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一九章 心軟是病

第一零一九章 心軟是病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2-29 22:52  字數:2180

「我冤枉呀,我還以為你這小丫頭故意要投懷送抱」崔志浩忍俊不禁,故意做出無辜的樣子。雖然他是真無辜,可如涵就是不相信。

「好了,沒什麼可聊的了,我回家了」如涵起身,整理了一下頭髮,打算離開。

未等如涵下床,崔志浩便上前一步攔住了她,「小丫頭,自己送上門來,還想跑嗎」

他的眼眸幽深,微微頷首,那感覺,似乎要把如涵吸入眼底。

如涵只是心情不好,想找崔志浩聊聊,因為只有對他,才能說與趙楠有關的話題,可是這個傢伙,竟然把她帶到家裡來,還消失那麼久,這會兒不會要非禮她吧

面對崔志浩的注視,如涵並不示弱,她奮力推向崔志浩健壯的身體,無奈那身體卻紋絲不動,想了想,如涵換了注意,她抬起頭,對著崔志浩甜甜一笑,這笑容很有感染力。崔志浩不吃這一套,依舊站在遠處,不讓她離開。

擔心崔志浩還像那次那樣欺負她,如涵急的差點哭出來,索性不反抗了,跌坐在床上。

「這個小丫頭真是太有趣了」崔志浩在內心感嘆著,本想繼續逗她,卻看到一顆顆晶瑩的淚珠,沿著她白皙如雪的臉頰滑落,心,瞬間軟了。

算了,還是別逗她了,他不想勉強她做任何事。

「小丫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了還怕我吃了你不成好了,不逗你了,你今天找我,不是想和我說說話嗎我們聊會兒,然後我送你回家,這樣總可以了吧」這小丫頭就是他的剋星,她一難過,他就拿她沒辦法。

如涵緩緩抬起頭,見崔志浩一臉狡黠,才知道他在逗她。「我不聊了,沒心情聊,我要回家」

「好吧,等我換上衣服就送你回家。」說話間。崔志浩扯開身上浴袍,露出健壯、富有張力、寸縷不著的身體。如涵一驚,連忙閉上了眼睛,大呼:「崔志浩,你幹嘛快穿上。」

崔志浩不急不慢的走到衣櫃前。找出內.褲和襯衫、褲子,一件件穿在身上,「我換衣服呀,不換衣服難道要穿著浴袍出門。」

「那你幹嘛一定要在我面前脫衣服,耍流氓」如涵氣惱的叫道。

「我脫衣服不假,但我沒讓你看呀,是你自己要看的吧」崔志浩背對著如涵,淡淡的說。

如涵說不過他,索性不再理他,下了床,就往門外走。崔志浩襯衫扣子都來不及系。連忙拉住了她,「涵涵,你很少主動打電話找我,今天能找我聊天,說明你心裡一定很不痛快,想說什麼就說吧,我一定做個好的傾聽者。」

是呀,她想找他說說話,怎麼這麼就走了。看到崔志浩眼裡的真誠,如涵止住了腳步。轉身坐在了床邊。

「涵涵,在電話里,你只說趙剛受傷了,到底怎麼回事他怎麼受的傷」崔志浩坐到如涵對面的沙發上。和她面對面說話。

「他是被馮雪刺傷的。」如涵的聲音很輕,心裡卻是暗潮翻湧。

「什麼就是他那個小情人」崔志浩不敢相信,又反問道。

如涵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別說崔志浩不敢相信,她也難以相信,這個女人的狠毒非常人能想像的。

「人都說最毒不過婦人心。我算是見識了,這個馮雪,果真是狠角色。不過,趙剛也的確可惡,自私、濫情,馮雪這一刀,也算給他長點記性吧。」正是因為他們,才害的他心愛的女人痛苦,對於他們的死活,崔志浩並不感興趣。他在乎的,只是如涵的感覺。

「志浩哥,實不相瞞,我曾經也恨不得他死,可事到如今,他若真死了,恐怕我會很難過吧。」如涵似在傾訴,又像是自言自語,此時的心境,非三言兩語能說清楚。

崔志浩輕嘆了口氣,起身踱了幾步,說道:「涵涵,你最大的優點是心軟,最大的缺點也是心軟。你這樣心軟,只會傷了你自己。不用管他了,生死由他的命去吧。你若是心裡難受,我會幫他做點什麼的。這樣吧,等他傷好了,我讓他去外宣部做副經理,你看怎麼樣」

「志浩哥,你不用為難,我也沒想對他怎樣,只想和你說說話,心裡舒服點。」如涵迎著崔志浩的目光看去,心生感動,這個男人,才是真正的爺們兒,拿得起放得下,心胸寬闊,行為豁達,不似趙剛那般小家子氣。

「涵涵,我雖然不想讓你這麼心軟,但你的心情我能理解,畢竟愛過一場,你也不想讓他太狼狽,我都懂。可是涵涵,我更希望你多為自己想想,沒必要因為他,這麼費心思。」崔志浩打心眼兒里心疼如涵,他的苦楚,他感同身受。

「我不是為他費心思,我也說不清是為什麼,看到他這樣,我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可是志浩哥,我敢保證,今生今世我都不會和他在一起了,永遠不會。」想到趙剛過去的種種,如涵心如刀絞。

傷害一個人的辦法確實有好多種,但是,沒有什麼傷害會比在感情上背叛的傷害來得更深,更痛。再聰明的女人,也料想不到會被自己心愛的男人傷害。如涵覺得自己輸了,輸在一個「情」字上,有「情」便無法真正放下,每每想到,都是痛。

嘗盡了被人背叛的痛苦滋味,她明白,原來愛情給人帶來幸福的同時,也可以給人帶來痛苦。

對趙剛和馮雪,她心底曾無數次湧現出邪惡的念頭,她希望他們惡有惡報,遭到上天的懲罰。可如今,趙剛受傷,馮雪生死不明,她卻沒有想像中的痛快的感覺。也許,就像崔志浩說的,她的心太軟,不夠硬,才會為仇人流淚。

「涵涵,別想了,何苦這樣折磨自己。趙剛今天承受的一切,都是他當初放蕩的代價,他傷害的,又豈止你一人你就想,這是他的報應吧,他自己釀的苦酒,終究要自己品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