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二七章 期待那一天

第一零二七章 期待那一天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1-07 05:23  字數:2319

逸雲嘴角一勾,眸中閃過一抹思量。

「喂,你這是什麼眼神」逸雲眸色的一閃而過恰巧被逸楠捕捉到,他表情嚴肅,捶了一下逸雲的肩膀。

「我說大哥,如涵可是逸雪哥的心頭肉,你千萬別打她的主意,要玩也別找她。」

「誰說我要玩。」逸雲看了逸楠一眼,意味不明,轉身往二樓走去。

逸楠看著逸雲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

宴會在午夜前結束,送完了最後一批客人,辰母對如涵說:「涵涵,今晚跟著熬了這麼久辛苦了,讓逸雪送你回去吧。」

「不辛苦,和大家在一起我很開心。」如涵輕搖頭,手腕被身邊的逸雪輕輕握住,她轉頭對辰母笑了一下,說:「那我就先回去了,阿姨。」

兩個小人兒的互動落在辰母眼裡,讓她很滿意,擺手讓兒子趕緊送如涵回家,看著兩人上了車,她才回去。

逸雪並沒有將車開向如涵家的方向,而是繞著環山路駛上觀景台。

這裡是海城有名的情侶聚集地,尤其是夏夜,清澈的夜空,銀河划過,星星似乎觸手可及,冬日的觀景台也別有一番味道,滿城的雪景盡如眼底,是一種浪漫。

「好美」

如涵一下車,就不禁對著夜空讚歎,回頭看向逸雪,他的眼眸閃亮,可以和天上零星的星星相媲美。

逸雪的用心讓如涵感動,她微笑,主動向逸雪伸出手。

逸雪笑著握住如涵向自己伸出的小手,從身後將她抱住。

「涵涵,這裡早就應該帶你來了,抱歉,現在才帶你過來。」

「沒關係,我太喜歡這裡了。」如涵側頭,臉頰貼著逸雪的胸膛,纖長濃密的睫毛如蝴蝶之翼。

她很少這樣表露自己的心跡。流露自己的感情,今晚實在是被感染了。

逸雪承認自己今晚確實用了點心思。如涵是個很感性的女孩,比起送珠寶,這樣的方式反而更加能夠打動她。

如涵伸手。似能觸碰到星空,逸雪握住她抬起的手,一個冰涼的物體落入她掌心。

如涵疑惑,心猛地一顫,打開掌心。是一條有著星形鑽石吊墜的項鏈。

「涵涵,你看你多厲害,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來了。」

激動與之下,如涵一時語塞,竟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

「這項鏈好漂亮,好閃亮」

「當然閃亮呀,這就是天上的星星」

如涵知道,逸雪並非幼稚、天真之人,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給她創造一個童話。

逸雪攬著如涵的肩。讓她轉過身,撫了一下她頰邊的碎發,目光深邃:「涵涵,對幾個月後的那一天,我好期待,我想你做我的未婚妻,更想你做我的妻子。」

如涵抬起頭,看向逸雪滿含深情的眸,頰邊綻開一抹淡笑,溫柔說道:「逸雪哥。我和你一樣期待。」

只這一句話,逸雪的傾情告白就得到了看似平靜如水,實則熱情似火的回應,逸雪不能自已。緊緊抱住了如涵,就好像他一鬆手,她就會離開一樣,抱得越來越緊,越來越有力

從觀景台下來,一路到沈家別墅門口。逸雪嘴角的笑意從未褪去,手也一直緊緊握著如涵的。

如涵被他的情緒感染,下車時,在他臉頰上吻了一下。

「告訴我,我不是在做夢,我的涵涵也和我一樣期待那一天。」逸雪抱著如涵,在她耳邊輕語。

如涵有些臉紅,輕捶了一下逸雪肩膀,卻被他抓住手心不住親吻。

眼看著逸雪的視線越來越灼熱,如涵在他自制力坍塌之前,推開他,小聲說:「你快回去吧,晚了不好開車。」

知道她是害羞,逸雪雖然有些欲罷不能但也知道不能逼她。不然,他真想帶她離開。

逸雪告訴自己急,好事,就在後頭。用不了幾個月,他們就可以天天了。

回到家,大廳的燈還亮著,劉玉華坐在電視前,看著點播的電視劇。如涵走近,看到母親的眼睛紅腫,似乎剛剛哭過。

「媽媽,你怎麼了」

如涵最怕看母親哭,那是一種心被揉搓般的感覺。

劉玉華轉過頭,強笑道:「媽媽沒怎麼呀,電視劇不錯,就是太感人了,剛才看哭了。」

如涵知道母親在刻意掩飾,因為她從來沒看電視哭過。可她不想說,她也不好點破。她猜想,母親恐怕又想父親了,因為父親在的時候,他們都是一起看電視,不時議論著電視劇里的情節。

「媽,這個電視劇是根據小說改編的,我看過小說,寫的非常好,料定拍成電視劇一定好看。」如涵不及換衣服,倒了一杯水,坐在母親身邊,邊喝邊看。

劉玉華知道女兒故意找話說,無非是想讓她不再想那些傷心的事兒,可越是這樣,她越難過。

沈峰走了幾個月了,她無時無刻不想著沈峰,她多希望過去的幾個月只是一場夢,沈峰只是出遠門了,馬上就要回來,和她們母女團聚。

怕如涵看到她哭,劉玉華別過臉去,抽了一張紙巾,輕輕擦拭眼角的淚。

如涵本就想念父親,看母親這樣,也抑制不住內心的痛苦,在母親肩頭輕聲抽泣。

劉玉華想著,若是沈峰在,知道女兒和逸雪感情這麼好,而且很快就訂婚了,一定會非常高興吧。可惜,他看不到女兒的結婚,看不到未來的外孫,就這樣撒手人寰,從此天人永隔,怎能不讓人肝腸寸斷

如涵的哭聲,將劉玉華壓抑的哀傷情緒徹底激發出來,她轉過身,抱住如涵,母女倆放聲痛哭

夜裡沒睡好,如涵第二天睡到很晚才起床,換好衣服,下了樓,如涵發現家裡多了幾個人,她定睛一看,來的竟是逸雪和他的父母。

如涵記得逸雪的母親說要過來,卻沒這麼快就來。趁他們沒留意她,她連忙跑回樓上,換了一身正式的衣服才下樓。

「之前我就和逸雪說要過來看看你,辰夕一直忙,沒得空過來」越走越近,如涵聽辰母客氣的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