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八九章 陪她散心

第一零八九章 陪她散心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11 10:31  字數:2572

?「涵涵,你怎麼了,叔叔沒事了,你不是該高興嗎?」見她突然哭出來,逸雪既心疼,又驚訝。

逸雪摟緊如涵的腰,想給她安慰。

「逸雪哥,你知道嗎,我一直恨自己,知道怎麼急救,卻救不了爸爸,今天終於給我個機會,讓我救了這個叔叔,我……」情緒激動下,如涵泣不成聲。

逸雪一把將她攬入懷中,輕拍著她的背,柔聲說道:「涵涵,不要總這麼想,沈叔叔離開只是個意外,不能怪你。沈叔叔若是知道你這樣折磨自己,一定會心疼的。」

@豬@豬@島@小說wwW.zHUzhUdAo.Com在逸雪的勸慰下,如涵漸漸止住了哭聲。登記時間快到了,逸雪拉著如涵,辦理登記手續。

「逸雪哥,你昨晚怎麼突然出去了,還有,你今天怎麼突然想去福建?」上了飛機,如涵一股腦兒地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逸雪被他一連串的問題弄得有些發懵,「昨天晚上李助理給我打電話,說逸雲的秘書交待了很多事兒,我一時著急,就親自過去了。這女人只認錢,和逸雲在一起也是為了錢,所以我們錢給到位了,她該說的都說了。至於,我為什麼帶你來福建嘛……只想帶你出來散散心,阿姨也同意的。反正我也沒去過武夷山,你就當陪我好了」。

「那你昨晚為什麼去酒吧喝酒?」

如涵不想剛過一個問題。

「這個嘛……昨天聽逸雲秘書說了那麼多,我心情很不好。我從沒想過我的親堂哥會背著我幹了那麼多對不起辰家的事兒。所以就去喝酒了,借酒澆愁嘛!」逸雪在她的小鼻子上捏了一下,語氣像極了哄小孩子。

「哦,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你生我的氣呢。」如涵鬆了口氣,心裡的石頭總算落地了。

「我幹嘛生你的氣?」

「因為他給我打電話呀,所以你就不高興了。」如涵嘟囔著嘴說道。

「他給你打電話是他的事兒,和你有什麼關係。放心吧,你未婚夫沒那麼小心眼兒,不過。有一點點點不高興倒是真的。」

逸雪凝著她。良久後才撇開臉,調整了下坐姿,閉上眼睛。

前一晚幾乎沒睡,他真想好好睡一會兒。

如涵對著逸雪做了個鬼臉。也閉上了眼睛。她確實很困。昨晚基本就沒睡,這會腦袋不但漲痛還很沉重。

她挪了挪身子,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很快進入了夢鄉。

在她睡著後,逸雪卻突然睜開了眸子,轉首看著靠在他肩膀上的她,輕輕的替她拉高了薄毯。

她的皮膚很白,而且白中透著粉紅,修長的頸子像天鵝般優雅,原本束起來的頭髮已被她解開,垂順的蓋住了半張小臉,靜靜睡著的樣子很乖巧,瞬間讓他的心下暖暖的。

逸雪不自知的揚起了唇角,眼神盛滿了柔情,為了防止她因熟睡後下滑磕到臉,他便單手托著她的下巴,就這麼盯著她。

也不知過了多久,如涵被輕輕的搖晃驚醒,迷濛的睜開雙眼。

「你的口水都流到我襯衣上了,睡得跟小豬一樣。」逸雪一臉笑意。

她本能的摸了下嘴角,「哪有口水?」

「已經幹了。」

「你瞎說!我才不會流口水」。

如涵瞪著他,「睡覺流口水的人是因為體內濕氣重,我身體好著呢!」

逸雪淡淡一笑,「還不快起來,是要在飛機上過夜嗎?」

「小雪花,你剛才好粗魯,搖得我頭疼。」如涵故意撒嬌,實際上,逸雪的力道輕柔得很。

眼見逸雪要下飛機,如涵不再喋喋不休,屁顛屁顛的趕緊跟上了他。

出了機場,早已有人在等候。

在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後,他們到達了一個古鎮。

這裡的建築很古樸,多以木質為主料。

天空中飄著霧蒙蒙的細雨,周圍的樹林綠的愈發的生動起來,讓人有置身世外桃源的錯覺。

如涵踩在青石板鋪的小路上,新奇的摸摸這摸摸那兒。

她仰起臉,深深的吸了口氣,呼吸間有點濕濕膩膩的,不像城市裡那般乾燥。

「我們今晚在這住下好嗎?我喜歡這裡」,她可憐巴巴的看著逸雪,懇求道。

逸雪寵溺笑道,「咱們一起去我朋友家住,他家很有特色,你一定喜歡!」

如涵眼睛一亮,「住老鄉家啊,太好了!」

「他家只提供一張床給我,你確定還要和我一起嗎?」逸雪很喜歡逗她,故意這樣說道。

如涵偏著頭凝神想了想,她現在身子不便,就算睡在一起也不怕。不過,為了氣他,她還是問道:「可以打地鋪嗎?」

「可以!」逸雪走在前面,抬腳便進了一戶人家的門,頭也沒回的說:「不過是你睡。」

什麼?

這男人實在是太沒風度了,大冷天的竟然忍心讓女人睡地上,真是一點同情心也沒有!

如涵癟著嘴,垂頭喪氣的隨著逸雪走了進去。

戶主人是個男人,約摸四十歲出頭,古銅色的臉龐上透著山裡人的質樸。

在聽說她是逸雪的未婚妻後,詫異不已,「這姑娘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女孩兒了,逸雪,你真有福氣。」

逸雪手法熟練的先洗過一遍茶,再重新泡上一壺,逐個倒入精緻的汝窯杯中,不置可否的說,「當然了,我選的,一定是最好的。」

話畢,他拿起其中一個小杯,放置鼻尖聞了下茶香後,便一口飲盡。

男人瞭然的點點頭,將泡好的茶遞給如涵,微笑道,「這是武夷山的大紅袍,你嘗嘗。」

如涵趕忙接過,學著逸雪的樣子一口喝下。

剎那間,感覺唇齒芳香馥郁,似有淡淡的蘭花香,腸胃熱熱的很舒服。

端倪了會手中比她拇指頭大不了多少的杯子,無比感慨道,「如果是夏天,這得喝多少杯才夠啊?」

「這是品茶,不是為了口乾才喝的」,逸雪淡淡的說,「製作大紅袍必須要天時地利人和,三者合一才能做到極致。」

口不幹的為什麼還要喝茶?說得這麼深奧,她一點都沒聽懂是什麼意思。

如涵又連續喝了兩杯,管他呢,反正她只知道這茶好喝就行了。

晚飯後,他們被安排在一個十分寬敞的房間。

如涵四周環顧了下,厥著嘴戳了戳床板,「這chuang好硬,就只在木板上鋪了床薄棉被而已,明早起來會不會腰疼啊」?

「你不是要睡地上的嗎」?逸雪脫下外套掛在一旁。

「地上好像比這床還硬還冷,要不你睡吧。」如涵調皮的眨著眼睛,故意逗逸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