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八八章酒後出醜

第九八八章酒後出醜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1-29 08:27  字數:2422

「剛子,我帶大家一起出來玩,也是想讓你放鬆一下,你少喝點酒,和大家一起跳跳舞、唱唱歌多好。∑,」吳楠坐到趙剛身邊勸道。

「吳哥,你陪我喝一杯吧,自己喝酒沒意思!」趙剛倒滿了酒,又給吳楠倒了一杯。

吳楠無奈,只得接過酒杯,陪他喝了一杯,「剛子,如涵可是關照過了,我得照顧好你啊,不然見了如涵,我可不好交待了!」

趙剛心裡糾結的更緊了,他想不到,如涵不僅不計前嫌,還讓吳楠關照他。他到底要怎樣才能報答她這份情誼?

說到這兒,趙剛什麼都清楚了,他抿了抿唇,端起杯子,和吳楠碰了下,微笑道:「吳哥,那我們幹了!謝謝你這麼照顧我,有機會,我一定報答吳哥!」

「哈哈,剛子,你可真爽快!」聽他這麼說,吳楠很受用,他笑了笑,和趙剛同時喝下。

又寒暄了幾句,吳楠便離開了,他還有其他同事需要照顧。

趙剛酒量一向不行,這洋酒的後勁特大,沒過一會兒,他便腦袋昏昏沉沉,胃裡難受的要命,醉眼朦朧了。

「我得去趟洗手間。」趙剛搖晃的站起,對旁邊的小孫說,小孫見狀忙扶了他,「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去洗下臉,清醒一下就可以了。」趙剛搖頭,拒絕了小孫,強撐著拉開包廂的門,向外走去。

明亮的走廊上。趙剛頭暈的走路更加不穩,問了服務生洗手間方向後,便扶著牆壁歪歪斜斜的朝前走,可拐彎時,由於低著頭,迷醉的雙眼又模糊的看不清,一頭便撞到了一堵肉牆上!

「惡——」

這一撞,本就想吐的他,根本來不及撐到洗手間,便一張嘴。哇哇大吐起來!

「**!」

男人名貴的西裝。剎那便滿是污穢,噁心的讓他直想跟著吐,男人暴怒的低喝一聲,一雙大手揪起趙剛的肩領。「你這該死的……」

趙剛意識不清醒。任由男人撒氣。被重重的打了幾拳,跌倒在地上。幸好有同事經過,才阻止了還想繼續動手的男人。

見趙剛喝的不省人事。吳楠叫人把他扶上了車。

「剛子,你家在哪兒,我送你回去。」吳楠發動了車,想到還不知道趙剛家的地址,回頭問道。

趙剛斜靠在座椅上,冷笑了一聲,「家?我沒有家,我也不知道我的家在哪兒!」

趙剛的聲音很模糊,吳楠沒聽清,又問了一次,這一次,他連話都說不出了,徹底昏睡過去。

問不出他家的地址,吳楠也不好把他帶回家,只好就近找了一家賓館,開了房間,把他扶到床上後,才關門離開。

趙剛一個人在賓館,只睡到第二天上午,才醒過來。

他只記得在酒吧里喝酒,然後出去上洗手間,之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我這是怎麼了,是誰把我送到這兒的?」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趙剛在心裡嘀咕著。

他看了看時間,已是10點多了,幸好是周末,他不用去上班,不然,真要丟人了。

他洗漱妥當,到樓下退房,才知道是吳楠把他送過來的。

羞愧之下,連忙給吳楠打了電話,「吳哥,我昨天晚上喝多了,什麼都不知道,剛知道是你送我到賓館的。真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聽趙剛這麼客氣,吳楠不好說什麼,只得安慰道:「沒事的,剛子,誰沒有喝多的時候呢!你怎麼樣,這會兒醒酒了吧?你身體不好,以後還是少喝酒的好。」

「嗯,再不敢多喝酒了,這會兒頭疼得厲害。」趙剛抬手揉了揉太陽穴的位置,尷尬笑道。

「對了,昨晚你喝太多了,我問不出你家的地址,只能把你送賓館了。你別急著走,再多睡會兒吧。」

「我沒事了,吳哥,我來前台退房了。周一上班我把錢給你,你把我送過來我已經很感謝了,不能讓你花錢幫我開房。」趙剛打心底感謝吳楠,這個時候,能有人這樣待他,無疑是雪中送炭。

聽趙剛這樣說,吳楠先是假意拒絕了一下,在趙剛的堅持下,就沒再反對。

掛斷了電話,趙剛退了房,打了輛車,向他的出租屋駛去……

天氣越來越涼了,空氣也愈發的乾燥起來。

如涵一個人在家,斜靠在沙發上,捧著八卦雜誌有一頁沒一頁的翻著。

「叮咚,叮咚……」玄關處傳來門鈴的聲音。

這個時候有誰會來呢?如涵放下雜誌,起身趿著拖鞋走過去。

她往貓眼洞一瞄,崔志浩陰著臉站在門口,怎麼會是他?

如涵拉開了門,「志浩哥,你怎麼來了?」

崔志浩上前一步靠近她說:「跟我去個地方!」

如涵往後挪了挪,側過身,「去哪裡?有事嗎?」

崔志浩凝著她,突然伸手扯過她的手就往外走。如涵瞪大眼睛,漲紅著臉,掙扎著想甩開他的鉗制,尖聲喊道:「喂!志浩哥,你快放開我!你要帶我去哪裡!你捏疼我了」!

眼見自己使了吃奶的力氣也沒甩開他,如涵氣急敗壞的罵道:「崔志浩,你幹嘛!你放手啊!」而前面的人跟沒聽到似的繼續拖著她走,無奈之下,她只好另換一計,「哎!就算要去哪,你好歹也讓我換身衣服是吧」!

這話果然有效,他聞言停了下來,回頭上下打量著她。

「你確定我這身行頭適合我們等會要去的場合嗎?嗯,你確定?」一身家居服打扮的如涵,正得意的翻著白眼,哼哼唧唧假惺惺的對著他笑。

崔志浩瞪著她,咬了咬牙,手一用力便扯過她的身子,在她還沒反應過來就緊緊的貼住了她的唇。

他kiss的有些激烈,按了她的後腦,讓她與他貼得更緊。

剎那間,她腦子一片空白,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臉上陣陣發燙,心撲通撲通的似要跑出來一樣。

當他放開她時,她已癱軟在他懷裡,她睜開眼睛,看見他眼神里有一種她也不知道的東西划過。

「崔志浩,你要幹嘛,幹嘛突然這樣對我?」在強烈的刺激面前,如涵不再客氣,直呼他的名字。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