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二二章 過新年

第一零二二章 過新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1-02 06:17  字數:2286

ps:親們,新年的第一天,祝大家新年快樂,幸福平安!

趙剛有心去看馮雪,但一想到馮峰,就不想去惹麻煩了。人都說這個時候和心愛的人在一起才是跨年,不然只能算是熬夜了。趙剛看了會兒電視,到了夜裡九點多,就休息了。

如涵和逸雪一起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餐,待劉玉華回來,一家三人吃過了飯,便坐在電視機前看跨年晚會,等待新年的鐘聲敲響。

據說,一起跨年的人會一輩子都在一起,如涵相信,她和母親、逸雪永遠都不會分開。唯一讓她難過的是,父親再也不會回來了,若是父親還在,她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逸雪哥,你說爸爸轉世了,還是在天上看著我們呢?」如涵眼裡含著淚,輕聲問逸雪。

每逢佳節倍思親,逸雪知道她又想爸爸了,不由得心頭一緊,有些酸澀,他心疼如涵,安慰道:「涵涵,無論沈叔叔在哪兒,他都希望你和阿姨過的好,而且我覺得他並沒有離開我們,他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裡,不是嗎?」

如涵揚起頭,眼淚也隨之流下,「沒錯,爸爸沒走,就在我心裡,我們每年都一起跨年。」

逸雪微微一笑,將她擁在懷裡。

如涵很感動,父親走後的第一個跨年夜,幸好有逸雪的陪伴,不然她和母親不知道會多難過。

新年的第一縷陽光,伴隨著淡淡的霧靄傾瀉而下。如涵睜開眼,舒展了一下身體,發現睡在身邊的逸雪已經起床了。

「這個小雪花,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看了看床邊的鬧鐘,如涵感嘆道。

她換好衣服,下了樓,看到逸雪和母親正在準備早餐。餐桌上有煎好的雞蛋、火腿,還有香氣撲鼻的麵包片。

逸雪穿著她的hellokitty圍裙,看上去萌萌的。

如涵悄悄走過去。在逸雪背上輕拍了一下,「小雪花,挺乖巧嘛!還知道幫忙準備早餐!」

逸雪回頭,在她的小鼻子上輕輕捏了一下。「你這個小懶豬,睡到現在才起來,我和阿姨都做好早餐了,你等著吃吧。」

如涵笑著坐到餐桌旁,拿起一杯牛奶。剛喝了一口,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如涵一看,不禁驚了一下,打電話的竟然是趙剛,難道,他有什麼事兒嗎?不然怎麼這麼早打電話?

如涵看了逸雪一眼,拿著手機走進了客廳才接起了電話。「喂,你怎麼了,怎麼這麼早打電話?」

「我……沒事。就是想和你說聲新年快樂。」電話的那端,趙剛的聲音略顯低沉。

聽他這麼說,如涵鬆了口氣,她還以為趙剛有什麼事兒。他和馮雪同在一家醫院,她終究還是有些不放心。

她料想,馮雪的家人一定知道趙剛和馮雪的關係,除了這麼大的事兒,趙剛難脫干係,馮雪的家人多半不會放過他。

「哦,也祝你新年快樂。你快出院了吧?」如涵接著問道。

「還有幾天吧。傷口拆線就出院了。」趙剛答道。

「哦,那就好。有時間我會過去看你的,你好好養傷。」

如涵叮囑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她長吁了口氣,轉身要回餐廳。看到逸雪站在餐廳門口,「涵涵,誰的電話?」

走進逸雪,如涵能感到他有些不高興。她想他也許聽到了她和趙剛說話的內容。思忖片刻,如涵如實答道:「是他,他受傷住院了。我前幾天去看過他。他這會兒打電話是想祝我新年快樂。」

逸雪自然知道她說的「他」是誰,他雖然不喜歡如涵和趙剛再聯繫,但聽說趙剛受傷了,不由得心生憐憫,問道:「他怎麼受的傷,嚴重嗎?」

「還好,不算嚴重,那個女人刺傷了他,然後她自己也受傷了,比趙剛嚴重,正在重症監護病房,昏迷不醒。」

如涵眉頭緊蹙,神情凝重,逸雪知道,情勢一定不容樂觀。他走上前幾步,輕撫著如涵的肩膀,柔聲說道:「涵涵,如果有什麼能幫得上的,儘管告訴我,我雖然恨他傷了你,但也不忍心看你為他難過。」

「逸雪哥,你……」逸雪的話深深觸動了如涵,一個男人要有何等的胸襟才說出這樣的話!

「我什麼?是不是覺得我有點傻,對自己的情敵這麼仁慈?」逸雪狡黠一笑,眼裡湧現一絲別樣的情緒。

如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迎向逸雪的目光,說道:「逸雪哥,趙剛不是你的情敵,他不會對你構成任何威脅。在這個世界上,你暫時沒有情敵。」

逸雪微微一怔,心裡暖暖的,如涵的這些話無疑是一種委婉的告白。不過,對「暫時」兩個字,他還是有點介意。

「小壞蛋,什麼叫暫時沒有情敵,你是說我以後會有情敵嗎?」

「說暫時,是因為不確定,萬一哪天突然有那麼個人,比你帥,比你好,我也許會……」如涵強忍著笑,微眯著眼,壞壞的說道。

「小涵涵,你故意氣我,看我怎麼收拾你!」逸雪知道如涵怕癢,上下其手,在她身上撓癢,兩人在客廳里嬉鬧起來。

「小雪花,不和你鬧了,去吃早餐吧。媽媽還等著咱們呢!」如涵掙脫開逸雪,快步走開了。

逸雪笑了笑,跟在她身後,一起進了餐廳。

趙剛一個人在醫院過新年,心中苦澀滋味自然不用說,不過,真正讓他緊張的是重症監護病房那邊的情況。馮雪一刻不醒來,他就一刻不安心。

他幾次遠遠看著馮峰和白雪,期待著他們臉上露出不一樣的神情,可是過了這麼久,他二人還是一副愁雲慘淡的樣子。他知道,馮雪的情況恐怕不好。

這幾天,他一直在反思,馮雪的瘋狂與狂躁固然與她的個性有關係,但若不是他提出分手,馮雪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兒,害了別人,更害了自己。

事到如今,馮雪躺在病房裡,他卻幫不上任何忙,只能和她的家人一起祈禱,希望她早日醒過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