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五二章 不吃回頭草

第一零五二章 不吃回頭草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1-31 23:30  字數:2424

對這種人,絕對要敬而遠之,有多遠逃多遠,否則隨時可能沒命。本站更換新域名.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張楠,我以為你很有本事,離開我還能找別的男人,沒想到你竟然為了錢到酒吧跳那種舞!還被人下藥!」男人假裝好心提議,「你隨時來陪我,我就幫你還債,怎麼樣?」

「你休想!」她張楠可不吃回頭草,開玩笑!

男人挑唇一笑,點燃一根香煙,透過煙霧打量她,揶揄。「張楠,你別跟我裝了,你都有多少男人了,我不嫌棄你就不錯了,你開個價,我給得起。」

張楠實在憎惡他狠狠捅人一刀,還要往刀刃上抹蜜。冷笑,「難道女人在你眼裡都是明碼標價的物品?」

男人慢悠悠吐了個煙圈,理所當然地反問。「不是嗎?任何東西,都有個價錢,尤其是女人!」

「那我就是你買不起的東西。要我乖乖當你的寵物?不可能!」丟下這句話,不計後果,張楠囂張地摔門而出。

男人眯起眼睛,陰森森地笑起來。

都走投無路了,還這般囂張,簡直是找死。他會讓她知道,忤逆他是什麼代價!

上午十點,酒吧里一片死寂,半個人影都見不到。.?。c﹝om﹝張楠鑽進一條小巷,七拐八拐,在一扇破舊的木門口停下。蜷曲手指,粗暴叩門。

「開門——開門——快開門——再不開,我就直接踹門了。」

抬腿剛要一腳踹過去,門開了,和她一起跳舞的女人無精打采地靠在門上,眼睛都睜不開。

沒化妝的她,很殘很憔悴,與夜晚美艷的舞.娘完全不是一個人。困難地抬起一隻眼皮,哈氣連天。「ro色,這麼早……我還在擔心你呢……」

「昨晚是你下的葯!」這句話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張楠仔細回想了一遍,陪山姆喝的是一樣的酒。沒有問題。問題就在於這個女人給她的那杯威士忌!

「什麼葯?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有什麼事晚上再說,我還要睡覺……」

張楠頂著門不讓她關,「你以為我還會回到那個骯髒的地方,讓你繼續害我?我們不是朋友嗎?你為什麼要這樣?」

女人自知逃不過。也不再否認,「很簡單,為了錢!」

「……」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欠債,但看得出你家很有錢,從小沒吃過苦。┝┝═┞w?ww.。但我不一樣。我很需要錢,為了錢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更何況,我還有孩子要養。」

「你說謊!我根本就沒聽說過你有孩子,我就是瞎了眼才會相信你!」張楠怒不可竭,揚手朝她臉上甩過去。

「媽媽……媽媽……」一道稚嫩的童聲傳來,使得張楠的手硬生生停在女人頰邊,怎麼都打不下去。

女人很淡定地看了她一眼,轉身笑著抱起卷小女孩,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寶貝,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我以為媽媽又走了。害怕……」小女孩澄澈明亮的眼睛望向張楠,好奇地問:「這是誰?媽媽的同事嗎?阿姨,能不能拜託你和媽媽的老闆說一下,別再讓媽媽上晚班好嗎?媽媽每天都好累……」

面對這樣的情境,張楠既生氣,又替她難過,無力火,只能轉身離開。

「ro色……」女人叫住她,認真告誡。「外面的世界,比夜.場更殘酷更黑暗。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否則你會後悔。」

張楠頓了頓步,繼續往前走,心裡突然覺得很難過。不是滋味。她雖然囂張跋扈,但其實很容易相信人,把別人當成朋友真心對待,但沒想到結果會這樣,這讓她很傷心,也認識到了現實的可怕。

走出酒吧。三輛轎車一字排開,堵住了去路,陣勢很招搖,像黑社會老大出行。

保鏢打開中間那輛轎車的后座車門,男人仰靠在這座上,愜意地隨音樂敲擊手指,轉頭沖她揚唇。「上車,帶你去一個地方。」

張楠也沒哪去,便鑽進車裡,一路沉默。

男人斜睨她,「怎麼?祭奠死去的『友誼』?夜場這種地方,哪有朋友。」

她本來就滿腹怒氣,狠狠瞪他,「干你pi事!」

「用別人的卑鄙懲罰自己,何必?如果生氣,就泄出來。」男人的目光高深莫測,流轉著一股涼意。「比如,報仇!」

車子開到一片廢舊工廠區,周圍杳無人煙。張楠左右顧盼,「帶我來這幹什麼?」剛才說的什麼報仇,她完全不明狀況。問他,又不回答,只覺得慎得慌。

男人笑而不語。

沒過兩分鐘,一輛黑色的越野車駛了過來。三名健壯的男人從後車廂拖下一個人,他的眼睛被蒙著,雙手被反捆在身後,拚命掙扎,嘴裡擠出「唔唔」的求救。

一個男人走到車邊,長腿一蹬,恭敬的向張楠身邊的男人鞠躬道:「老大!」

他還是一臉深不可測的笑容,半邊臉隱匿在午後的陽光里,卻透著股寒意。「還等什麼,動手。」

「是!」

他跑回去,做了個手勢,扯掉男人眼睛上和嘴裡的布條。張楠愕然現,那人竟是山姆,一下明白過來他所謂的報仇是指什麼。

三人將山姆團團圍住,一記長拳將他打倒在地,山姆還沒來得及出慘叫,肚子上又挨了一拳,「你們要做什麼——救命——救命——」

殺豬般的慘叫聲在整個工廠迴旋,畫面血腥,不忍直視。

張楠嚇呆了,臉色慘白,猛然反應過來,立即叫他停手。

他斜睨那血腥的畫面,嘴角噙著幾分淺笑,慢條斯理地問:「你不是恨他嗎?替他求情做什麼?」

「再打會出人命的。」

他神色輕鬆,反問:「那又怎麼樣?像他那種人,本來就該死,就當除害了。聽說你你曾經也跟過社會上的混混,這種情況,見多也就習慣了吧?」

「我不會像你這麼殘忍,快讓他們停下,真會出人命!」張楠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見勸不動他,伸手去推門。但被男人一把按住,身子隨之被按在車窗上,他健碩的身軀壓下來,兩人間只剩下一對睫毛的距離。

她能清楚看到他眼裡冰鋒般的寒意,以及驚恐的自己,瑟縮著,顫慄著,胸口劇烈起伏。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