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五三章 想到趙剛

第一零五三章 想到趙剛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2-02 01:13  字數:2322

?

ps:親們,小年快樂!

「害怕嗎?」男人笑著,從容地問。

張楠咽了口口水,「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儘管努力表現得平靜,聲音仍顫抖。

「你是我睡過的女人,只要你不願意。任何男人碰你,我都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你對所有女人都這樣?」

「當然不是……」每當玩世不恭的淺笑出現在那張陽剛的臉上,便是一種致命的誘惑。他輕撫她慘白的小臉,笑容那麼溫柔。「你是唯一一個……是不是很榮幸?」

張楠很想一口唾沫吐在他臉上。

可笑的佔有慾!但凡碰過,就納入自己的私有物了?她是人,不是物品,也不是他過去那些女人,會腦殘到為他的禁錮歡欣雀躍。

但眼下涉及另一個人的安危,不能硬碰。

「如果我說是,你會放過他嗎?」

「當然!畢竟我是替你出頭,主動權在你手上。」

他說得好像是她的靠山,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她。可張楠清楚他絕非好意,而是殺雞儆猴,讓她清楚得罪他的後果。

那雙漆黑髮亮,但晦明難辨的眼睛,以及故意拉長的嗓音,都是對她的警告。

恐懼如潮,由四肢百骸漫向她。她真切見識到,這個男人有多危險。

張楠一肚子火,「你們這些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都是禽獸!」

「那恭喜你和禽獸為伍。」

「我最後再說一次,你聽清楚了,我不吃回頭草,就算沒錢。我也不找你!」

「是嗎?那可由不得你!」男人一屁股坐到沙發上,揚起標緻性的冷笑。拿過遙控器,涼涼地睥睨她,一臉的勝券在握。「你還是看完這個,再做決定吧!」

屏幕上,兩具身軀緊緊交纏在一起,畫面相當火爆。

當張楠看清那個女人竟然是自己。臉一下抽光了血色。不敢相信自己竟會這麼陰盪。

男人滿意地看著她的反應,「夠清楚嗎?不夠,我還有更高清的……帶一份回去欣賞?」

「你卑鄙。下流!」張楠惱羞成怒,抓起椅子就往電視上砸。但他動作敏捷如獵豹,一閃身擋在她面前,擒住她的手腕。令她動彈不得,一笑讓她從骨子裡鑽出寒意。

「如何?很精彩吧!如果你喜歡。我這還有很多。」

張楠當時真的是氣得眼睛都紅了。「你竟然無恥到偷拍,你還是個男人嗎?」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親身驗證過了嗎?還不清楚?」他意有所指,極其邪惡。她越痛苦。他笑得越開心,一口獠牙白森森的,十分駭人。

「乖乖聽我的話。否則,不出十分鐘。全世界的人都能欣賞到這段視頻。」

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卑鄙無恥!張楠全身冷顫不止。如果此刻有一把刀,她會毫無不猶豫地插進他心臟。

「瞧你委屈的,至於嗎?眼淚收回去,我見不得女人哭!」男人拍拍她慘白的小臉,一雙陰冷的黑瞳似笑非笑,「我給一晚上時間,考慮清楚。當然,你是個聰明女人,會做出正確的決定。」

他輕輕鬆開她,睥睨的神情無不透露出特權賦予他與生俱來的霸道與強勢。他一向不喜歡不聽話的女人,為了馴服女人,他可以用最卑劣的手段。

張楠,你難道不知道,你從一開始就是我的囊中之物?再怎麼反抗,也不過是螳臂當車。最終,還是得跪倒在我腳下。

……

張楠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一整晚噩夢纏身,男人拿著刀,一直追著她,揚言要將她大卸八塊。她拚命跑拚命跑,卻怎麼也逃不掉。被他按在地上,亮晃晃的刀子捅了過來……

「啊——」張楠從噩夢中驚醒,猛地坐了起來,整塊被都背冷汗浸透了,大口喘粗氣。撫著胸口自我安慰,還好只是做夢,萬幸……

「做噩夢了?」

一道含著幾分笑意,卻陰森鬼魅的聲音在耳旁響起。

這個時候,她不知道該向誰求救,無計可施中,她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趙剛。要說她的這幾個男人,也只有他對她最好了。

也許他能幫他,把他從這個男人的陰影中解救出來。

想到這兒,張楠拿出手機,翻找著趙剛的電話。這個男人,她許久沒聯繫了。不過,她可以確定,只要她聯繫他,他就一定會和她見面。

他對她的感情,她心裡清楚。可是她從未給過他一分真心,她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無非是享受他對她的好,享受他給她物質上的滿足。

直到她發現他根本不是個有錢人,才毅然決然地離開了他。而今,再找他,她還真有點過意不去。

猶豫再三,張楠又把手機丟在了一邊。只是,若是不給他打電話求助,她又能給誰打電話呢?

這個時候,她才認識到,自己這麼多年竟然如此失敗,一直被男人們當做玩物,恐怕也沒得到幾分真心吧。

「算了,就給他打電話吧,他若不幫我,就真沒人能幫我了!」

糾結了許久,也在內心掙扎了許久,張楠終於撥通了趙剛的電話號碼。

幾聲響鈴過後,手機那端是趙剛富有磁性、帶著興奮的溫暖的聲音:「楠楠,是你嗎,你怎麼想著給我打電話?」

對趙剛來說,張楠始終是他無法忘懷的女人。就像一首歌中唱的「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趙剛就是這樣的人,在身邊的永遠不知道珍惜,得不到的卻願意付出一切;到頭來,擁有的失去了,得不到的又始終不是自己的;最後學會後悔了,可是已經來不急了。

「剛子,我……有點事兒想和說,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張楠不想和他繞彎子,直奔主題。

聽她這麼說,趙剛微微吃驚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緩過神來,他以為張楠是想他了,才給他打電話,沒想到她有事求他,而且這麼迫不及待。接起電話的興奮勁兒少了許多。

不過,他畢竟對她有感情,他有什麼請求,他都會盡量去滿足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