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八零章 又一次報應

第一零八零章 又一次報應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2-29 15:58  字數:2277

ps:涵涵這兩天腸炎,一直不舒服,更新晚了。可憐的涵涵,又要去躺著了,大家晚安!

逸雪站起身,將她的手緩緩拉下放在腰後,張開雙臂抱緊她。感覺到懷裡女人的顫抖,他有些愧疚地抬起手,在她背上輕輕地拍了拍,像安撫哭鬧的嬰兒般一下接著一下,「對不起,涵涵,我不該懷疑你。」

不知道是他的話起了作用還是他手上的動作,如涵慢慢地安靜下來,軟軟地靠在他的身上。其實她要的東西並不多,她只想守著他和母親,過著幸福安穩的日子。

夜涼如水,別墅內靜溢安寧。頭頂上溫黃色的燈光照在身上,投射出明暗兩極的色彩,卻是暖暖的很溫馨。

燈下的一對璧人,笑顏如花,滿滿的都是幸福……

翌日,辰氏集團總裁辦公室,逸雪和如涵通完話後,揉揉了眉心,他實在還是很擔心如涵。如涵回公司上班,趙剛完全有可能故技重施,再去公司騷擾她。他又不能24小時跟著她,不找個得力的保鏢,他還真是不放心。

「咚咚咚」

李助理帶著一個約摸三十齣頭的男人進了辦公室,「辰總,這就是我跟您提起的朋友。」

逸雪毫不避諱地上下打量著來人,拿過李助理遞過來的個人簡歷看了看說,「阿強是吧?你年紀不大卻獲得了多次射擊和散打冠軍,還做了十年的私人專業保鏢,想必你的個人實力不容小覷。如果我今天錄用你,價錢自然不會虧待你。但是我要你保證,即便豁出性命也一定要保證我未婚妻的安全。你能做到嗎?」

「保護僱主本就是我的職責。」阿強言簡意賅地道。

逸雪定定地盯著他的眼睛,想從裡頭窺探出些許的假意或膽怯,可面前的男人神情堅定,骨子裡透著無畏、果敢。

半響,逸雪滿意地笑了笑,伸出右手說,「恭喜你。你被錄用了。」

接下來。他將如涵的地址告訴了他。看著阿強離開,他長吁了口氣。雖然這樣不能讓他完全放心,但最起碼如涵的安全有了保證。

「辰總。你不用太擔心,以我對阿強的了解,他一定會盡心保護沈小姐的,再說。那個男人根本不值得一提,他不敢對沈小姐怎麼樣。」見逸雪憂心忡忡。李助理心有不忍,勸慰道。

「嗯,希望他老實點吧,不然。我該讓他進去待一段時間了。」逸雪跌坐在沙發上,眼裡閃過一絲狠絕。

對趙剛,他絕不再容忍!哪怕他做出一點點對如涵不利的事兒。他都要他好看!

修整了一段時間,趙剛已經回公司里上班了。不過。他明顯感覺到,公司里的很多同事對他的態度很不一樣,都用帶著異樣的目光看著他,讓他很不舒服。

主編把很多繁雜的事兒都交給他,直到忙到夜裡十點多,他才處理完。

一個人回到公寓,一片漆黑,死寂。

趙剛推開門,走進兩步才把門關上。伸手「啪」地打開客廳的大燈,忽然眼前一個黑影閃進來,他還沒反應過來便頸側一痛,頓時一陣眩暈,昏倒在地。

迷迷糊糊間似乎被拖行了一段路,還好身~下是厚厚的毛絨地毯,讓裸~露在外的肌膚並沒有刮傷。然後他整個人被粗魯地扔在一個物體上,後腦勺也隨之撞了上去,疼得他即使在昏迷中也忍不住痛呼出聲。

他的雙手被人反剪固定在那個物體上,感覺像是張椅子,很快腳也綁住了,勒得很緊很疼。

是誰,是誰跟著他進了家門?

他不敢想,他不能死,他要趕快醒過來!可是,頭好暈,眼皮好重,彷彿千斤般睜不開。

就在趙剛還暗自做著內心掙扎時,一盆冷水地潑在他的臉上。他本能地打了個寒顫,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眼前的人影有些模糊,隱隱約約看不大清楚,不得已他又閉上了眼睛,使勁再睜開。努力調整好焦距,終於那道身影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熟悉。

「是你?!」趙剛難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沒錯,是我。」

「你要幹什麼?」他確認被捆在椅上,是一張花梨木的餐椅,位置是客廳的中央,「你究竟是什麼人?這麼做到底為了什麼?」

那人往前靠近一步,將頭頂的燈光完全擋住,由高至低地俯視著她,不疾不徐的說道,「這話應該我來問你。你到底玩弄了多少姑娘的感情?馮雪對你那麼好,給你做飯,照顧你,到頭來你還是拋棄了她,還害得她昏迷不醒,像個活死人,你還有沒有良心!」

聽到這兒,趙剛明白了,這人是給馮雪報仇的。

「你是她什麼人?」

「我是他什麼人你不用管,你只知道,我是來替她討個公道的就好了!」

「你想怎麼樣?」趙剛還沒遇到過這陣勢,徹底嚇傻了,都帶著顫音。

「怎麼樣?讓你舒服舒服,讓你也嘗嘗昏迷不醒是什麼滋味!」說話間,男人已舉起手裡的鐵棍,嘴角嗜著一抹冷笑,慢慢走向他。

「大哥,馮雪昏迷不醒,真不****的事兒呀,我也不想這樣!再說,就算你教訓我一頓,馮雪也醒不過來,還不如讓我將功贖罪去照顧她,你說好不好?」

極度的驚恐之下,趙剛不知說什麼才好,把想到的,能為自己開脫的都說了出來。

「呵呵,你不用和我說這些,我只管拿錢辦事。」男人面不改色,根本不理會趙剛的求饒,他這才知道,這男人和馮雪沒關係,是花錢替人辦事而已。

他,徹底絕望了……

第二天,如涵剛從家裡走出來,就接到****的電話,對這個電話,如涵很避諱,想了想,決定不理會,把手機放進了包里。

可是電話一遍接一遍的響著,如涵沒辦法,還是接了起來。

電話那端,****的聲音格外凝重,如涵心裡一沉,似乎有不好的預感。

難道,趙剛又有什麼事兒了?這是如涵的第一個想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