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八一章 替她出頭

第九八一章 替她出頭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1-22 08:24  字數:2386

「志浩哥,你怎麼進來了,在樓下等著我就好。≧,」

崔志浩笑了,漫不經心之中帶著狂魅,「我是來你家做客的,到處參觀一下不為過吧。」說話間,他走到桌子前,饒有興緻地看著如涵的相片,那裡有她從小到大,上學期間再到工作期間的照片,像是她一個成長史一樣。

拿起一個相框,他的唇勾起好看的弧度,相片上的她正穿著一件白色無袖短裙,長發披肩的樣子煞是美麗。

這張是她剛剛大學畢業時拍的,臉上還是稚氣未脫的清純模樣。

而今,她清純依舊,眼神中卻多了幾許成熟與滄桑。

「涵涵,有時候我真恨自己,為什麼不晚生幾年,也許我有機會做你的同學。」崔志浩聽似玩笑的一句話,語氣里卻流露著無法掩飾的無奈。

如涵正背對著他翻找東西,能感受到來自身後的強烈男人氣息,正朝她靠近,令她窒息……

就在男人偉岸的身軀已經貼到了她的背後時,如涵猛地回頭閃身,唇邊勾起禮貌性地微笑,「志浩哥,茶已經找到了,我們到客廳吧。」

還沒等話說完,只見崔志浩一伸手臂,一股強勁的力量箍住她的纖腰,下一刻,他順勢將她的身體扯近,就這麼整個人貼著他的胸膛……

如涵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卻沒有像其他女人一樣驚叫,只是瞪大了眼睛盯著將她壓靠在牆上的男人。不可置信地看著他臉上泛濫的情感……

「志浩哥,你這樣……讓我很尷尬。」她刻意將聲音偽裝得很冷靜,想遮掩心中的不安。

「涵涵,為什麼不選我,嗯?」崔志浩並不理會,而是直截了當甩出這麼個問題,大膽而熾烈。

如涵猛地抬頭,與他狂野的黑眸相撞到一起,她和他貼得太近,她清楚感受到他的心跳聲。自己的心跳也莫名眼著加快了。

「志浩哥。你人很好,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強的。」如涵下意識地看向門外,微微蹙眉。

她心中多少有點擔憂,如果母親或者逸雪這個時候走進來……

可是。她知道這個男人根本就沒有放開她的打算。

「人很好?」男人低低的淺笑逸出深喉。雙手環住她。俯下頭,毫不顧忌地細吻著她頸間細嫩的肌膚,嚙咬著她的耳骨。修長食指輕觸著她果凍般的蜜唇,「涵涵,這是我聽過的最有禮貌的託詞,從沒有一個女人會拒絕我,你是唯一的一個。」

「這麼說,我是個例外了。」如涵推開崔志浩的手,淡定從容地說道。

「是,你已經讓我破了例。」崔志浩輕撫著她的小臉,眼神里多了一絲迷戀,健碩的身軀將她完全籠罩,「我沒想到會有女人不買我的賬。」

如涵欲從他懷裡掙脫出來,崔志浩無意強迫他,順勢鬆開了手。

「志浩哥,我們去客廳吧。」如涵拿著茶葉包,頭也不抬地走了出去。

崔志浩無奈地笑了笑,跟在她身後下了樓。

客廳的沙發上,崔志浩如有所思地品著茶,如涵坐在一邊,不時和他說兩句話。

若不是如涵的手機鈴聲響起,這種靜謐的氛圍會繼續下去。

如涵料到馮雪不會放棄騷擾她,卻沒想到如此頻繁。她本想按拒接鍵,又擔心她一遍接一遍打過來,索性接起來說個清楚。

「給我打電話有事嗎?」如涵冷冷問道。

數秒沉寂後,馮雪發出聲音:「沈如涵,你實話告訴我,你是不是恨我,是不是特別希望趙剛不要我?」

如涵抬頭看了一眼崔志浩,見他還在品茶,似乎沒留意她,便起身走到窗邊,低聲說道:「沒錯,我是非常恨你,非常希望他不要你。不過,他要不要你是他的事兒,與我無關。希望你別再煩我!」

「是不是你讓他和我分手的?」手機的那端,馮雪不依不饒。

「哈哈,笑話!你覺得我在他那裡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嗎?若是他這麼在乎我,當初會因為你拋棄我嗎?」馮雪卑劣的話語,徹底激怒了如涵,前塵往事又一次浮現在眼前,這個女人,就像一顆刺,扎在她心頭,讓她一動就痛。

「不是你會是誰?為什麼她回到海城後對我越來越冷淡了?」

馮雪知道趙剛有別的女人,不過她仍舊懷疑如涵,因為趙剛對她的冷淡、忽視,都發生在回到海城後。

「馮雪,你夠了沒?我說了,這個你要問他,和我沒關係!別再騷擾我!否則……我不會對你客氣的……」

如涵正準備掛斷電話,突然感到身後一片溫熱,隨即手機被人搶了過去。

「你是馮雪吧?我警告你,別再騷擾如涵,如涵善良、心軟,我可不會,到時候我會讓你嘗嘗身體的疼痛和心裡的痛苦是什麼滋味!」

崔志浩一臉怒氣,周圍的氣壓頓時低了下來,大有風雨壓城之感。

「志浩哥……」

如涵伸手,想拿回手機,可崔志浩就是不放手。

突然出現一個男人的聲音,而且還這麼威脅她,馮雪一時慌了,竟不知如何作答。任憑崔志浩掛斷了電話,過了一會兒才緩過神來。

「這個聲音聽著好耳熟,是誰呢?」回想著崔志浩說的話,馮雪搜腸刮肚地想著,「到底是誰呢,我一定聽過他的聲音!」

說完話,崔志浩把手機遞給如涵,直視著她的眼睛,嚴肅中透著關切地問道:「涵涵,告訴我,馮雪是不是一直騷擾你?」

「也沒有了,只是最近常給我發簡訊,打電話倒是第一次。」如涵盡量掩飾內心的煩躁,可緊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