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八七章 如此涼薄

第九八七章 如此涼薄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1-28 15:42  字數:2299

面對馮雪的威脅,趙剛也無動於衷,他已經麻木了。``し似乎沒有什麼能真正刺激到他。

兩人的談話就在這樣的氛圍中結束了。

掛斷電話,馮雪氣急敗壞地把手機扔在床上,她對如涵的怨恨已經漸漸轉移到趙剛身上,這個男人,竟是如此涼薄,即便知道她被人打了,也沒太多關心。

「都怪我太傻,太天真,竟然主動去追求你這樣一個男人,早知有今日,我一定不會和你在一起!」

馮雪不停的咒罵著,只有這樣,才能發泄她心裡積壓的痛苦和委屈。

不管怎樣,她畢竟和趙剛同居兩年,即便是養只小貓小狗也會有感情的,她還以為,趙剛知道她受傷了,至少能回來看看,卻不想,他有這麼多託詞。

趙剛之所以對馮雪這麼冷淡,除了想讓她斷了念想,徹底和她分開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這幾天,他的頭痛病越來越厲害,心裡也格外煩躁,已經沒心情理會這些事兒了。

他去醫院檢查過,醫生說,他有輕度的腦梗塞,需要住院治療。趙剛一向要強、敬業,更何況他的處境不允許他出一點錯,所以,他拒絕住院,只讓醫生開了葯,每日按時吃藥,並不耽誤工作。

這日,他又頭痛的厲害,趴在辦公桌上,昏睡了過去。

直到吳楠過來找他有事,他才醒來。

看到趙剛桌上的葯,吳楠臉色一變,吃驚的問道:「剛子,你怎麼吃天欣泰,難道你……」

「嗯。沒錯,我……有腦梗塞,不過不是太嚴重。」趙剛略顯尷尬,笑著說道。

「不嚴重就好,不過你不能掉以輕心,實在不行,還是要住院治療一段時間的。放心。我給你假!」

自從如涵叮囑吳楠。讓他多關照趙剛之後,吳楠對趙剛的態度又好了許多。吳楠這麼做,也是有他的私心的。他總覺得崔志浩是一時氣急了,才把趙剛發配到基層,也許過些日子氣消了,還會重用他。說不定有一天趙剛還是他的頂頭上司呢!

他不想把事情做絕,對趙剛好一點。也是給自己留條後路。

「謝謝你,吳哥,我沒事,吃點葯就好了。」趙剛臉色發紅。卻逞強的說道。

「哎,隨你吧,不過你要是太難受。一定要去住院,腦梗塞可不是小事兒。是有生命危險的!」吳楠知道自己勸不了他,不過還是叮囑了一句。

和趙剛說完工作上的事兒,吳楠回到了辦公室,想來想去,他決定給如涵打個電話,把趙剛的病情告訴她。想到如涵叮囑的話,他覺得他這樣做,如涵會很感謝他。說不定,對他還會平添幾分好感呢!

如涵正在辦公室里看資料,看到手機上顯示的陌生號碼,微微猶豫了一下才接了起來,聽說對方是吳楠,如涵著實吃了一驚,她和他並無聯絡,他怎麼突然打電話了呢?

「如涵,我給你打電話,是想和你說一下趙剛的事兒。」吳楠開門見山地說。

「趙剛?他怎麼了?」

從吳楠的語氣中,如涵能感覺到他說的未必是好事。難道,趙剛又惹事了?

「趙剛病了,是腦梗塞,我覺得他的身體狀況很不好,勸他去住院治療,可是他不同意。你知道的,趙剛一貫要強,不會輕易請假,我擔心他會有事,所以想讓你勸勸他,也許他能聽。」

「腦梗塞?他怎麼會得這種病?」如涵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那種感覺很不舒服。她恨趙剛,可聽到他病了,還是替他難過。

「我也不知道,估計是他的壓力太大了吧。想當初,他可是崔總、溫總身邊的紅人,沒想到因為那麼一個女人,落到今天這步田地。」吳楠輕嘆了口氣,為趙剛感到惋惜,畢竟,趙剛的才華在天涯周刊有目共睹,不是一般人能望其項背的。

作為男人,趙剛找女人,吳楠可以理解,自古才子都多情,他有些想法也算正常。可是,讓吳楠不理解的是他竟然找了馮雪這樣一個平庸無奇的女人,要容貌沒容貌,要身材沒身材,才華就更沒有了,說話還一股大碴子味兒,簡直是土掉渣了。

他想不通,馮雪到底是哪點吸引了趙剛?在他看來,若是想找情人,非找個如涵這樣絕色傾城的女人才不枉瘋狂一場,若不然,豈不是白白耗費了精力,還落得個名譽掃地、自毀前程的下場。

如涵知道,吳楠口中的「女人」指的是馮雪。一提到馮雪,如涵不由得一陣心酸。無論相貌、還是家世,她比馮雪不知強上多少倍,兩年前,趙剛卻因為這樣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人棄她於不顧!此等侮辱,豈是她能承受的!

她一直想問趙剛,她到底哪裡比不上馮雪?

微微頓了一會兒,如涵說道:「吳哥,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會勸勸他,讓他去醫院治療的,至於他聽不聽,我就不確定了。」

「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這兩天我們編輯部有個聚會,我會藉機再勸勸他的。」

「好。」如涵簡單回答了一句,就掛斷了電話,她心裡亂亂的,不知是不是因為馮雪的緣故。

她恨她,甚至超過對趙剛的恨。

海城的西郊,是酒吧一條街,全市最燈紅酒綠的地方。

忙碌了一天,吳楠率全體人員去消遣,酒吧的包廂里,男男女女熱鬧成堆,推杯換盞,啤酒喝了一紮又一紮,篩子搖的「噼里啪啦」的響,舞池裡,幾對跳的興起,還有跟著音樂伴唱的,嘈雜繁亂。

趙剛坐在角落裡,無心跳舞,只是一杯接一杯喝酒,看上去十分落寞。

「怎麼,剛子,不去和大家一起跳舞嗎?我記得你跳的不錯呀!」吳楠湊上前去,樂呵呵的說道。

「吳哥,你們跳吧,我實在是沒力氣跳。」

在酒精的作用下,趙剛的頭似乎更疼了,難梗塞病人忌飲酒,他不是不知道,只不過想借酒澆愁罷了。

自從被降職,同事們都對他不冷不熱的,只有吳楠對他還不錯。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獨和無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