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七五章 少有的霸氣

第一零七五章 少有的霸氣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2-24 13:43  字數:2472

逸雪的力道雖然不是十分大,但也讓如涵很難受。

「逸雪哥,我是……涵涵!我是涵涵……你快……放開我!」因為雙腿也被他壓住,她的四肢都沒辦法活動。

逸雪停頓了那麼一下,然後緩緩鬆開了手,他真是被刺激到了,喝糊塗了。

「我們在一起不好嗎……和我一起,我會比任何人都要愛你……」說著,逸雪的kiss又落了下來,帶著霸氣的侵略,這種霸氣,在逸雪身上是少有的。

他扯開了她的衣服,將她抵在牆上!

「涵涵……」他親吻她的耳朵的時候,在她耳邊喚著她的名字。

她就知道,他醉的不輕,這麼大的酒氣,聞一聞都能被熏暈。

如涵知道自己再不做點什麼,真的會被喝醉酒的逸雪給怎麼樣,他已經失去意識了,不是那個溫文爾雅的逸雪。

在逸雪打算抱著她到房間去的時候,如涵使勁的推開了他。

喝醉酒的逸雪本來就不怎麼清醒,被如涵使勁一推,整個人往後退去,跌坐在沙發上。

「涵涵……」即便是人事不省,逸雪還念著如涵的名字,只是聲音越來越弱。

如涵擔心逸雪再做出什麼事情來,她連衣服都沒有來得及弄好,就跑回房間,將房門反鎖起來,這才靠在門背上。

因為到了安全的環境,如涵整顆心都放了下來,她緩緩地順著門背滑了下來。

整顆心是抑制不住的狂跳。

現在的逸雪好嚇人,她真擔心他一個不清醒把她連骨頭帶肉的吃掉。

趙剛到底和他說什麼了,讓他這麼難受?或者說,他一聽趙剛接電話就誤會了,以為她和趙剛在一起。

如涵在房間裡面來回的走動,最後,她看到了鏡子裡面的自己。

唇有些紅腫。

她的手放在唇上,一下子就能夠想到那個略帶侵略性的kiss。

現在,她似乎都能夠感受到來自他唇上的溫度。

其實……她不該拒絕。不是嗎?

是她發現他和往日不一樣,近乎失去了理智,才打心底裡面拒絕,甚至不惜狠狠的推開他。然後慌亂的逃跑。

如涵再看著鏡子當中的自己,她發覺她的臉色,微微的變化。

並不是覺得逸雪冒犯了自己而生氣,而是因為他的痛苦而心疼!

想了想,如涵走出了房間。客廳里格外安靜。只聽到逸雪略顯粗重的鼾聲。

他睡著了,就睡在沙發上。

如涵緩步走過去,在他身邊蹲下,用極為溫柔的聲音喚道:「逸雪哥,起來了,去房間里睡好不好?」

逸雪並不搭話,臉上的表情也沒有絲毫的變化,看來,他睡熟了。

如涵擔心他在沙發上睡不舒服,繼續叫著他。聲音也越來越大,可是他就是不動。

俊目緊閉,好看的睫毛在凈白如玉的臉上投下兩抹朦朧的陰影,整個人都籠罩在靜謐的氛圍中。

看來想叫醒他是不可能了。

沒辦法,如涵只好放棄,回到房間拿了條被子,蓋在他的身上,關上了客廳的燈。

一晚上,如涵並沒有睡好,早上很早就起來了。出房間也都是輕手輕腳的,恐怕吵到逸雪。

哪知道都已經穿上衣服了,拿著包,似是想出門。可是一個站不穩,竟倒在地上。

如涵驚了一下,連忙走過去,蹲下來,拍了拍逸雪的肩膀。

「逸雪哥,你還是別出門了。起來去房間睡。」

看他面色微微發紅,如涵不禁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臉頰,很燙。

逸雪眉頭皺著,拉住了如涵放在他臉上的手。

「咳咳……涵涵,我好難受……」逸雪說話的時候,嗓子都是啞的,如涵剛才摸他的額頭,是真的很燙。

現在拉住她的手,傳遞過來的溫度,也是燙的嚇人。

看來是昨天晚上睡在這裡,受涼了。

「逸雪哥,你真不該在這兒睡。」如涵小聲嘀咕了一句,她不能讓逸雪在地上躺著,會加重病情的。

逸雪這個時候竟是非常聽話的,知道如涵要扶他起來,便順從的靠在她身上,但是沒有將全部的力氣都壓在她的身上。

「我先扶你回房間,然後讓李助理給你找醫生過來,看你也不是會去醫院的人。」如涵將逸雪的手臂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真的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才將他給扶了起來。

然後再一步一步的帶著他上了樓,將他放在床上。

她又馬上用逸雪房間的電話給李助理打過去,告訴他逸雪生病了,助理說馬上就讓醫生過來。

如涵做完這些,感覺整個人都虛脫了。

她那點體力,怎能招架得了逸雪那高大健壯的身體。若不是真的擔心他,她還真扶不動。

逸雪還穿著昨天的衣服,身上也混雜著酒精的味道,躺在床上的他,不斷的扯著自己的襯衫,看起來真的很難受。

她深呼一口氣,心裡既著急又心疼,就將衣袖挽了起來,上前去給逸雪脫衣服。

「咳咳……」逸雪劇烈的咳嗽了一下,因為不順暢,臉色更加的紅。

如涵只能加快手上的動作,給他脫了襯衫和……褲子。

如涵早就看過他全身,而且還不是一次,所以脫衣服這種事情,也沒有什麼臉紅的。

但是真的這麼近距離的看著逸雪那毫無瑕疵的身材,真的是多看一眼都會臉紅心跳的那種。

如涵只能別過眼,將被子扯過來,蓋在了逸雪的身上。

她又去衛生間拿了熱毛巾給逸雪擦了臉……和身體。

越擦,如涵覺得自己的臉越加的紅,她真的很少這麼照顧一個男人。

就在這個時候,逸雪睜開了眼睛,迷迷糊糊當中看到了一個人。

「涵涵……」逸雪眉頭微皺,覺得自己頭很痛,想不起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如涵立刻站好,將給逸雪擦身體的毛巾背在身後,好在,他看上去似乎清醒了。

「逸雪哥,你生病了,我給你換了衣服,還給李助理打了電話,醫生很快就來了。」如涵如實交代。

逸雪微微點頭,他能夠想到的是,昨天他給如涵打電話,結果卻是趙剛接的,至於他是怎麼去酒吧買醉,怎麼回到這邊的,他不記得了。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