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一五年 物是人非

第一零一五年 物是人非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2-26 04:59  字數:2257

?ps:親們,聖誕快樂!晚上出去吃飯、逛街,回來晚了,更新晚了。

走出醫院,如涵就被柔柔雪打在臉上,涼泌泌的,給人一種舒適的感覺漸漸地,雪越下越大,像飛舞的花瓣,一簇簇地從空中落下來落在她的身上、臉上,很舒服。

如涵素來愛雪,看這漫天飛舞的雪花,心情越明朗。

眼前的路是一片潔白。她走在雪地上,好像踏在在一塊鬆軟的白色的地毯上,腳下還出「咯吱」、「咯吱」的響聲。街道、房屋,都籠罩上了一層白茫茫的厚雪,路旁那些落光了葉子的樹木,掛滿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銀條,整個城市簡直成了一個粉妝玉砌的世界。

「啊,下雪了,好漂亮、好開心!」

想那年,她和趙剛在興嶺的山上,也是這般舒心、愜意,可如今,曾經身邊的那個人因為一個女人,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面容憔悴、神色黯然,再無往日風采。

不知是歲月蹉跎了人生,還是人生荼毒了歲月。兩年的光陰,卻已物是人非。

「如涵,你等一下!」如涵正要打車離開。聽到身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回頭一看竟是大朋。

如涵和大朋雖同在天涯周刊,但由於沒有工作聯繫,很少說話,這會兒他來找她,如涵頗感意外。

「如涵,如果你有空,我想和你聊聊。」大朋跑過來站定,有些氣喘。

「好,有什麼事兒你說吧。」如涵淡然一笑,好奇他要說什麼。

「如涵,我想請你常來看看趙剛,我能看得出,你來了他很高興。這段時間,他經歷太多事兒了,他身體估計沒什麼事兒,但精神恐怕難好起來。」

「我會來看他的。不過,他能不能好起來還要靠他自己,恐怕我也無能為力。」如涵客氣的答道。

大朋隱約感到如涵的語氣很特別,好像趙剛的關係並不十分好。可她的眸光平靜如水,看不出一絲情緒。想了想,他接著說道:「如涵,趙剛能打電話讓你過來,足以說明你在他心中很重要。我想,你的話他會聽的,你勸勸他,讓他儘快振作起來。你看他現在的樣子,真讓人著急!」

感動於他和趙剛的情誼,如涵有些動容,「好吧,有時間我會勸勸他的,我也希望他能好起來。堂堂天涯四才子之一的趙剛,不能就這麼垮了。」

「謝謝你。如涵!」大朋真誠的看著如涵。他早知道如涵是天涯周刊有名的美女主編,卻從沒如此近距離面對如涵,不免神思游離。他不得不承認,如涵是他見過的最漂亮、最高雅的女人,沒有之一。和他認識的那些庸脂俗粉相比,她就像是女神,聖潔得不可侵犯。

「沒什麼事兒我先走了,你回去陪他吧。」如涵不喜歡被人這樣盯著看,急著告辭離開了。

想到聖誕節就要到了,如涵準備到商場買禮物送給媽媽和姑姑一家。她本不想過聖誕節。逸雪不在,她就更不想過了。

買完禮物,回到家,母親笑著迎了出來:「涵涵。我剛出去沒多久,快遞就送了個郵件過來,是逸雪給你的。」

聽到逸雪的名字,如涵心裡暖暖的。這個小雪花,怎麼又寄東西過來?

如涵欣然打開桌上的包裹,猜想著逸雪會送什麼東西給她。難道是聖誕禮物嗎?那可是突如其來的驚喜!

拆開外層精美的包裝,裡面是一個精緻的小錦盒,打開一看,是她鍾愛的he11okitty手鏈,她曾在商場看過,只是沒心情買,不想逸雪卻為她買了。

「這手鏈真漂亮,逸雪眼光真不錯。」看著女兒手裡的錦盒,劉玉華讚歎道。

「是呀,他知道我喜歡這個,他說過,只要看到he11o1itty的東西,無論是什麼都會送給我。」如涵把弄著晶瑩剔透的水晶手鏈,滿心喜愛,也滿心感動。

「逸雪是個有心的孩子,像他這樣的孩子真的不多了。涵涵,媽媽希望你能好好珍惜逸雪。」

「嗯,放心吧媽媽,我會的。逸雪哥是這個世界上除了爸爸以外對我最好的男人,我會好好珍惜他的。」

雖然相隔千里萬里,逸雪的關心和惦念一點也沒少,小小的手鏈,承載了太多的情感,如汩汩春水一般,滋潤著如涵的心……

第二天,海城的大街小巷都充滿著聖誕的氣息,還沒到中午,如涵就接到幾個邀約,有亦晴、小楓、卓君……還有崔志浩。

若是在平日,崔志浩邀她吃飯,如涵未必會拒絕,可聖誕節是個敏感的節日,在一起過節的男女多半是情侶關係,如涵不想給崔志浩希望,就果斷拒絕了。

每年這個時候,她都會給家人送一份聖誕禮物,今年卻獨獨少了一份,心裡萬分感傷。

陪母親逛街,看到商場櫥窗里的一款男士大衣,如涵不禁止住了腳步。Zegna是父親最喜歡的品牌,若是父親還在,她一定把這件衣服買下來,送給他做禮物,收到禮物的父親一定會說:「我家涵涵眼光最好了,選的衣服爸爸都喜歡。」

可是,如今再沒人這樣說了,買下衣服也無人能送了。

「涵涵,你怎麼了?」看著女兒傷神的樣子,劉玉華問道。

「哦,沒什麼,就是……看這件衣服很好看,爸爸若是穿上一定更帥。」說這句話的時候,如涵臉上的表情很複雜,明明是在笑,眼眸里卻閃過一絲晶瑩的光亮。似有淚,卻強忍著,不肯流出來。

「涵涵……」話說一半,劉玉華已經哽咽。

每逢佳節倍思親,如涵想沈峰,劉玉華又何嘗不是,只不過,她一直隱忍著,這個家需要她,沈氏也需要她,她沒有悲傷的權利。

「對不起,媽媽,讓你也難過了,不說這個了,我想爸爸一定不希望我們這樣。咱們去市吧,買些食材,我給做聖誕大餐。」

劉玉華答應著,拭了拭眼角的淚,強打起精神,挽著女兒,一起向市走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