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五四章 不羈的男人

第一零五四章 不羈的男人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2-02 15:11  字數:2353

「你說吧,如果能做到的,一定幫你。」趙剛回答得乾脆利落。

「剛子,最近有個男人總是糾纏我,我想讓你扮作我男朋友,讓他死心。」

這是張楠能想到的唯一的辦法,那個男人太可怕了,她必須甩掉他。

趙剛微微一怔,不知該高興,還是該悲哀。原來,他在她心裡,只是個適合扮演男朋友的演員。

不過,趙剛實在難以拒絕她,知道她必是遇到了難處,便痛快的答應了。

掛斷電話,心裡一片凄然

英國,早上九點。

天朗氣清,空氣中都飄浮著一種奢華的氣息。

豪華的獨棟別墅,滿地都是衣服,西拔牙狂野風格的床單凌亂不堪。

一個全身只圍著條浴巾的男人從浴室走了出來,甩去頭髮上的水珠。濕濡的栗色髮絲下,是一張白皙瘦削的臉,肌膚細膩,連女人都為之嫉妒。

兩道濃眉泛著淡淡的漣漪,一雙漂亮的桃花眼,會勾魂似地,璀璨如皎月,眼角上挑,蕩漾著笑意,嘴唇如桃花一般緋紅,微微張開,性感誘人。

辰逸楠是長相極好看的男人,讓人一眼就聯想起韓劇中膚白貌美的花美男。但他絲毫不女氣,反倒很有男人味。左耳戴了一個鑽石耳釘,帥氣不羈。

穿著性.感的女人下了床,走到他面前踮腳親了他一口,「oing,甜心。」然後開始穿衣服。

「今天又要飛」

「嗯下午的班機,飛塞班。」女人穿上空姐制服,朝他拋了個媚眼,「怎麼捨不得我那我留下」

他聳肩。

「放心,我沒那麼自討沒趣,誰不知道唐少的規矩。」

「我就喜歡懂事的女人。」辰逸楠笑起來有兩個極其漂亮的酒窩,一把將她拉到自己腿上,俯身下去。一股濃烈的男性清香滲入她鼻息。

她喜歡他的味道,他時而溫柔憐惜,時而狂野如猛獸,叫她欲罷不能。暈頭轉向。

恨不得佔為己有,讓他完全成為她的。

但她很清楚,辰逸楠有多俊美,就有多花心,就像一匹桀驁不馴的駿馬。外表看上去輕柔無害,骨子裡卻透出一種野性,任何女人都想征服他,卻又望而卻步,懷疑能征服他的人是否存在。

她還是別自找虐,乖乖當他的

親熱結束,辰逸楠鬆開她,撩過桌面的珠寶盒。「送給你」

catier限量版手鐲空姐心花怒放,但還不滿足地嬌嗔。「我聽ary說,你送了一套房子給她。」

辰逸楠長眉一挑。壞笑著湊到她耳旁說了句什麼。

空姐紅了臉,嫉妒不已。想那女人,根本沒什麼了不起的,也值一套房子早知道,她也多下點功夫。

辰逸楠很紳士地親自送空姐下樓,順道取報紙,扔到茶几上。

剛喝了口牛奶,無意間瞥了眼頭版頭條。

是他曾經交往的女人和某某總裁大婚的新聞。

他先是怔了一下,太突然了辰逸楠隨手扔回去,感覺怪怪的。

雖說他交往過的女人嫁做人妻的不勝枚舉。早就見怪不怪,但這個女人卻是為數不多讓他印象深刻的,因為她的性格太特別了。除了她,還沒哪個女人敢在他面前那麼放肆。偶爾還拳腳相向。

她就像一隻孔雀,永遠那麼驕傲,從不知道什麼叫溫柔。他身為男人不願和她計較,反倒將她寵得越來越不像話,恃寵而驕。

但她身上就是有種很特別的東西吸引他,才能夠成為他交往時間最長的女人。就算他從小玩到大的朋友都很討厭她。多次勸他甩了她,仍照寵不誤,他們甚至連吻都沒接過。

他畢竟是男人,逢場作戲找個女人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若她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準兩人能交往久一點,誰知她竟當著他朋友的面兒大鬧,沖他喊。「辰逸楠你給我聽清楚了,是我甩了你,我不要你了」

那麼讓他難堪。

分手之後,她沒再來找他,他當然也沒有。

雖然之後走馬燈似地換了無數個女朋友,但三年來,一直沒忘記過她,也算是他心裡的一個秘密吧沒想到會從報紙上看到她結婚的消息,對方還是他認識的人,一時不知道什麼感覺。

他一直很清楚,對她的感情,不算愛,無法對她專一。但喜歡一定是有的,否則也不會那麼縱容她。

搖頭輕笑,喃喃感嘆,「我怎麼就忘不掉你呢」而剛才那個空姐,他連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

他雖放蕩,卻很羨慕堂哥辰逸雪,他可以遇到如涵那麼好的女孩兒,也許,他遇到了這樣的女孩兒,也會安定下來吧。

他是辰家的私生子,卻有很強的家族意識,他可以在外邊稱王稱霸,對家人卻很和善。自從知道自己同父異母的哥哥辰逸雲對堂哥辰逸雪心存記恨,他就一直關注著他,唯恐他做出什麼對逸雪,對家族不利的事兒來。

沈家別墅,如涵剛回到家,就聞到一陣久違的香味,輕手輕腳走的廚房,從身後一把抱住正在做飯的母親。「媽做什麼呢這麼香」

「臭丫頭,嚇死我了」

「不是有阿姨做飯嗎今天怎麼親自下廚好久沒進過廚房了吧」

「你看看我做的是什麼」

「紅燒小羊排」如涵面露喜色,高興地跳起來。「逸雪哥來了」

「嗯正在書房跟你表哥聊天呢。」

「難得,這兩個人都來了。」

沒等母親說完,如涵已經小旋風一般刮出廚房。

書房。逸雪正在泡普洱,舉止優雅,細緻,連茶樓專業的泡茶師傅都自愧不如。他的臉稜角分明,五官卻很俊秀,沒有擦定型水的黑髮柔順地搭在額頭上,乾淨清爽。無論什麼時候看,眼睛都溫柔若水,好像時刻都在微笑。

白色襯衫搭配著一件淺駝色針織外套,簡單的牛仔褲,使他看上去儒雅、睿智、謙和。他身上,幾乎融合了所有東方男人的優點,是海城女人們憧憬的結婚對象。

「來,喝茶。」

「嗯」卓君的眉頭一直沒舒展過,「逸雪,東城那塊地,我已經幫你查到了,知道是誰搞的鬼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