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二八章 逸楠的警告

第一零二八章 逸楠的警告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1-07 10:58  字數:2230

?「叔叔、阿姨你們來了。」如涵走過去,笑著向他二人打招呼。

見如涵過來,辰家三人都站了起來,「涵涵,快過來坐。」

如涵下意識的看向逸雪,心裡責怪他,這個小雪花,怎麼不預先告訴她辰夕夫婦要來呢,害的她這麼匆忙,差點穿家居服就出來見人。

在逸雪身邊坐下,如涵向母親嬌嗔說道:「媽,叔叔和阿姨來了,你怎麼不上樓叫我呢?」

「不怪你媽媽,是我不讓她叫的,昨天晚上熬到太晚了,該多睡會兒.」如涵很少和辰母見面,這兩日相見,聽她說話,竟覺得格外親切,彼此的距離也拉進了許多。

如涵溫婉一笑,眸光閃爍間如盡顯高貴氣質,看得辰母越發喜歡。她之前與如涵接觸不多,今日看來,便理解了兒子為何如此鍾情於如涵。

兩家人第一次聊天,氣氛十分融洽。如涵本以為逸雪父母是有目的而來,卻不想他們只是過來拜訪,反而鬆了口氣。

眼看著到中午,劉玉華留他們三人吃飯,辰夕執意不肯麻煩,說是已經訂了酒店,劉玉華和如涵不好推辭,和他們一起去酒店吃了飯。

辰家大宅,「嘩啦」水流聲停止,浴室的門開了,逸雲頭髮濕漉漉的覆在額上,披著一身白色浴袍走出來。

一眼看見落地窗邊站著一個人,他重瞳一眯,從容的從衣架上掛著的西裝口袋裡拿出一盒煙。

「美國的收購案怎麼樣了?」逸楠轉過身來,看著大哥,再看見他嘴角叼著一根煙,漫不經心的吸著,眼角一跳,胸腔不免升起一股怒火。

「解決了。」逸雲吐出一個煙圈,煙霧繚繞下,英俊的臉有些邪氣。

逸楠和逸雲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和逸雪是堂兄弟。按理說應該和逸雲更親近些,而事實上卻不是,他心裡更看重逸雪,而不是這個大哥。

從他大哥的眼神里。他看出了他對如涵的覬覦,心裡擔心,不由得想和他談談。

咬著牙,他沉聲道:「大哥,你回來了。就回辰氏幫逸雪哥吧,對辰氏,你也該多儘儘心了。」

「我知道了。」逸雲把煙碾滅在床頭櫃的煙灰缸里。

逸楠能看出他的不耐煩,冷冷一笑,抬步走向門口,想關上門,手剛觸及把手,只聽背後逸雲聲音冰冷。

「逸楠,你很關心你逸雪哥嘛!而且,似乎也很關心如涵。」

「這個不用你操心。不過。」話鋒一頓,逸楠轉過身:「哥,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她以後會是逸雪哥的妻子,你的弟妹。」

「呵呵,逸楠,你真是為逸雪操碎了心啊。」

逸楠聽出逸雲的嘲諷,壓抑著怒火,停頓了一下,才說道:「大哥。之前我並不喜歡逸雪哥,可經歷過一些事情,我覺得他是個非常好的人,值得我這個做兄弟和他推心置腹。反而是你。我的親大哥,對我漠不關心,甚至想辦法排擠我,你在父親面前說過什麼,我清楚的很!」

「我說過什麼?我根本沒興趣在父親面前說什麼。辰逸楠,你別忘了。我們雖是一個父親,卻不是一個母親,我母親是辰家明媒正娶過來的,你母親呢?」逸雲背對著逸楠,並沒注意到他臉上的怒色越來越明顯。

逸雲的話觸碰到逸楠的痛處,他攥緊了拳頭,指甲幾乎嵌進肉里,若不是在家裡,他真想狠狠揍他一頓。他最受不了別人侮辱他的母親,這麼多年,他知道母親為這個身份受了多少委屈。

「辰逸雲,你嘴巴放乾淨點,別以為你媽是明媒正娶的就有什麼了不起的!據我所知,我爸和你媽的婚姻早就名存實亡了吧,你問問你媽,我爸多久沒正眼看她了?」逸楠雖然不能動手,嘴上卻毫不示弱,他的話也是句句戳逸雲的心,父親對母親感情淡漠,他早就知情。

「辰逸楠——」逸雲拉長了聲,從床邊一躍而起,到逸楠身邊,高舉起了拳頭。

「怎麼?說到你的痛處了,想動手?別忘了,我辰逸楠是幹什麼的,和我動手,你還嫩了點!」逸楠記得逸雪的叮囑,不想惹事,並未動手,卻也不露怯,一雙星眸凌厲如刀子一般,割向逸雲高舉的拳頭。

過了半響,逸雲緊繃的氣勢漸漸鬆懈下來,拳頭也緩緩放下,往後一仰,跌坐在床上,神色暗淡,「辰逸雪真有本事,坐擁整個辰氏,擁有全海城最漂亮的女人,還馴服了你這麼個連父親都馴服不了的人!我比不過他,他太有手段了!」

看逸雲這樣,逸楠之前的怒氣消了大半,反而有點可憐他,一字一頓的說道:「大哥,你說錯了,逸雪哥不是馴服了我,而是感動了我。實不相瞞,我曾經做過很多對不起他的事兒,他不僅不怪我,還悄悄幫我清理了很多爛攤子,若不是別人告訴我,我險些一錯再錯害了他。在這個世界上,寬容和善良永遠比妒忌和暴力更能贏得人心。」

逸雲臉色忽紅忽白,過了好一會兒,才坐起身,用帶著一絲薄怒的語調說道:「那是你的想法,而我,卻不得不討厭他。」

「隨你吧,不過大哥,我警告你,你要敢做對逸雪哥不利的事兒,我一定不會袖手旁觀。」逸楠放下這句話,便頭也不回的推門走了出去。

逸雲的嘴唇抿的緊緊的,看著逸楠的背影挺直了脊背,眼裡是毫不懼怕的堅定。他嫉妒逸雪,甚至恨逸雪,卻沒想好,到底要怎樣從他手中奪取他想要的一切,特別是讓他魂牽夢繞的如涵。

從酒店出來,逸雪把劉玉華送回家,又帶著如涵出來。如涵隱隱感覺到,他似乎有話要說。

她斜睨著逸雪俊朗的側顏,看到他清晰如畫的墨眉緊皺,眸光閃爍間,滿滿的心事寫在臉上。

「逸雪哥,你怎麼了,帶我出來是有話要說嗎?」

逸雪低頭,帶著笑意撩開如涵被風吹亂的頭髮,目光在她臉上游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