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三三章 道歉

第一零三三章 道歉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1-12 23:10  字數:2434

喝著熱乎乎焦糖瑪奇朵,亦晴心裡一陣滿足。

瞄了一眼旁邊的如涵,對上她擔憂的眼神,亦晴微微一笑:「希望吧,我也不想那麼多了。不過看到你這樣,我真的為你開心。」

「小姐,你們的藍莓芝士蛋糕,請慢用。」

看著兩份心形的藍莓蛋糕,如涵欣喜,果真是好閨蜜,這麼了解她的喜好。

「好久沒吃這兒的蛋糕了,看上去好好吃。」如涵拿起其中一塊,放入口中,甜味沁心,之前的壓抑情緒得到了緩解。

「看這蛋糕我就想起了咱們小時候,咱們常去的那家甜品屋也有藍莓蛋糕,那種味道我始終忘不了,真的好甜,好好吃。」

亦晴一向女漢子性格,很少如此感性,如今卻開始懷舊了,可見,人在不如意的時候,更容易想起過去。

「是呀,那時候多好,咱們無憂無慮的,沒有什麼事兒能讓咱們真正發愁。正應了那首詞,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卻道天涼好個秋。」如涵的話也帶著淡淡的憂傷,聽得亦晴心頭一緊。她看著如涵,好幾分鐘都沒說話。

片刻的安靜後,如涵的手機響起,她拿過一看,是趙剛的電話,不由得眉頭一皺。

他怎麼又打電話,難道崔志浩都不能震懾他了嗎?

如涵對亦晴笑了笑,直接向門外走去。

「涵涵……」電話那邊,熟悉的男聲,頗為親密的叫著她的名字。

聽得出,他欲言又止。

「怎麼了,有事?」如涵冷冷的問道。

「沒……什麼事,就是和你說聲對不起,昨天是我太衝動了。嚇到你了吧?」

「額,沒事,這幾年經歷的事情多了,沒什麼可怕的。」如涵音量微提。依舊是冷冷的。

聽如涵這樣說,趙剛之前想好的話全都咽了下去,時隔兩年,他也體會到如涵當初的失落與無助。

「我和朋友在一起。沒事掛了。」

趙剛的嘴唇張合間,電話那端已傳來嘟嘟聲。

在住院的那些里,他經歷了撕心的痛,從頭到腳無一不倍感痛苦和寒冷。很多次,他以為自己就要死了。可是當他活過來後,想通了一件事。

是的,他要堅強!

不就是事業到低谷,不就是眾叛親離嗎?沒什麼了不起的。

他要重新追回屬於他的人,重新得到屬於他的東西,雖然他不是很有信心,但總要努力一次不是嗎?

可是,從醫院出來後,如涵的態度大不如前。

也許,她也沒那麼在乎他。

這麼多天了。她一個電話或簡訊都沒有,說不定她真的只是單純關心下舊人。

這樣也好。

她應該找個溫暖的男人,像陽光一樣照耀她往後的生活,讓她的臉上從此充滿笑容,不再陰霾。

出院後這幾天,趙剛不時回醫院看看,遠遠望著馮雪的病房,可是,那裡總是很安靜,猜也能猜得到。馮雪一定還沒醒。

趙剛悄悄去問過醫生,說馮雪醒過來希望渺茫,只不過馮父和馮母依舊堅持,期待著奇蹟的出現。

給如涵打過電話。趙剛又不知不覺到了醫院門口,前一天剛來過,還是忍不住想進去看看。

走到馮雪病房所在的樓層,他就遠遠看到病房門口一陣喧鬧,馮雪的家人正圍著主治醫生,似乎爭執著什麼。

「醫生。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我女兒的,她才二十幾歲,不能就這麼一直躺下去呀!」說話的是馮雪的母親,語氣裡帶著無盡的哀求和無助。

說到激動處,她竟給比他小十幾歲的醫生跪下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為了自己的孩子,她也顧不得許多了。

趙剛一陣心酸,不敢再看,慌忙向樓下走,一路上跌跌撞撞,差點碰到人。

一月初的海城,是一年中最冷的日子。天空開始飄起零星的小雪。漸漸地,小雪變成大雪,風也越來越大,這讓本就趕著回家的行人更為行色匆匆。

趙剛扶著路旁的公共坐椅坐了下來,他仰起臉,看著路燈下飛舞的雪花,星星點點的,空靈素雅,彷彿心靈都被他洗滌。

它們輕盈的落在他的發頂、臉頰及肩上……很快,越來越多的精靈鋪天蓋地的朝他襲來,沒一會功夫就將她幾乎染白。

好像是電話在響,這個時候會是誰找他?

趙剛伸出凍僵的手,接通了電話。

「爸爸,你在哪兒?我想你了,你能來看看我嗎?」聽筒里傳來的是兒子趙文俊童真的聲音。

趙剛被兒子所感染,不由得舒心一笑,「好呀,爸爸隨時都能去看你,你在家裡等著,爸爸給你買點好吃的就去。」

趙剛答應的很爽快,兒子的邀約,他怎能拒絕……

適逢小雪天,如涵身體有些不舒服,回到家後就再沒出門,躺在床上不覺間睡著了,連逸雪進來都不知道。

也許是夢見了什麼,如涵很不舒服的翻了個身,臉下陷枕頭深處。

真是的,這個小笨蛋,難道不知道趴睡對身體極為不好嗎?

逸雪嘆了口氣,兩隻手來回搓了搓,溫度立刻上升。他輕扶住她的肩,將她順勢翻了過來。

「逸雪哥?」

沒想到她今晚竟如此淺眠,如此輕的動作還是被他驚醒了。此刻,她正睜著迷濛的睡眼瞪著他。

醒了也好。

「是你嗎?逸雪哥?」

她的樣子帶著初醒的渾噩,聲音低啞如私語,還有些不確定,卻勾人的很。

「嗯。」

抬手撫上她的臉頰,感受指下羊脂般細膩的肌膚,逸雪感覺好像好久沒碰她了。

而事實上,他們前日剛剛親熱過。

「你幾時回來的?我又不小心睡著了,原本我是打算等你來著。」她訥訥地解釋。

「等我做什麼?」

是啊,等他做什麼?難道說是因為想他了?她才不要這麼笨,不要看他得瑟乖張的樣子。

「等你給我帶吃的東西呀,最近天冷了,我懶得出門,還覺得肚子好餓。」

「是嗎?那讓我摸摸看你到底是有多餓?」

他使壞的掐了下她平坦的小腹,惹得她嬌笑連連,慌忙拍開他。

可他的手並沒有離開,還在揉捏著她近乎無肉的小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