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八六章 懲罰她

第一零八六章 懲罰她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09 05:39  字數:2362

「喝了吧,會舒服點。」逸雪將手裡的碗遞給她。

如涵抬眼睨了他一眼,往碗里看了看,接了過來,「這是什麼」?

聞著那味好像是紅糖姜水,他煮的?

「是誰告訴你,女人來大姨媽時要喝紅糖姜水的?」

逸雪微微一笑,輕描淡寫的說:「剛在網上查的,正好家裡有紅糖,順便就煮了」。

如涵對著碗輕輕的吹了吹,淡淡的說道:「很多網上還有影視劇里,是有說過紅糖對女人經期、產後有補血補鐵的功效。其實,營養學家們曾做過這方面的實驗。事實證明,如果真想補血呢,可以食用動物的肝臟、瘦肉和紅棗等,而紅糖補血的說法是錯誤的,這是個誤區。」。

「哦?既然如此,就別喝了。」逸雪眼神一滯,想奪過她手裡的碗。

如涵手一偏,噗嗤一笑,「我又沒說我不喝,」話音落下,頭一仰「咕嘟咕嘟」的就喝乾了。

舔了舔嘴角殘留的糖水,她一副打一棒丟顆蜜棗的樣子,安慰道:「雖說這紅糖沒有補血的作用,不過因為放了生薑,倒是可以祛祛體內的寒氣,緩解一下腹部的不適,而且對低血糖的人也是有益的。」

逸雪沒理會她的自圓其說,拿起桌上的吹風機,有些生硬的幫她吹著未乾的頭髮。

「不勞您辰總,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如涵還是不太習慣別人幫忙吹頭髮。

他卻不依,充耳未聞的做著手上的事,任那如絲綢般滑順的髮絲穿梭於指尖,他的心一下子柔軟了起來。

兩人都沒說話,氣氛有點冷場,為了打破沉默,如涵無聊的開始了無聊的八卦,「在我之前,你有幫過別的女人吹過頭髮嗎」?

逸雪淡淡的回道:「沒有」。

「那你有給別的女人煮過紅糖水嗎」?

「沒有」。

「那穿鞋呢?」

「沒有。」

「你有追過女孩子嗎?」

「沒有。」

如涵抬眼瞪著他,皺著眉。不滿的嘟嚷道:「你除了這兩個字,就沒有有別的答案了嗎」?

「沒有,因為你都是第一個。」

「這個……我倒是信,我相信你不會騙我。也不敢騙我的!」說完,她撒嬌似的踩了他一腳,揚聲道:「你乾脆和我說,你是個純潔的小男孩兒算了!」

「我不是什麼純潔小男孩兒,只是你問的那些。我確實沒有做過」,逸雪從身後抱住了她,一張俊臉貼在她的耳畔。

他的氣息噴洒在她的頸窩,痒痒的,如涵側開頭躲了躲,「那也沒追過女孩子嗎?如果你這麼說,我是肯定不會相信的。」

「是有談過戀愛,不過沒追過女孩。」呼吸間是她身上淡淡的沐浴乳香味,和他是一個牌子的。

想到這,心口暖暖的。他緩緩的揚起了笑容,往她頸窩深處鑽了鑽。

「這是什麼意思?沒追過女孩,還談了戀愛?」如涵凝神想了想,疑惑的追問,「你的意思是,是女孩們追的你?我明白了,小雪花很有魅力嘛!」

她「嗤」的一笑,這個小雪花,誇自己不帶贊字!

逸雪圈緊了她的腰,低低的笑著。眸底儘是寵溺。

一旁的手機又開始叫了,如涵這才想起,剛才沒接電話的事,

用手肘頂了頂他。微微側過頭,「我接個電話,你先放開我。」

「不放!」他拒絕道。

如涵翻了下白眼,這是個總裁該說的話嗎?

怎麼這麼幼稚,和他平日里的作風一點都不吻合,難道男人在外和在家都是兩個樣的嗎?

「也許是誰有急事找我呢?」如涵嘆了口氣。和他商量著。

良久,逸雪一個標準的公主抱,將她騰空抱起,摟著她一起靠在床頭。

伸手拿過一直叫個不停的手機,只看了一眼,他便蹙緊了眉頭。

如涵湊近他身邊,搶過手機,「誰啊?」

怎麼回是他,這會兒還打電話?

如涵本想拒接,不過想到她和他再無任何關係,拒接反而會讓逸雪懷疑,倒不如接起來聽聽他說什麼。

她滑下接聽鍵,嗓音清脆,「這麼晚了你還沒睡呢?」

又是趙剛,都要去美國治療了,還陰魂不散的纏著她,瞧她那一臉溫柔的樣子,他看著就酸酸的。

逸雪攬過她,將她圈緊在懷裡,手指緩緩的遊走在她的腰間。

「涵涵,剛才怎麼沒接電話?」電話那頭傳來趙剛低沉的聲音。

如涵垂著頭,面色尷尬,也許是不常撒謊,此刻雙頰不禁暈紅,「我剛才出門沒拿電話,現在剛回到家呢,你找我有事啊?」

「哦,也沒什麼事,就是……我過幾天就走了,想請你和辰逸雪吃個飯。」,趙剛舒了口氣,微微一笑,「你看,後天方便嗎」?

「什麼?請我們吃飯?」如涵詫異的嚷道。

正埋首在她頸窩的逸雪,慢慢勾起了唇角,輕咬了下她的香肩,修長的手指便如靈蛇般從她的睡裙底鑽了進去。

「啊!」如涵一把按住了他不安分的手,狠狠的瞪著他,用唇語一字一句的警告道:「別-搗-亂!」

「涵涵?你怎麼了」?趙剛的語氣透著疑惑。

如涵故作鎮定的清了清嗓子,「啊,沒事沒事,有隻蟑螂飛過,嚇到我了。」

趙剛笑了笑,無比溫柔的說:「你啊,向來最怕蟑螂了,我記得我還幫你捉過,這麼多年了,一點都沒變」。

身上那無處不在的手,此刻正由下至上的滑動,他不喜歡聽到這個男人的聲音,懲罰性的刺激著如涵。

如涵連脖子都紅透了,她確定他是故意有意成心搗亂的!

羞憤得恨不得掐死眼前這個罪魁禍首,只希望這個電話能快點結束,「你不用這麼客氣,什麼都不要想,安心養身體吧,希望你早日康復。」

「涵涵,我......」,趙剛頓了頓,不知如何開口,只得婉轉的說道:「我想請你替我和他說聲謝謝,他能幫我,我真的很感激。」

電話是聲音很大,趙剛說的話,逸雪都聽到了,他微微一怔,有些失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