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八九章 崔志浩的質問

第九八九章 崔志浩的質問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1-30 02:49  字數:2336

「涵涵,你真不知道我為什麼來找你?我問你,你和吳楠說了什麼?」崔志浩一臉怒氣,語調低沉,極富磁性。∑,

如涵心下一驚,差不過猜到了崔志浩來找她的原因,她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的氣息平穩下來,笑道:「我和吳楠沒說什麼呀,那天在他辦公室門口見過一面,隨便聊了幾句。你不會連我和誰說話都管吧?」

「小丫頭,你故意氣我是不是,我當我不知道你和吳楠說了什麼,你讓他多關照趙剛,是不是?」崔志浩知道她在耍鬼機靈,故意逗她,並不中計。

崔志浩話音未落,如涵就驚得睜大了眼睛,她奇怪,明明是私下和吳楠說的話,崔志浩怎麼會知道呢?難道是如涵告訴他的?不對呀,這不合情理呀,吳楠沒必要和他說這些呀,再說,吳楠若是想告訴崔志浩,就不會這麼照顧趙剛了,還關心他的病情。

不是吳楠,會是誰告訴他的呢?如涵用力想,也猜不到這個告密的人是誰。

崔志浩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低著頭,逼視著她的眼睛,緩緩說道:「涵涵,不用想了,你不用猜我是怎麼知道的,這並不重要!關鍵是我想知道,你為什麼這麼傻,還讓吳楠關照他?你忘了他是怎麼對你的嗎?難道你被他害的還不夠嗎?」

崔志浩這話大有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意思,如涵知道,他是為她好。

「志浩哥。我沒忘他是怎麼對我的,我也記得,因為他我流了多少淚,受了多少苦。可是,過去的我活在仇恨中,很不快樂,我想放下仇恨,寬恕他,也許,就能快樂起來了。」如涵抬頭。迎向崔志浩的目光。眼眸里都是真誠,對崔志浩,她不想隱瞞自己的真實想法,她寬恕趙剛。也是解脫自己。

「涵涵。你說的我懂。可是,你真的能寬恕他嗎?不要難為自己!」

崔志浩是如涵這段痛苦經歷的見證者,他知道這兩年如涵是怎麼走過來的。所以,他不相信如涵能放下對趙剛的怨恨。畢竟,趙剛從沒真心悔過,也沒做什麼值得如涵寬恕的事兒。

如涵下意識的轉身,向前踱了兩步,冷笑了一聲,「說實話,我無法真心寬恕他,可看到他慘兮兮的樣子,我心裡會難過。也許,我這樣做是為了讓自己好受點吧。」

崔志浩無奈的笑了笑,走到她身邊,「涵涵,如果我沒說錯的話,你還是沒放下他,所以,看他這樣,你才會難過。不過,我可以理解你,你愛了他那麼多年,想要完全放下,恐怕很難吧。」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還沒完全放下吧。一看到他落魄的樣子,我會難受,一想到他和馮雪在一起兩年,我更難受。」如涵背過身去,不想讓崔志浩看到她臉上的表情,她有種要哭的感覺。

似乎是注意她的異樣,崔志浩跟過去,低頭看著她,那雙澄澈的琉璃眸底,漾著純凈的光,美得動人心魄。

儘管只穿著一身家居服,還是掩蓋不了她的天生麗質,她靈俏優雅,宛如脫俗的仙子。

崔志浩見過各種形形色色的女人,而能像她這樣極端純凈的,她還是第一個。

只是他遇著的這只是個小獅子,帶了還未長成的尖銳爪牙,撓上一把,儘是撼動心房的癢!

在他炙熱的目光下,如涵尷尬的別開頭去,僵硬的臉隱約有些滾燙。

「涵涵,對不起,我剛才太衝動了,我們回去吧,別凍壞了。」

崔志浩帶著怒氣來找如涵,這會兒平靜下來,才留意她穿的單薄。

如涵明白崔志浩的心意,並不怪他,淡淡一笑,向別墅門口走去。

崔志浩走後,如涵一整天都宅在家裡,直到傍晚,逸雪來找她吃飯,她才梳洗打扮,和他一起出門。

吃過飯,逸雪把如涵送回家,白色的法拉利停在濱江酒店門口,很拉風的引起了過往行人的注目禮。

如涵偏過頭,目光落在逸雪俊美的臉上,不禁暗嘆,這個小雪花,一定心情不錯,不然不會這般高調,開這輛跑車出來。

逸雪的桃花眼勾起邪氣的笑,湊了腦袋過來,「呵,這麼盯著我幹嘛?有想法?」

「我下車了。」如涵翻了個白眼兒,隨之扭頭去開車門,肩上卻多了一隻大手,一股男性氣息逼近,她嚇了一跳,本能的偏回臉,逸雪的俊容近在咫尺,她不由得朝後仰,脫口道:「你幹什麼?」

「涵涵,瞧你一副戒備的表情,我還能吃了你不成?」逸雪眼裡促狹的笑意,肆意漫開,「我給你解安全帶!」

如涵臉一熱,囧囧的別開了眼,訥訥的嘀咕,「我回頭得買根防狼棒才行。」

逸雪桃花眼不禁眯起,「涵涵,你討打是不是!」

「我開玩笑呢,行不行?以前也沒發現你這麼霸道,我看你才找打!」如涵故意逗他,推開他,自己解了安全帶後,開了車門,「我走了。」

「涵涵!」

在她一隻腳踩在地上時,逸雪幽怨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我霸道也是看對象的,只對我喜歡的人霸道。」

「哼,小雪花,你壞透了,我可不喜歡霸道的男人。」如涵沒回頭,應了一聲,便下車關上了車門,可還沒等邁出步子,逸雪也下了車,揚著笑,「涵涵,等下!」

「怎麼了?」如涵頓下步子,笑著問道。

逸雪大步過來,屈指在如涵額上輕彈了一下,「你呀,你這丟三落四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你的包!」

「討厭!小雪花,又教訓我!」這種情人之間親昵動作,弄的如涵臉色緋紅,僵僵的應對了幾個字,便低下頭。

逸雪在原地又站了會兒,才噙著笑鑽進了車子,發動引擎離開。

沈家別墅對面,靠路邊停著一輛黑色賓利,駛駕座的車窗半降著,男人如鷹般銳利的眸光,森然的投射在斜側方,將那充滿溫馨愛意的一幕,盡數收入了眼底,擱在方向盤上的手肘肌肉緊繃,墨色的深眸中翻滾著晦暗不明的情緒。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