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四九 張楠的再次墮落

第一零四九 張楠的再次墮落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1-29 03:23  字數:2286

目送著如涵離開,上了計程車,趙剛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動也不想動。

A市的某條酒吧街,頹廢墮落,匯聚了一大批衣著暴露,打扮狂野的男男女女,滿眼都是陰亂的景象。

一間名為「心動」的酒吧內,播放著充滿挑.逗.性的搖滾樂,到處都是男女熱情擁抱的畫面。

舞台中心,身材火辣的洋妞跳舞,台下的男人拚命吹口哨,以一種火辣辣的目光欣賞這性gan的獵物。

後台,風情的女郎從張楠身後經過時,在她肩上拍了下。「我跳完了,下一個輪到你上場。」一屁股坐在她身邊的椅子上,腿往化妝台上一架,點了根煙。

見她皺著眉頭,一臉猶豫的表情,好笑地問:「昨天不是跳了嗎?怎麼還這麼緊張?」

「這次不同!」張楠臉色很難看,糾結得要死。「昨天至少有外面這層輕紗遮著,今天超哥讓我把這個都脫掉。」

「裡面不是還穿著比基尼嗎?又不是全luo。」這女人到底是混過幾年的老江湖,滿不在乎地吐了個煙圈。「再說,全luo也沒什麼,女人的身體不都一樣嗎?你們中國人太保守了,扭扭捏捏!」

張楠沒心情反駁,怎麼都跨不過心裡那道坎。

和趙剛分開後,張楠找過兩個男人,不過每個都是抱著和她玩玩的心態在一起的,玩夠了,就都走了。

前夫犯了事兒,又把兒子丟給了她,前一陣子,她還借了一筆債,若不是為了還債,她怎麼可能墮落到出賣自己身體,讓一大群餓狼對著她流口水的地步。那些**的眼神,想想就覺得噁心。胃裡翻江倒海。

「這年頭都這樣,要錢就別要臉。再過兩天,就把債還上就沒事了,趕緊吧!」

輪到張楠上場。再不情願,也只能強擠出一臉嫵媚的笑容,在一群**陰盪的目光中大跳艷舞。

她的身材相對外國女人,自然嬌小很多,也不夠『波濤xiong涌』。但勝在身體嬌柔易推.倒。作為全場唯一的『東方美味』,還是讓全場男人看得熱血沸騰,躍躍欲試,不斷吹口哨。

張楠忍著噁心,在舞曲即將結束時,扯掉輕紗,全身上下只剩下比基尼,急匆匆趕往後台。身後突然一陣騷動,還沒來得及回頭,後背的比基尼系帶被猛地扯斷。還好反應迅速。遮住了雙胸,嚇出一身冷汗。

好險!差點就被這群色狼看光了!

扯斷比基尼的男人洋洋得意,好像是打了勝仗的英雄。張楠頓時火冒三丈,一個橫踢將他掀翻在地,全場high翻天。

她快步往後台走,熊腰虎背的老闆超哥一路跟上罵罵咧咧。「你把這當什麼地方了,還敢打客人,不想幹了?你當自己是誰?越叫越走,信不信老子拆了你的骨頭。」

他的叫罵張楠全當做耳邊風,氣洶洶往椅子上一坐。任他去罵。

「我在跟你說話,聽到沒有?」超哥惱羞成怒,揚起拳頭就要砸過去,被旁邊的女人拉住。嬌滴滴地說:「超哥,她還是個新人,慢慢調教不就好了?何必動手。」

「這個臭丫頭不知天高地厚,敢砸我的場子,我必須給她個教訓。」

「超哥……」

「超哥、超哥,山姆哥叫她過去陪酒。」

超哥只好先忍下這口氣。「山姆是我們這的貴賓,趕緊伺候好了,今晚的事就算了。」

張楠位子都沒挪半點,比超哥更沖。「管他三姆四姆,姑奶奶不陪酒。要陪,你去!」

「臭丫頭,你再說一次!」

「說十次都一樣,姑奶奶不陪他喝酒。」

「看老子不打死你。」

眼見兩人要打起來,女人忙擋在中間,湊到超哥耳邊說了句什麼,他才息事寧人,罵罵咧咧地出去了。「趕緊!不然老子滅了她!」

她拉了椅子坐到張楠身邊,剛要開口,她先聲奪人,語氣堅決。「如果你要勸我陪他喝酒,我們連朋友都沒得做。」

「當然不是!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你現在是不是很缺錢?」

「這不廢話嗎?但我不能因為缺錢,就去做那種事。」

「我知道你一天都不想留在這,現在正是個好機會。山姆哥出手大方,小費給得很高,大家都知道。只要你把他哄高興了,他肯定會給你很多小費,明天就不來跳舞了。」

聽上去很誘人,可……

「萬一他動手動腳怎麼辦?」

說是陪酒,誰知道要不要陪睡,她死都不幹。

「你想多了!山姆哥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只要你不願意,肯定不會強迫你。」女人倒了杯酒,不動聲色往杯口抹了點米分末,斂去眼底的詭異,把酒杯遞給張楠。

「別磨蹭了,喝完這杯酒趕緊去吧,不然超哥該發火了!放心,要真出了什麼事,我一定會救你。」

張楠接過酒杯一口乾,跟赴刑場似地,挺直背脊,緊繃身體走到山姆的包廂。他正左擁右抱,跟陪酒女郎調情。一看到她,趕緊招手讓她過去,一臉的垂涎,只差沒流口水,看得她想嘔。

不情不願地走過去,剛要坐下,就被他粗魯地一把攬入懷裡。她輕微掙扎,「別這樣。」

「哎呀,這不是張小姐嗎?怎麼淪落到做陪酒妹了。我說剛才是誰跳得那麼風sao那麼盪,丟我們中國人的臉。」

張楠赫然望去,半隱匿在光線里的男人……

竟然是她之前那個男人的狐朋狗友,叫什麼光頭的,上次還對她動過手!

眼睛一下就睜得斗大,暗自叫慘,怎麼走哪都逃不開。

「六少認識ro色?」

光頭忍不住吐槽,「我擦,ro色,這名能再俗氣一點嗎?噁心!」幸災樂禍道:「當然認識,ro色在南傾名氣大大的有。」

張楠原以為他就是個沒文化的粗人,大字不識幾個,沒想到英文倒說得挺溜。只是,說話實在難聽。原本就是一件不光彩的事,被他撞見,就更恥辱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