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三一章 提前送年貨

第一零三一章 提前送年貨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1-11 00:20  字數:2222

?崔志浩笑了笑,指了指車的方向,說道:「快要過年了,我買了些吃的,給你送過來了。」

他說的很平靜,如涵卻驚訝得睜大了眼睛,還有二十多天才過年了,這個崔志浩怎麼急著送年貨!

「志浩哥,你不用給我送東西的,而且還有好久才過年了,辦年貨有點早了。」

崔志浩總是做讓她感動的事兒,可這份感動,未免來的太早了。

「我知道呀,還有二十多天才過年,可再過幾天我可能要回興嶺,我媽說想讓我回那邊陪她過年,所以就早點把年貨給你送過來,免得到時候沒時間。」

崔志浩的母親和哥哥都在興嶺,前幾年都是他們來海城過年,今年老太太不願意走動,就讓崔志浩回去了。

聽他這麼解釋,如涵就明白了,他這是提前送年貨了,可是就算是送年貨也不用勞煩他這個總裁大人親自送上門呀!

如涵心頭一暖,眸光一斂,柔聲說道:「志浩哥,讓你費心了。你去興嶺前記得告訴我,我也有禮物送給老人家,你替我向她問好吧。」

崔志浩點了點頭,笑著答應了,隨後向停在別墅門口的車走去,從後車廂里拿出各種包裝精緻的吃食,如涵隨意一看,都是她平日里喜歡的,可見崔志浩頗為用心。

和如涵一起把東西送回家,崔志浩小坐了一會兒就離開了。公司里還有事,容不得他多停留。

臨近傍晚,母親出門應酬,只留下如涵一個人在家,如涵閑著無趣,給逸雪打電話,問他能不能過來陪她,逸雪正好沒事,就欣然趕來了。

吃過晚餐,兩人互相依偎著。在床上閑聊,逸雪抬手,他替她拉高了毯子,順勢將她連同毯子一起擁入懷裡。食指無意識的纏繞著小女人的髮絲有一下沒一下的把玩著,他的神情寧靜且平和,雙眸也在這一刻也變得異常的柔情。

夜漸闌,有細微的冷風消無聲息的從未關緊的落地窗戶間溜了進來,輕輕掃起薄紗般的窗帘,引得帘子因舞動發出噗噗的聲響。原本這聲響並不大,可是在這靜得只能聽見彼此呼吸聲的房間里,變得特別的明顯突兀。

逸雪垂眼看了下微微打盹的小女人,猶豫了會,然後動了動想抽回被她壓在身下的手臂,不曾想她卻伸手環住了他的腰,小臉擠進他的胸口深處。

他因她的舉動僵住了,隨即便明白她是不舍他離開,只得輕聲的解釋道,「我去關個窗。夜裡冷」。

「不冷」,悶悶的聲音從他的胸口傳出,像個固執倔犟的孩子不願上幼兒園在和媽媽抗議著。

「不冷你還抱我這麼緊?」

如涵始終埋著臉不願看他,「誰說擁抱就一定是為了取暖的?你當自己是暖寶寶嗎?」

逸雪繼續把玩著她的髮絲,故作隨意的問道:「那你的意思是,你是因為喜歡我才抱我的嗎?」

懷裡一陣沉默,如涵臉色泛紅,這個小雪花越來越壞了,總是打趣她,讓她難為情。

許久。在逸雪以為她已經睡著的時候,她卻忽然鬆開了他,身子也隨之微微往後挪了挪,她抬首的同時他也默契的低下了頭與她對視。「你不困嗎?」

他的眼神很溫柔,與其他的男人的溫柔卻是不一樣的,她能透過這神情清晰的感受到的是他的真摯,如同中了蠱毒般相信他是喜歡她的,他不會傷害她。

「你在我懷裡,我又怎會困?」

如涵白了他一眼。嘲弄道,「你少在這油腔滑調的,我問你,我們不是第一次睡在一張chuang上了,有時候我瞧你就睡得像個大懶豬一樣,這會說得好聽,當我是18歲少女這麼好騙嗎」?

「也不知道是誰連我幾時起身都未察覺,現在想想好像是個大懶豬,還打著小呼嚕呢,也不怕吵著別人」,說著逸雪忍不住笑出了聲,戲弄的睨著她。

「你……」如涵被噎得漲紅了臉,惱羞成怒的碎罵道:「我要是懶豬,你就是色豬,成天滿腦子的就想著那事,別以為我不知道」。

他傾身湊近她,一臉痞子樣的壞笑,全然不見慣有的沉穩,「打從第一眼見你,我就從來就沒掩飾過要你做老婆的想法,既然遲早是我老婆的,想那事也是情理之中,倒是你,明明也和我想的一樣卻扭捏做作的很」。

「誰扭捏誰做作了?你把話說清楚了!」如涵氣得指著他,不禁拔高了分貝,這男人可真是會顛倒是非,明明是自己思想wo蹉卻還明目張胆的往她身上潑髒水,「你第一次來我家見到我的時候,我才幾歲啊?你竟然對一個孩子想那事?你下liu!逸雪,我還真是高看你了」!

逸雪笑著抓過她的手指放置唇邊,他就喜歡看她這般氣急敗壞的樣子,因為只有這個時候她才不會刻意和他保持距離,不會刻意冷著臉,不會刻意時刻提醒他們的關係僅僅只是契約,「當你還是孩子時,我只是想著以後的老婆只能是一個叫如涵的女孩,對你有想做那事時你早已亭亭玉立發育完全了,而且發育得比我想像中還要好還要美。」

這麼露骨的表白任哪個女孩聽到都會面紅心跳,何況還是這麼個極品帥哥。

如涵垂眼不好意思再看他,雙頰燙得似著了火般辣辣的,

如涵試著抽回自己的手,逸雪倒也不為難她,「你騙誰啊?那你怎麼解釋之前的女朋友?不會和她也是這套說辭吧?」

話剛說完,如涵就後悔了,怎麼聽著像足了吃醋的怨婦?人家才剛和你表白,你就翻舊賬,這豈不是要昭告天下你有多在乎他嗎?你這個豬頭,有夠笨的!

逸雪盯著她一臉懊悔自責的模樣,頓時心情大好,「涵涵,你吃醋的樣子真可愛,以後經常這樣吧,我喜歡」。

「誰吃醋了?我只是好奇罷了。你別想轉移話題,我還在等你的答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