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八二章 給她點顏色看看

第九八二章 給她點顏色看看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1-23 01:03  字數:2307

如涵理解崔志浩的心情,可她不想讓他參與其中,畢竟,這是她和馮雪之間的事兒,她想自己解決。

「志浩哥,不用你出面,我自己可以解決。我本不想理她,是她自己不知廉恥,一再騷擾我,我只能不客氣了。」

「涵涵,你打算怎麼不客氣?就這樣警告她,讓她別再騷擾你?」崔志浩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他太了解這個小丫頭了,心軟是她的優點,也是她的弱點,他想不出如涵會怎麼做。

「我還沒想好……但是,我不會再讓她欺負的。」

「涵涵,相信我,你什麼都不要想,我會幫你處理好的。我保證,馮雪不會再騷擾你!」崔志浩憐愛地看著如涵,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轉身向門口走去。

隨著一聲關門聲,如涵才反應過來,他這麼急著走,一定是要採取行動,給馮雪點教訓了。

她本想跑出去攔住他,卻一步也走不動,想到馮雪過去對她所做的種種,想到這兩年來的辛酸與痛苦,她終於下定了決心,該讓這個醜惡、卑劣的女人嘗嘗苦頭了。

林蘭街心花園裡,馮雪拎著包,百無聊賴地在公園裡散步。晚上的天氣特別好,涼風習習,有一絲絲涼意,卻讓人感到非常舒服。

彎彎的弦月掛在天空上,柔和的月光籠罩著眼前寬闊的林蔭大道,顯得異常的迷人,可她卻無心欣賞。

趙剛鐵了心要和她分手,就像當初對如涵一樣。時隔兩年,她也嘗到了同樣的滋味。

馮雪心裡清楚,即便她搶走了趙剛,如涵也從沒做過傷害她的事兒,倒是她,先是在如涵的傷口上撒鹽,而今又去打擾她的生活。可是,她無法控制自己。她就是擔心,擔心趙剛對如涵舊情復燃,擔心如涵把趙剛奪回去。

她能感覺到,自從回海城後。趙剛對她已經大不如前了,從冷淡、漠不關心,到提出分手,不過幾個月的時間,她怎能接受?

馮雪的腳步越來越沉重。從街心公園出來,到她的出租屋,足足走了幾十分鐘。

剛到門口,一道刺眼的光向她臉上掃射過來,隨即傳來沙啞的男聲:「你,是馮雪吧?」

馮雪手裡拿著鑰匙,正要開門,聽有人叫她的名字,下意識縮回了手,把鑰匙放進了包里。

「我問你呢。你是不是馮雪?」男人明顯有些不耐煩了,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在樓梯間昏暗的燈光下,馮雪看清了他的面容。

「我是馮雪,你找我嗎?」

「好,沒找錯人就好!過來吧,兄弟們!」

男人話音落地,馮雪才注意到,在他身後,還站著幾個男人,都穿著黑色的皮衣。看上去很強壯。

其中一個男人湊上前來,看了看馮雪,眼裡流露出一絲失望的情緒,「大哥。這就是咱們要找的女人嗎?長成這樣,我可沒興趣碰她!」

「誰讓你碰她了,老大可不是這麼吩咐的。來,你把她帶到車上去。」男人對身後的小弟說道。

馮雪這才聽明白,這伙兒人是來找她的,而且來意不善。她剛想叫喊。就被男人捂住了嘴,隨後,一個男人扛起了她下了樓,把她丟進停在門口的一輛寶藍色mpv車上。

車絕塵而去,馮雪被兩個男人鉗制住,根本動彈不得。這一刻,她真正體會到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滋味……

沈家別墅,如涵站在陽台上,淚水竟然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兩年了,為了趙剛,她不知流過多少淚、傷過多少次心。自從父親走後,她的淚反而不那麼多了。

她沒有時間去哭,沒有時間去回憶過往,沒有時間去脆弱!她的時間全都用在沈氏,用在父親苦心經營的事業上。為了母親、為了沈氏,為了已經離開的父親,她必須堅強!

可是,馮雪的行為和言辭像是刀子似的劃在心頭,雖然她不想搭理這個女人,不屑和她多說一句話,但她的心口還是堵堵的。

就算她再堅強、再能幹,也只是個女人,是女人,終有脆弱的時候。

「涵涵!」

隨著這熟悉的聲音,如涵只覺得一雙男人的大手將她從背後摟住,淡淡的酒香充塞著她的鼻息之間,讓她的心不由得震蕩了一下,整個人變得溫暖起來。

如涵仰過頭,映入眼眸的是逸雪燦爛的笑顏。

「涵涵,你怎麼站在這裡?」逸雪關切地問。

「我想看看外面,雪景很美。」

如涵倚靠著逸雪的胸膛,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淚,她不想逸雪看到她哭過的樣子。

「太晚了,睡吧。阿姨也回來了,回房間休息了。」

「你陪我睡嗎?」如涵心裡空落落的,孤獨感油然而生。

「嗯,我不走了,留下來陪你。」

逸雪能感覺到,如涵的情緒很不好。她不想說,他也不好追問。在這個時候,陪伴就是最好的慰藉吧。

如涵躺到床上,閉上了眼,把身體窩在棉被裡,這樣被包裹著,她很踏實,也很有安全感。

逸雪側身躺在她身邊,凝著她絕美的側顏,眼裡儘是寵.溺與愛戀,在心裡默念,「涵涵,如果可以,我真想分擔你的痛苦。你這個樣子,讓我好心疼。」

林蘭郊外,馮雪剛剛被幾個男人揍了一頓,丟在一個她從未去過的地方,看樣子,像是個廢棄倉庫。

男人凌厲的聲音猶在耳邊,讓她心有餘悸:「馮雪,這只是給你的一點小教訓,若是再敢招惹我老大的女人,我們就沒這麼客氣了!」

馮雪自然猜的到男人口中的「老大的女人」是誰,可她卻想不到這個老大是誰。她只覺得那個聲音很耳熟,一定在什麼地方聽到過。

讓她想不到的是,那個老大竟然如此神通,不僅知道她的住處,還這麼快就動手了。看來,這個人言出必行,也非常有勢力。

馮雪環顧四周,心跳得更加厲害了,這個倉庫極為荒涼,且四面透風,她雖然穿的不少,可是在這裡呆一晚,非凍壞了不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