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零零三章 互打

第一零零三章 互打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2-14 08:14  字數:2296

從如涵家出來,趙剛直接打車回來家,在門口,他看到了多日不見的馮雪,見他回來,她什麼也沒說,直接走了過來,甩手打了他一巴掌。

清脆掌聲落下,趙剛的臉頰印下了五個紅腫的指痕。

趙剛愣住了,他沒想過,這個女人是來打他的。

面容有些猙獰的馮雪兇惡地瞪著他咒罵,「趙剛你以為你是誰想甩我就甩我嗎我不會放過你的」

趙剛心裡盪起一種澀澀的痛楚,這個女人先崔志浩舉報他,這會兒又對他動手,心,可真夠狠的。b\r

他揉了揉自己的臉,慢慢逼近馮雪,眸光凌厲,沒等馮雪反應過來,已狠狠地甩回她一巴掌。

剎那間,馮雪的臉頰也烙下了五個紅腫指印,比他臉上的印痕還要紅腫分明,痛得她直皺眉。

眼眸怒火閃閃,牙齒咬得格格作響,她的憎恨瞬間已經到了極致,她絕對不會放過趙剛,她會永遠記住這一巴掌。

趙剛的態度也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她倍受打擊。

「馮雪,你夠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對我做了什麼嗎還寫什麼舉報信舉報我你做的真夠絕的呀」

「哈哈,我做的絕,我有你絕嗎你曾經信誓旦旦的說只有我一個女人,會對我負責。可現在呢,我還是不要我想像甩沈如涵那樣甩我門都沒有我不是沈如涵,沒那麼好欺負」馮雪不顧臉上的疼痛。喊得聲嘶力竭。

趙剛看了看四周,不時有人路過,看向他二人,他不想她繼續鬧下去,拉著她的胳膊,向僻靜處走去。

「馮雪,我跟你說,無論你怎麼鬧,我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了。你趕緊走吧,這錢給你。找個旅店住下吧。」趙剛邊說邊掏出錢包。拿出幾百塊錢,遞給馮雪。

「我不去旅店,我要進去」馮雪指著趙剛家的方向,厲聲說道。

趙剛冷笑了一聲。不屑的說道:「馮雪。你太有意思了吧。我們都分開了,你有什麼資格去我家」

「分開是你單方面說要分開的,我可沒答應」馮雪仍不放棄。

「呵呵。這可由不得你,我說分開就分開這錢你愛要不要,我累了,要回家了」趙剛的語氣格外強硬,把錢塞給馮雪,徑自走向家門口。

馮雪忙的拉住他,死死不肯放手。

「馮雪,你要不要臉,快鬆手」趙剛低頭看著她,語氣里全是威懾的意味。可不管他怎麼說,馮雪就是不鬆手,無奈之下,趙剛奮力掰開她的手,馮雪一個站不穩,摔倒在地上,趙剛趁機跑到單元門口,正好有人開門,他眼疾腳快,跟著走了進去。

馮雪眼看著趙剛走了,卻無能為力,誰讓她沒有鑰匙呢

她怒火無法遏制,陰沉沉地瞪著他離開的方向,雙手緊握成拳頭狀,不自覺地顫抖著。

回到家,趙剛從窗口往下看,見馮雪撿起地上的錢,緩步走出了小區,他才鬆了口氣。

這個晚上,被馮雪這麼一鬧,他心情很差,躺在床上也睡不著,煩躁之中,索性穿上衣服,出了家門。

離開家,趙剛去了酒吧,點了一瓶威士忌。

酒保剛剛把酒端上來,立刻,他為自己斟滿一杯。

毫不思索,趙剛端起酒杯把又辣又烈的威士忌灌進喉嚨里,濃烈的汁液順著喉嚨一路燒灼至胃部,莫名地他覺得舒服。

扯了扯領帶,趙剛又給自己倒酒了,再一杯又辣又烈的威士忌灌進自己的胃之後,他才點燃一根煙抽了起來。

深邃的眼瞳眯了起來,性感的薄唇時不時地微張傾吐出繚繞的煙霧。

他心裡有一股莫名的無名怒火,他也莫名地煩躁,他覺得非常不爽。

他真是瞎了眼,和馮雪這個女人在一起,不僅把事業造的一塌糊塗,還失去了最愛他的女人,如今,他除了悔恨,還是悔恨

一根煙抽完了,趙剛隨手把煙蒂丟進煙灰缸里。

他正想點燃嘴邊叼著的煙繼續抽,冷不防的,他身旁坐了一個女人,是他曾經在酒吧里認識,有過一.夜情緣的女人。

眯起的深邃眼眸瞟了一眼女人,趙剛噗哧冷哼一聲,隨後,他還是點燃香煙抽了起來。

他痞痞地挑了挑眉,嘲謔:「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剛子,你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兒」女人一雙狡黠的眼睛正對著趙剛釋放耐人尋味的觀察,她這種女人,太了解男人了。

「我看起來像是很煩的樣子嗎你想多了。」

「剛子,我當我是誰男人的心思我最懂,我猜你,多半是為了那個女人煩惱吧。」女人說的很直接。

「呵呵,別太自以為是了,越是自信,越是摔得慘」彈了彈煙灰,趙剛抽了一口煙,隨即,他把煙霧都吐在了女人的臉上。

女人的臉蛋並沒有情緒起伏,咻地,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抱著趙剛,她主動攫住他的薄唇kiss了起來。

趙剛先是怔了一下,隨後推開了她,「你走吧,我今晚沒興緻。」

這下換做女人驚住了,她眼裡的趙剛從來不會拒絕呀。

「剛子,你這是怎麼了還想為誰守身如玉嗎」

趙剛微微一笑,這女人說的沒錯,也許,他突然想為如涵守身如玉吧。

「不會吧,還讓我猜著了。好吧,我不勉強你。不如,我陪你喝酒吧」女人沒有要走的意思,拿起趙剛身旁的酒,倒了一杯。

趙剛沒搭話,也沒拒絕,舉起酒杯,示意了一下,把杯中酒一飲而盡。

也許,這個時候,有人陪喝酒也是好的。

「你說你們女人是不是都嘴硬,明明心裡有一個男人,就是不肯承認呢」混沌中,趙剛對女人說道。

「心裡有人還不承認,多傻要是我,一定抓住自己喜歡的人不放。」女人放.盪的坐到趙剛腿上,曖.昧笑道。

「哈哈,我忘了,你和她不是一種女人,我問你沒用」趙剛雖然有些醉了,但是意識很清楚,他推開女人,扶著桌子站了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