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九零章 山裡的夜

第一零九零章 山裡的夜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11 17:44  字數:2413

「我睡床上」。

「你就不能有點紳士風度嗎?」如涵不滿的嘟嚷道。

逸雪拿過電腦靠在床頭,睇了她一眼,「紳士只對淑女有風度」。

如涵氣不過的衝到他面前,「你是說我不是淑女嗎?你自己沒風度就沒風度,幹嘛要轉著彎罵人!」

「至少淑女不會這麼大聲說話。」逸雪看著實事新聞,假裝不看她,卻一直用餘光掃視,「淑女所受的教育里,會令她明白夫妻不該分chuang睡」。

「就算我不是淑女,你也不是紳士!」如涵被噎了一下,冷哼了句,「我去洗澡了,你自己慢慢享受你的大chuang吧」。

說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拿了衣服出了房間。

逸雪眼神晦澀的盯著那抹倩影,輕嘆了下。

這趟武夷山之行,一來是想帶如涵散散心,二是想讓如涵暫時離開,躲開趙剛。

他不想讓他們再見面了,這個男人帶給如涵的傷害和麻煩夠多了,到此為止吧。

他是那麼在意她的感覺,她笑,他也笑;她害羞,他心悅;她生氣,他痛心

他的情緒總是被她的所影響!

逸雪合上了電腦,********走了出去。

遠遠的便看到如涵一個人坐在院子里的台階上,手裡拿著根小木棍,也不知道在地上劃著什麼。

他緩步走近她,才發現原來她畫的是個王八,旁邊還寫著「逸雪大壞蛋。」

逸雪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將外套攏在她的身上,「有這樣罵自己老公的老婆嗎?」

如涵被嚇了一跳,「你走路不出聲,是想嚇死我了再娶一個嗎?」

「就你一個我都搞不定,還再娶什麼?」逸雪無奈。

山裡的夜晚很涼,或者應該說是很冷,空氣霧蒙蒙的。到處都是水,濕氣非常的重。

逸雪忍不住關切道,「冷不冷?」

如涵用小木棍把地上的字跡一下一下的劃掉,笑著說道:「你放著你那溫暖的大chuang不睡。跑出來做什麼?」

「那也是你的chuang。」逸雪蹙著眉,在她沒反應過來前就把她抱在了腿上,「地上涼,你身體不適,別感冒了。」

「感冒就感冒。不用你管!」如涵賭氣的推搡著他。

什麼她的chuang?

明明就是他的,想跟他借幾晚都不行,還說她不是淑女,這會假好心的做給誰看?

逸雪按住了她掙扎的身子,將她緊緊的禁錮在懷裡,好笑的看著她,「不讓我管,你打算讓誰管?嗯?」

眼見和他比氣力根本就是徒勞無功的事,如涵只好認命的放棄了。

不過不得不承認,他的胸膛很滾燙。像火爐似的炙烤著她,伴隨一股淡淡的松香味充斥著她的鼻腔。

很快,她原本冰冷的身子開始暖和了。

好像連同心,也有點暖了……

四周很安靜,靜得能聽到彼此糾纏在一起的呼吸聲。

漸漸的,如涵的眼皮越來越重,瞌睡鋪天蓋地的襲來,她往他的懷裡鑽了鑽。

突然,她想到有個問題還沒弄明白,「逸雪哥。你怎麼連山裡的人都認識呀?這個老鄉好像和你很熟?」

逸雪目光一滯,沒有答話。

「逸雪哥,到底是怎麼回事,告訴我嘛!」如涵戳了戳他的胸口。

逸雪抓過她搗亂的小手。輕輕的貼在了臉上,緩緩道來:「我和他早在幾年前就認識了。辰氏資助了很多山裡的孩子,供他們到城市裡上學,他女兒就是其中之一。他為了感謝我們,坐了幾天的車,拿著家裡的土產。送到了公司。從那以後,我們就認識了,每逢年節,我家都能收到他寄來的土產。他女兒已經快大學畢業了,成績很不錯,我打算把她讓她到辰氏福建分公司上班。」

「哦,原來是這樣。這就是贈人玫瑰手留余香吧。怪不得他對你這麼好。」如涵強打著精神,由衷地讚歎。

漸漸地,她的睡意越來越濃,意識也越來越模糊,終於再也抵不住的合上了眼。

也不知過了多久,漫天的雨霧轉為雨點落在他們的身上,逸雪緊緊的圈住了她,將她小小的身子完全納入懷裡。

抬首,他看向遠處層疊起伏的山巒,低啞沉涼的嗓音恍如來自幽谷,「」

晨曦中的古鎮,安靜又美好。

木板的騎樓,石板的路上,來往的大都是當地的居民,街上的店鋪早早就開門了,雖然一天也沒有多少客人,但這種安然平和的氣度,讓大城市裡的人自愧不如。

如涵醒來時發現是在床上,逸雪卻不知去了哪。

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是完好的,地上也沒有鋪蓋,難道他們昨晚睡在了一起?

昨晚他的懷抱過於溫暖,以至於她才靠了一會就睡著了,搞得如今一點也記不起是怎麼回的房間怎麼上的chuang,只記得最後問了他,為什麼和那個老鄉那麼熟。

然後,他的回答是什麼了?

是說他資助過他孩子上學嗎?

「你醒了?」逸雪推門而入,淡淡的看著她,「我等會要去寺里,你在這裡呆著別到處亂跑」。

聽到他這麼一說,如涵半眯的眼睛頓時睜大了,「永樂寺嗎?我也很想去,帶上我吧好么?」

「爬山太累了,我怕你受不了。」說話間,逸雪轉身就要出門。

「小雪花,你聽到了沒?不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如涵見他要走,急忙跳下床,一把扯住他的胳膊,「拜託拜託。」

「求求我,也許可以帶著你。」逸雪不疾不徐的說。

如涵錯愕了一下,立刻嘴角上揚,故意做作的喊道,「逸雪哥,求你啦!」

他充耳不聞的更正,「叫老公」。

老公?

雖然他以後會是她老公,可是感覺還是有點彆扭,她實在喊不出這兩字。

逸雪睨了她一眼,撥開她抓住他胳膊的手,冷冷的說:「不想叫就不要勉強。」

「不是不想叫,而是覺得怪怪的,畢竟咱們還沒結婚,我」如涵糾結的皺著眉。

PS:周末又到了,親們周末開心哦!逸雪和如涵的福建之行,會不會很浪漫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