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八一章 生死邊緣

第一零八一章 生死邊緣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3-03 05:11  字數:2287

?

cpa300_4PS:涵涵開始恢復更新了,身體好多了,感謝讀者君們的理解和包容,閱讀愉快哦!

「如涵,他被人打了,傷的很重。」大朋沒多說一句話,直奔主題。

前一晚,趙剛給他打來電話,聲音虛弱,還沒說上一句完整的話,手機就掛斷了。等他到趙剛的公寓,看到的就是觸目驚心的一幕。

趙剛躺在地上,在他頭部附近,是一大灘血,血還沒凝固,看樣子是剛受傷的。

大朋當時就慌了,連忙給120打了電話,待120趕來時,趙剛氣息更加微弱了,醫生說,他流血過多,就算是醒過來,也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了。

情況緊急,需要做手術,大朋不敢耽擱,在路上就給趙剛家人和劉春艷打了電話,救護車到醫院沒多久,趙剛父母和妹妹就相繼趕過來了,只是劉春艷還沒到。

就在大朋以為她對趙剛絕情的時候,她帶著趙文俊來了,臉上還掛著淚痕,能看出來,她剛剛哭過。

生死邊緣,總是能流露真性情的時候。

趙父用顫抖的手在手術單上籤了字,趙剛被推進手術室的剎那,趙母急火攻心,暈倒在地上,一時間,亂成一團糟。

趙父的叫喊聲,趙文俊的哭泣聲,回蕩在醫院的走廊里,大朋深感刺心,卻不知做什麼才能幫到他們。

「大朋,趙剛是怎麼了,怎麼傷成這個樣子?」劉春艷把大朋拉到一邊,哽咽著問道。

「我也不清楚,我到他家的時候,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不過,可以確定,是有人把他傷成這樣,他家的地上,有一根鐵棍,上面還有血跡。」大朋如實答道。

「什麼。有人傷他?你可知道他得罪了什麼人?」

對於趙剛得罪了誰,大朋心裡清楚,只不過,沒有證據。他還不敢確定。

看大朋面露難色,劉春艷急了,「大朋,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藏著掖著的。他都傷成這樣了,咱們必須找出傷他的人是誰!」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我記得馮峰來找過趙剛,說如果他妹妹醒不過來,他一定給趙剛好看。」

「那……馮雪醒了嗎?」提到這個女人,劉春艷厭惡至極。

大朋微微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那就對了,那就多半是他了,不,肯定是他!大朋。他在哪兒,你帶我去找他!」劉春艷又急又氣,語氣里都是命令的味道。

「馮雪還在住院,他應該在旁邊的病房。」

順著大朋目光的方向,劉春艷看到一個病房門口,坐著兩個人,其中一個看起來三十齣頭的男人,正向他們這個方向看來。

劉春艷剛要走過去,被大朋攔住了,「艷子。咱們沒有證據,不能就這樣去找他。萬一他不承認,咱們也拿他沒辦法!」

「我不管,我偏要問問他。他不承認,就讓警察來查!」氣急之下,劉春艷力氣大得很,大朋根本叫不住她,眼看著她離馮峰越來越近,他也只好跟了過去。

「誰是馮峰?」劉春艷厲聲問道。

馮峰緩緩起身。警惕地反問道:「你是誰,找馮峰幹什麼?」

「我是趙剛的……前妻,趙剛被人打傷,已經進手術室了,我想知道,這是不是馮峰幹得?」

劉春艷問的很直接,馮峰不由得笑了,這女人估計是瘋了吧,誰又不是傻子,能承認自己打人嗎?

「你笑什麼?告訴我,誰是馮峰?」劉春艷感覺自己受了侮辱,氣得更厲害了。

「我就是馮峰,不過我告訴你,趙剛傷成什麼樣,不關我的事,我妹妹還在特護病房裡躺著,我沒時間管他怎麼樣了!」

相對於劉春艷,馮峰在氣勢上更勝一籌,從表面上,劉春艷還真不能確定他就是兇手。

「你不是恨趙剛嗎?所以,你有很大的嫌疑。」

「沒錯,我是恨他,要不是他我妹妹不會昏迷不醒。我妹妹才二十幾歲呀,就被他害成這樣!如果我看錯,趙剛也進手術室了吧,太好了!這就是他的報應!」馮峰情緒激憤,和劉春艷的距離越來越近,口水四濺,幾乎噴到她臉上。

「哈哈,真有意思!一個小三兒,勾引別人老公,還好意思說人家害了她!我看你妹妹是活該!我告訴你,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的幸福是不會長久的!你妹妹和趙剛都不是什麼好人,別在這兒裝純潔聖女!」

自從知道趙剛和馮雪勾搭在一起後,劉春艷第一次這麼痛快的罵人,憋了已久的話說出來,頓時覺得舒服了許多。

「你……」劉春艷的一席話,讓馮峰啞口無言,是呀,他也知道,是妹妹勾引趙剛在先,妹妹用到的那些伎倆,他都清楚。

他早就看出妹妹對趙剛有好感,只不過不敢多想,直到她和趙剛的醜聞鬧得沸沸揚揚,他追悔莫及,只恨自己當初沒及時遏制,才讓妹妹在歧途上越走越遠,讓父母臉上無光,甚至讓馮家的祖宗蒙羞。

「馮峰,我告訴你,現在是法制社會,至於是不是你把趙剛傷成這樣的,我會請警察調查。趙剛不會白受傷的!」

劉春艷恨馮雪,更恨趙剛,可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和趙剛生活十幾年,還有孩子牽絆,要想真正斷情,恐怕很難。

幾個小時後,趙剛被推出手術室,醫生說還沒過危險期,需要再觀察幾天,如果幾天後他能醒過來,就沒事了,不然,恐怕會變成植物人。

在眼看著天已破曉,東方露出魚肚白,劉春艷的心卻越來越暗沉,就好像,再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