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九零章 陌生的稱呼

第九九零章 陌生的稱呼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1-30 23:04  字數:2448

崔志浩本想找如涵出去喝喝咖啡、唱唱歌,卻不想看到這一幕,一時心情跌到了谷底。什麼也不想做,發動了車,猛地轉頭,駛離了別墅區。

接連幾日不舒服,趙剛實在挺不住,還是住院了。除了父母和幾個朋友,他沒把住院的消息告訴任何人,天涯周刊也只有崔志浩和吳楠知道。

「什麼,他住院了!」從吳楠口中得知這個消息,如涵無法相信,在她的印象中,趙剛從來不會請假呀,更何況一請假就是幾天。

「他……沒事吧?」如涵接著問道。

「我也不清楚他病的重不重,不過,腦梗塞不是小毛病,我不好說。」吳楠微微嘆了口氣,想到趙剛年紀輕輕就得這種病,他深感同情。

如涵又和吳楠聊了一會兒,心情沉重地掛了電話。她在糾結,到底要不要去醫院看看趙剛。

住了兩天院,趙剛悶得慌,一個人下樓,打算到醫院後院的小公園散步,許是太久沒運動的關係,他覺得身體越發的沒有力氣,神智漸漸也不清晰,順著樓梯欄杆,軟軟地就要倒下去……

在他即將倒下去之前,一£∞雙手臂牢牢的摟過他的腰際,把他扶住了。

「剛子,挺住了,爸來了。」在醫院醫生的幫助下,趙父將趙剛放在床上躺好,俯視他,開口說道。

趙剛醒過來的時候,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額頭,他的頭又暈又痛。著實難受,「爸,你怎麼來了?」

「聽說你住院,我和你媽都不放心,就媽讓我過來看看。剛子,你怎麼病的這麼嚴重,爸要不扶著你,你就躺地上了。」趙父眉頭緊皺,憂心忡忡。

見父親這樣難過,趙剛的心裡也不是滋味。他勉強笑了笑。「爸,我沒事,小毛病,剛才那樣估計是太久沒起床了。頭暈。」

「你呀。從小到大就喜歡逞強。從今天起。我就留在這兒照顧你,過幾天再讓你妹妹過來陪你。」

兒子的脾氣,趙父最了解。不過,這次他可不打算由著他了,必須逼著他好好治病。

在趙父的一再堅持下,趙剛不得不讓父親留下,第二天,趙剛的母親和妹妹也趕到了海城,一時間,病房裡熱鬧起來。

「哥,嫂子沒帶孩子過來看看你嗎?」妹妹心直口快地問。

妹妹的詢問讓趙剛既尷尬又無奈,只得如實告訴她,「小妹,我沒告訴你嫂子我病了的事兒,她不知道。」

「什麼,你都這樣了,還不告訴嫂子一聲,讓她帶著文文過來看看你,你的病也許就好大半了。」

對趙剛和劉春艷的事兒,趙剛小妹知道的並不多,她只知道他們鬧得很兇,卻不知道他們已經分開了,她還以為只要告訴嫂子,她就會過來探望哥哥。只有趙剛心裡清楚,即便是他病了,她恐怕也不會過來。

「小妹,我沒什麼大事兒,過兩天就出院了,文文太小,還是不來醫院的好。」趙剛不好說破,只好拿兒子當擋箭牌。

「隨你吧,我也管不了你!」妹妹有些氣惱,不再搭理他。

沈氏企業頂層會議室里,如涵剛組織開完會,有些疲憊。她揉了揉眉心,向後仰靠在座椅上。忙了一上午,下午正好有空,她在猶豫,要不要去看看趙剛。

她終究沒抵過內心想去看趙剛的想法,穿上外套,拎著包走出了辦公室。

到了醫院,站在趙剛病房門口,透過玻璃窗,如涵看到他一個人坐在床頭。

趙剛的父母和妹妹回他的出租屋了,晚上父親會回來陪他。

如涵推門,趙剛聞聲看了過來,看得出,他很驚訝,他怎麼也想像不到,除了家人,第一個來探望他的,竟是如涵。

「涵涵,你怎麼來了?」頃刻間,趙剛對她的稱呼發生了變化,不再客氣的叫她如涵,而是和家人、朋友一樣,喚她涵涵。

如涵笑了笑,走上前去,「聽吳楠說你住院了,我過來看看,你沒事吧?」

「我……還好,沒事。」趙剛強忍著淚,憂鬱的開口,下意識拉住如涵的手,原本狂傲而冷酷的俊顏此刻卻不再有任何的氣勢,只餘下那濃郁而凝重的痛苦,英挺的眉宇深皺,抓著如涵的手更是用力的收緊,似乎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開。

如涵抽了抽手,可惜他的力氣原本就大,如涵想動也動不了。

「涵涵,陪我一會兒,好不好?」趙剛劍眉緊蹙,帶著一抹小心翼翼的卑微,清冷的臉上痛苦慢慢散去,轉為一絲甜蜜。

如涵一愣,只見趙剛一個用力,把她扯了過來,然後一個翻身,壓住了她。

「陪我!」他低沉的嗓音帶著濃濃的溫柔,那語氣柔軟的讓人心頭都跟著顫抖。

他寬大的胸懷緊緊地圈住了如涵,將她單薄的身體圈進了懷抱里,緊緊的抱住,深情的嗓音也在她的耳邊低喃的響起,「陪我!我疼!」

如涵麻木的躺著,被趙剛抱的,壓的幾乎喘不過氣來,她不得不拍了下他的後背:「趙剛,你放手!」

「不放!」趙剛沙啞的嗓音里有著最堅定的執著收緊了雙臂,冷硬的五官柔軟下來,含混不清的低喃,「我疼!」

他這一會說了兩次疼了!

如涵被這個男人說出這樣脆弱的話震撼了!

「你哪裡疼?」她想開口說你放開我,結果話到嘴邊卻是變成了這句話。

「我這裡疼!」他說著,抓著她的小手竟一側身摸到了他的胸口,「疼!」

如涵的手如同被電電著了一般。他的心疼?

因為什麼?趙剛這樣的男人怎麼會心疼?

她狐疑地看向他,發現他閉著眼睛,眉宇又皺了起來。

她望著這個男人,趙剛真的長得很好,俊美的讓人怦然心動,狂傲冷酷氣息就這樣散發出來,讓人不敢直視。

望著這個男人的臉,如涵心中酸楚的,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趙剛,疼的不只是你,這個世界,別人也一樣會有心疼的時候的!只是,每個人都要忍受!」她輕聲地開口,不曾想,語氣竟帶了哽咽,低聲的呢喃。

如涵想要抽手,可是,趙剛的手卻是那樣用力,那樣緊緊地的握住了她的手。

「趙剛!」

「叫我豬哥!」他喝道。

她不想叫,也叫不出口。

「豬哥」,這個稱呼太陌生了,彷彿千年前才這樣叫過一個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