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八五章 自食惡果

第九八五章 自食惡果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1-26 02:36  字數:2322

如涵身穿黑色蕾絲小禮服,正站在逸雪身邊,不知說著什麼,嬌俏的臉龐漾著濃濃的笑意。︽,

崔志浩的出現,引起一陣騷動,他在海城商界的影響力,絕不亞於逸雪,到場的嘉賓多半認識他。面對眾人的熱情搭話,崔志浩無心逗留,只想著去見如涵。

「逸雪哥,我過去和志浩哥打個招呼。」遠遠地看著崔志浩向走來,如涵對逸雪說道。

「我陪你去,他來了,我也要去打個招呼的。」逸雪說的很自然,這一刻,如涵並未感到他的醋意。

逸雪攬著如涵的腰,面帶笑意地迎向崔志浩,眸光中流露著讓人無法忽視的凌厲氣勢。要知道,他可是辰逸雪,人人敬仰的商界巨子,大名鼎鼎的辰家掌舵人,跺一跺腳就可以颳起一陣經濟旋風!最重要的,他是全海城女人心儀的對象,又豈會在情場上示弱!

「崔總,歡迎你來參加宴會!」在公眾場合,逸雪並未稱崔志浩為「志浩哥」,而是叫他崔總,其中的用意不言而喻。

他是在提醒崔志浩,這只是一場商業聚會,不要談及其他。

崔志浩聰慧過人,又怎會不懂他的意思,他笑了笑,配合他說道:「辰總,恭喜辰氏和沈氏合作!」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聽起來頗為和諧,都是些客套話。

如涵站在旁邊,看著他二人,竟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原來。男人吃起醋來,比女人有過之而無不及。

「涵涵,我們先過去吧,阿姨說,這個項目主要由你負責,希望你上台講幾句話。」說話間,逸雪伸出手,握住了她的小手,寬厚的手掌包裹住她白皙的小手。

如涵只覺得一股電流划過手心傳到四肢百骸,身子瞬間僵硬。而那隻大手握著她的小手的大手。其中一隻手指十分調皮的撓了撓她的手心,好像在故意逗弄她一般。

「志浩哥,那我們先走了,你去那邊坐坐吧。有咖啡可以喝。」離開前。如涵不忘照顧崔志浩。

崔志浩微笑著點了點頭。向她揮了揮手。

如涵的發言很精彩,博得台下一陣掌聲。一時間,她在海城商界名聲鵲起。到場嘉賓無不孜孜稱讚。

在商界,不乏有能力、有魄力的女人,可像如涵這樣容貌氣質俱佳的卻少之又少。不知情的未婚男士都把如涵當做理想的妻子人選,圍繞在她身邊,大獻殷勤,直到逸雪忍無可忍,挑明了他和如涵的關係,男士們才失望地走開。

「小雪花,你今天可是泡在醋缸里了,滿身都是醋味兒。」宴會結束後,回到家,如涵故意逗他。

「怎麼,那麼多男人喜歡你,我不可以吃醋嗎?」逸雪瞬間握住了她的下頜,低頭湊近了她,然後,他突然迅速俯下身,唇在距離她的唇只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住,悠然說道:「我可不喜歡他們用那種眼神看我的女人!」

逸雪噴出來的氣息是如此的溫熱,直接噴洒在如涵的臉上,像潮水一樣,撩撥著她的心。

他放大的俊美五官就在眼前,眉眼清俊,眼眸深邃,鼻子挺直精緻,嘴唇泛著健康的、珍珠般的光澤,眼尾微微上翹,頗為動人。

如涵不得不承認,她的花痴病又犯了,近距離接觸這個男人,她總是控制不住的臉紅心跳……

林蘭的出租屋裡,馮雪剛剛喝了一大杯熱水,窩在被窩裡捧著熱寶取暖。

前夜從倉庫里出來,她忍著渾身的疼痛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了有人煙的地方。她找了一個可以避風的地方,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向路人借了手機,給朋友打了個電話,讓朋友來接她。

回到家,馮雪照了鏡子才看到,她的右半邊臉又紅又腫,本就微胖的臉看上去更胖了,黑里透著紅,看上去有些髒兮兮的。

馮雪的身體狀況一直不錯,在床上躺了大半天,身體的痛感好了許多,只是在外大半夜,她完全被凍透了,一度發燒到三十九度。

這個時候,她多希望趙剛能在她身邊,哪怕只是問候一句也好,可是,她打了幾次電話,趙剛都不接。她又發了簡訊過去,也遲遲不見他回。

「趙剛,難道你就這麼薄情嗎?一句分開吧,就像撇清我們的關係嗎?」馮雪心有怨恨,卻無能為力,她自嘲地笑了笑,她所承受的,正是如涵兩年前所經歷的吧,只不過,她似乎比如涵更慘。

沒有趙剛,還有那麼多優秀的男人愛如涵,而她呢,其貌不揚、身份平庸,又有誰能在乎她,為她療傷呢?

她來林蘭沒多久,認識的人不多,她和趙剛的醜聞傳開後,唯一的一個朋友也開始疏遠她,把她接回來,送回家就離開了,甚至連葯都沒幫她買。

馮雪身心俱疲,沒多久就睡著了,再醒來時已是深夜。她拿過手機,想看有沒有趙剛打來的電話或發來的短息,可是,什麼也沒有。

她失望之極,差點把手機摔到地上。

「趙剛,你真的一點也不關心我的死活嗎?」馮雪在心裡默念著,頃刻間,已被痛苦掩埋。

事實上,趙剛看到她發來的信息,但是,他並不相信馮雪的話,還以為她在騙他,只是為了博得他的同情。

馮雪的簡訊內容很簡單,只有一句話:「剛子,我被人打了,現在好難受,你回來看看我吧。」

趙剛想像不到,馮雪為什麼會被人打,他根本沒當真,依舊寫他的稿子。

忙到了下班,大朋找他吃飯,又去ktv唱歌,他就更把馮雪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醒來之後,馮雪越發覺得身上沉重,再也沒睡著,直到東方露出了魚肚白,她肚子餓的厲害,才從床上爬了起來。

冰箱里除了一塊乾麵包,什麼都沒有,趙剛不給她生活費,她微薄的收入根本不夠花。

馮雪拿出麵包,把它泡在溫水裡,勉強咽了下去。心頭一酸,不由得哭了起來。

她沒想到,有朝一日會落得這步田地。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