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八七章 夢境

第一零八七章 夢境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09 05:39  字數:2453

逸雪粗重的氣息鼓動著她的耳膜,「我不會見他。)」

雖然聲音很低,卻還是傳到了趙剛的耳朵里,「涵涵,你旁邊有人嗎?」

如涵緊眯著雙眼,暗忖這個小雪花怎麼這麼愛吃醋。

不過,也不怪他,誰讓趙剛這麼晚打電話呢?

他不僅吃醋,還很生氣吧?

未婚妻躺在旁邊,卻在和別的男人打著電話,換了誰都會不高興,所以他才故意使的壞。

她怔了一下,抬手搭上逸雪的脖頸,對著電話說道:「我困了,該睡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晚安。」

話畢,便先掛斷了電話。

逸雪詫異的抬頭,深凝著她,心口微微的震動了一下。

「涵涵!」他有些動情的親吻她的眼睛,她的鼻尖,最後停在她的唇間,輕喚著她。

如涵雙手反扣住他的脖子,調皮說道:「你故意搗亂的嗎?其實你不必這樣子。」她抬眼與他對視,目光真誠,「我和他早就結束了,沒有任何關係,如果非要說有,就是單純的同事關係,以後也是,不會改變的。他就是想請咱們吃個飯,表示感謝,他還讓我替他謝謝你。」

「謝我什麼?幫他聯繫醫生嗎?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換成是誰,我都會救的。」逸雪撐起了身子,不以為然的說,眸底深處有一絲不屑。

逸雪最瞧不起這種沒擔當,隨意玩弄女人感情的男人,他救他,只是處於人道主義,所以,他不需要他的感謝,也不想見這個男人。

她收回了扣著他脖子的手,有些愧疚的垂首,「對不起,逸雪哥。都是因為我,才給你填了這麼多麻煩。」

他的臉色有所緩和,淡淡笑道:「不麻煩,就當我做了件好事吧。」

話音剛落。逸雪的手機響了起來,今天這是怎麼了,總是這麼晚打電話。

逸雪拿過手機一看,是李助理打來的,他臉上一沉。走到洗手間,接起了電話,不知對方說了什麼,他只說道:「你等著我,我馬上就到。」就掛斷了電話。

「涵涵,我有點事,必須馬上出去下,你不用等我了,早點睡。」

不等如涵反應過來,他快步離開了房間。

很快。樓下便傳來了汽車引擎發動的聲音,由近至遠的呼嘯而去。

到底是什麼事,他怎麼這麼匆忙出去?

如涵納悶,但見他著急,也不好多問。

她躺在床上,瞪著淡藍色的天花板,漸漸有了睡意……

藍色的天空,藍色的那個他

那個天,天空蔚藍,遠處漂浮著幾片魚鱗狀的雲朵。

在興嶺的山下。猶如童話般的夢境中,一個穿著紫格子襯衫的男人,正背著一個頭戴著花環的女孩,哼著小曲。慢悠悠的在花叢里走著。

金色的陽光毫不吝嗇的灑在男人的臉龐,明耀了他近乎完美的五官。

微風從身後撫過,將女孩一頭柔軟的長髮輕輕揚起,瞬間芬芳了他的呼吸。

女孩的手裡舉著一把金銅色的口琴,隨著風吹過花田的波浪輕輕搖擺。

她調皮的上下擺動著雙腿,傾身挨近男人。將口琴放置他嘴邊,嚷嚷道:「豬哥,我想聽《風吹麥浪》,你吹給我聽好嗎?」

「傻寶寶,這裡都是櫻花,又不是麥田。」趙剛咧嘴一笑,將背上有些下滑的身體,往上推了推。

如涵不依的扯他的耳朵,嗔怒道:「我就要你吹,就要!你敢不答應嗎?」

趙剛假裝被扯痛的討饒,待她滿意的放手後,才用托著她臀部的手,拍了她一下,「你就捨得這麼對你的未來老公嗎?」

「誰是你老婆了?人家可沒答應嫁給你,你別自作多情了!」如涵嬌羞的垂打他的肩膀,雙頰嫣紅。

「都說豬八戒背媳婦,既然背了就是老婆了,你不嫁我還能嫁誰?」

「你是豬八戒嗎?」她笑嘻嘻的調侃道。

趙剛頓步,微微側過頭,認真的許諾,「我是不是豬八戒沒關係,關鍵是你是我老婆,這輩子是,下輩子也是,下下輩子都是!」

如涵心口一陣甜蜜,靠在他背上,雙手交叉的摟著他的脖子,有些感慨道,「豬哥,如果我們能永遠這樣該有多好啊!」

他小心的將她放了下來,捧起她的巴掌臉,目光堅定,「寶寶,你要相信我,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

說完,趙剛撥開粘在她臉上的髮絲,輕輕的貼上了她的唇。

在感覺到她的顫抖,他微微挪開了些,等她適應後,再次貼了上去。

許久,他剛毅的下巴抵在了她的發頂,「相信我,我們一定會永遠幸福下去的!」

如涵緊緊的圈住了他,聞著他身上夾帶著汗水陽光的味道,燦爛的笑容像花兒般,綻放放在他的胸前。

豬哥,我也愛你!

……

一陣激動中,如涵猛地醒了過來……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夢見他,還是這樣一個夢!難道是因為他的電話,難道是因為他現在這個樣子,讓她心生憐憫,想到了過去的美好時光?

夢醒後,如涵許久才再次入睡。

翌日,清晨。

春日裡的陽光從厚厚的雲層穿過,一掃連日來的陰霾,睡夢中的如涵被一陣刺耳的門鈴吵醒,嘟嚷了幾句,便披了外套下了樓。

昨晚她翻來覆去的,做了幾個夢,快天亮才睡熟,畢竟是處在陌生的環境,房子還那麼大,半夜只要聽到一點聲響,她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連洗手間都不敢上。

如此這番折騰幾次後,她索性用被子蒙住頭,嘴裡不斷的念著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