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七二章 親自審問

第一零七二章 親自審問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2-21 08:33  字數:2320

程曉婷進了會議室之後,逸雪助理就把門關上了,她指了指門口,又看了看逸雪,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兒。)

「她呢?去滴眼藥水了嗎?」程曉婷將綠茶放在了逸雪面前,逸雲喜歡喝茶,為了討他歡心,程曉婷專門學習了泡茶,泡得一手好茶,但是公司的茶具比較簡單,所以就只能粗粗泡一杯。

逸雪端起茶杯,聞著茶香,雖然不是什麼上好的茶,但是香味還是有。

他小酌一口,她的茶泡的的確不錯。

「你覺得剛才那個人怎麼樣?」逸雪還是靠在會議桌上,將他完美的身材展現無遺。

一時間,程曉婷有點恍惚,她能想像到,這西裝之下,有著怎麼一副好身材,精壯的腰身不帶一絲贅肉,肩寬腰窄,而且……

程曉婷想到這裡的時候,不由得臉紅了,都在往哪裡想啊!

她覺得自己越來越無恥了,怎麼看著逸雪就能夠想到那麼多畫面,簡直沒救了。更何況,她還是辰逸雲的女人。

不過,她不得不承認,和眼前的逸雪相比,他的男人遜色了許多。

逸雪見她呆住了,也不知道她腦子裡面在想什麼。

「王小雲……長得好看,也能說會道。」她對王小雲的感覺就是如此。

當然,她知道王小雲也勾引過逸雲,只不過逸雲沒中招。「我是問你,假如你是個男人,你會喜歡這樣的女人嗎?」

程曉婷這才發現,自己和逸雪站的其實很近,只要他朝她這邊移動一些。她就能夠聞到他身上好聞的味道,而他,似乎是故意要往她這邊來。

「哦……要長相有長相,要胸有胸,辰總,你不會看上她了吧?」程曉婷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詫異的看著逸雪。

她早聽說逸雪不苟言笑。是個現代版的柳下惠。沒想到竟然對這種女人感興趣。

很明顯,逸雪被她的話氣到了,他向後退了一步。轉身道:「看上她?也太可笑了吧!恰恰相反,我最討厭這種女人,為了錢什麼事兒都做得出來!」

逸雪背對著程曉婷,她看不到逸雪的臉色。但她也不傻,聽得出逸雪的話似乎是在影射什麼。

是說給她聽的吧。她不是那種為了錢什麼事兒都能做的女人嗎?

為了逸雲的錢,她可以出賣自己的靈魂,替他做任何事,哪怕是不合理的。哪怕是違法的!

「是呀,這種女人是聽討厭的。」程曉婷臉刷的一下紅了,卻不知怎麼接話。只能這樣附和道。

逸雪猛地轉過身,用審視的眼神看著她。目光凜凜。

噗通一聲,程曉婷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他要開始訓話了嗎?這麼迫不及待就要處理她嗎?

程曉婷預感到,逸雪絕不是一時興起來酒店,他來,多半是因為逸雲,逸雲剛給她打電話,讓她銷毀一些有問題的文件,還沒等她做完,逸雪就來了。

逸雪是一個有絕對男子氣概的男人,只要他願意,哪怕只要展現一點點的氣質,就會把人迷得七暈八素,就因為這麼忽然間的靠近,就讓程曉婷腦子短路。

若不是有逸雲,她恐怕要繳械投降了。

「你既然討厭這種女人,為什麼要做這種女人?」沉默片刻,逸雪直白的問道,毫不留情面。

「什麼?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怎麼會是哪種女人?」程曉婷盡量提高聲音,儘管她明顯底氣不足。

「哦?你真當我不知道你和辰逸雲的關係?我的小嫂子!」

小嫂子三個字從逸雪口中說出,帶著明顯的嘲諷意味。

程曉婷這才意識到被逸雪給耍了,她氣紅了臉,竟也沒有顧忌到他的身份,米分拳就砸在了逸雪的胸口。

力道不大,大有撒嬌的姿態。

逸雪一把推開了她,她向後退了一步,險些站不穩。

「程曉婷,你看清楚了,站在你眼前的是我辰逸雪,不是辰逸雲,你這招兒對我沒用!」

逸雪輕輕拍了拍被她碰過的地方,一臉的嫌棄。

是呀,她習慣撒嬌了,卻沒想過,有人根本不吃這一套。

為了避免把事情鬧大,她強壓著怒氣,變了副臉色說道:「逸雪,你既然叫我嫂子,跟我計較什麼呀,我當你是自家人,才……」

「自家人?誰和你是自家人?且不說你只是辰逸雲的情人,就算你和他結婚了,我們也不是自家人了!你和辰逸雲都做了什麼,你心裡該清楚吧?」

說到這兒,程曉婷徹底明白了,逸雪果然是來興師問罪的。不過,辰逸雲剛剛叮囑過她,說他們是一根繩上的螞蚱,要她守口如瓶,什麼都不要說。

「逸雪,你說什麼呢?我和逸雲能做什麼呀,我一直協助他搭理酒店呀!」程曉婷扮作無辜的樣子,若是換做別人,或許就信了。可逸楠已經調查清楚了,只不過一些關鍵的文件在逸雲這裡保存,他們需要更確鑿的證據。

「程曉婷,我警告你,我之所以來找你,是想給你、給辰逸雲留點尊嚴,想給你們個機會,主動把我要的東西交給我。你若是不珍惜這個機會,我現在馬上派人去搜,我相信,很快能找到的。」

程曉婷和逸雪接觸不多,但在她的印象里,逸雪是個品貌不凡、清新俊逸的翩翩君子,今天這樣的逸雪,她還是第一次看到。

他的眉眼間堆滿了冷漠,目光從她臉上划過,凌厲到能刺痛她的皮膚。

「逸雪,我……」

程曉婷有點怕了,不知該怎麼辦。

「別叫我逸雪,叫我辰總,我們之間好像沒那麼親密吧!」逸雪薄薄的嘴唇勾勒出冷酷的弧線,微微向上翹起的嘴角透出一絲冷笑,毫不留情面的說道。

陽光照在他那張雕塑般的臉上。挺直的鼻子在光線下顯得更加硬朗,透出令人不寒而慄的陰冷。漆黑的雙眸似兩個深不見底的深潭,瞳孔中不時散發著令人不可捉摸的黑色流影,神秘莫測。

「辰總,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到底要什麼東西呀?不然我給逸雲打個電話,你和他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