美。

隨著她一呼一吸左右移動間,剎時悠揚的曲聲飄蕩在小鎮夜空中,劃破了原本的寧靜。

曲聲乘風穿過濃密的叢林響徹在空曠的幽谷中。恍惚間,若影若現的出現一個男人飄渺的身影,暮然回首,那俊俏的臉龐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想再要看清楚些,他卻轉身而去,化為一抹雲煙消失在這漫天飛舞的雨霧中。

她閉上眼睛,腦海像過電影般出現他們曾經在一起的片段,心中哀嘆了一聲,身子情不自禁的顫抖著。

她還記得,在興嶺山下,趙剛那陽光不羈的帥氣模樣配上口琴獨有的聲音,曾經深深吸引著她的目光,她恍如個狂熱的小粉絲緊緊追隨在他的身後,如痴如狂。

可是,那都是過去了。再也不會有那樣的情景了……

當曲子結束,她依然捧著口琴沒有放下,久久的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

「姐姐,你吹得真好聽。是逸雪哥哥教你的嗎?」丫丫輕輕的搖著她的胳膊。

如涵睜開眼對上孩子清澈沒有雜念的眼睛,撫上她的頭髮,微笑著說:「不是。是另一個哥哥教我的。」

「他長得帥嗎?」

「帥!」

「那他有逸雪哥哥帥嗎?」

「他們兩人的帥是不一樣的,不能比較哦。」如涵輕掐了下她肉嘟嘟的小臉。

丫丫咧嘴一笑,連帶眼睛都像月牙一樣彎彎的。「姐姐,他是不是你很喜歡的人啊?那逸雪哥哥呢?他要怎麼辦?可惜我還小,不然我就嫁給逸雪哥哥了」。

如涵被她童真的話語逗樂,「你就這麼喜歡你逸雪哥哥嗎?你喜歡他什麼呢?」

「我很喜歡很喜歡逸雪哥哥的,因為他每次來都給我帶禮物,還供我上學,我現在的學校就是他建的哦,很大很漂亮呢,我們再也不用在漏風漏水的教室里上課了!」丫丫一臉崇拜的嚷道。

她只知道辰家捐助學生,卻沒想到還建了學校!

丫丫興奮的手舞足蹈。焦急的繼續說道:「逸雪哥哥每個新學期都會給我們買新書包,過年還有新羽絨衣呢,是紅色的,可好看了。姐姐,逸雪哥哥也有給買你新衣裳嗎?」?

「沒有。」如涵憐惜的看著孩子,心口堵得難受。

「怎會沒有呢?是不是你不夠乖?」丫丫托著腮歪著頭幫她找原因。

如涵澀澀的一笑,「姐姐教你學口琴吧,等我回去了就給你寄新的口琴,給你們每人一個好嗎?」

丫丫開心的跳了起來,拔高聲音喊道:「這是真的嗎?你真的會送我口琴嗎?我很想學呢!」

「真的。我現在就教你!」受她的感染,如涵忍不住也跟著笑了起來。

她便將手裡的口琴遞給了丫丫,指了個位置說:「這是哆,你吹一下。」

孩子小心翼翼的在她指的地方輕吹了下。口琴立刻就發出了哆的單音,抬頭驚喜的看著如涵,「姐姐,我能吹響了!」

「對,就是這樣。你在旁邊這裡吸一下看看,就像吸果凍那樣。」如涵耐心的指導著。

「這是嘞。你試試。」

丫丫點了點頭試著吸了一口,果然發出「嘞」的聲音。

「姐姐,等我學會了就吹給逸雪哥哥聽,你說他會喜歡嗎?」

如涵頗為自信的說:「口琴猶如天籟之音,沒有人會不喜歡。」

「我不喜歡!」

逸雪略有情緒的聲音突然響起,還在聊天的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了站在門口的逸雪。

「丫丫,你爸喊你去吃飯!」面對孩子,他的嗓音溫暖了些。

丫丫「哦」了一聲跳下床,垂著頭快速的從他身邊跑了出去,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如涵眼尖的看到她的小臉有些紅暈,不禁唇角微揚,這孩子早熟啊,才多大就知道在自己仰慕的男人面前害羞了。

小時候,她好像也有過這樣的經歷。

如涵笑意加深的搖了搖頭,卻無意中與逸雪的眼神對視,馬上轉移目光,捋了捋頭髮,掩飾心裡的小尷尬。

逸雪不疾不徐的走了過來,將手中的水盆和葯放置在一旁,在床邊站了一會便坐下了,伸手把她的腿抬起,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拎起水盆里的毛巾微微扭幹些,開始清洗。

「疼,好疼。你就不能輕點嗎」?如涵疼得冷汗直飈的嚷嚷道。

逸雪睇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忍著」。

他側頭看向她腫得像饅頭的腳踝,放輕了手上的動作,敷上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麼的草藥後,也包上了紗布。

「這藥效果好嗎?我幾天能復原?」也許是想分散些痛感,如涵試著與他聊天。

逸雪淡淡的說,「你最好不要著急,安心的養傷,如果不好好養傷會留下病根,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如涵嘆了口氣,撅著嘴欲哭無淚的抱怨道:「今天的事都怪你,去和那什麼凈能師父聊什麼要聊這麼久?害得我都快餓暈了才去找你的,如果不是因為去找你,我就不會受傷,不受傷就可以早點回家了,你要負責!」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