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七二章 樹立威信

第九七二章 樹立威信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1-13 04:05  字數:2272

吃晚餐的時候,逸雪對如涵的方案不吝讚美之詞,誇得如涵都不好意思了。,

「涵涵,我覺得你一定是繼承了沈叔叔的經商基因,不然怎麼這麼快就熟悉業務了,還能提出這麼好的方案,估計你們設計部的人也沒這麼好的想法吧?」

「哪有那麼誇張,我畢竟不是學設計的。」聽逸雪提到父親,如涵眼裡掠過一抹憂傷。

逸雪看出她的情緒變化,不禁自責,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微微思考了一下,接著說道:「涵涵,作為一個企業的管理者,不需要事事都精通,只要你懂就好。多跟在你媽媽和舅舅身邊,會學到很多東西的,不僅是公司的業務,還有為人處世,地產這個行業你和曾經接觸的行業不一樣,時間久了,你就知道了。」

「嗯,我會的。」逸雪的良苦用心如涵豈會不知道,她也希望自己能儘快成長起來,成為能夠獨當一面的管理者。

吃了飯,兩人如約到餐廳頂層的影院看電影,看的是最新上映的「某某特煩惱」,電影情節滑稽且發人深省,如涵看的津津有味,沈峰過世後,她還沒這樣笑過……

第二天,沈氏設計部人員一大早就在經理辦公室里集合,看著經理嚴肅的面孔,大家都覺得似乎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要發生。

多久了,沒有這樣集合過了,應該是董事長年度致辭的時候才這樣吧。

今天,到底是什麼事兒呢?設計部的人都在心裡猜測著。

經理踱步坐到會議桌最中央的位置。突然變了臉色,原本嚴肅的臉上驚現笑意,用輕鬆的語調宣佈道:「全部到齊了我就宣布一個好消息,沈如涵小姐關於酒店的設計方案董事會已經通過了,董事長指示,要求我們設計部按照沈小姐的方案,確定具體的細節。有什麼問題,可以和我說,由我和沈小姐溝通。」

經理的發言很簡潔,直奔重點。話音未落。就見周圍的下屬都瞪大了眼睛,一副驚訝的表情。

「怎麼了,我說的不夠清楚嗎?」經理厲色問道。

「不是的,經理。我們都聽清楚了。只是吃驚。你說的沈如涵是咱們沈董事長的女兒嗎?」

「當然是沈董事長的女兒了,沈董事長就這一個女兒。」經理不耐煩地答道。

聽到了經理的回答,又是一陣議論。誰也沒想到如涵剛到公司沒多久,就能提出酒店設計方案,而且還得到了董事會的認可。要知道,他們做的設計方案可被否定兩次了。

「好了,沒有異議就趕緊幹活吧,趙秘書,你把方案發給他們,一人一份。上頭說了,公司近期要組織設計比賽,誰獲得第一名就是公司的首席設計師,加薪送車,好好加油吧。」經理似乎還有事,布置完工作就轉身離開了。

經理這番話,迅速把他們的熱情點燃了,一個個躍躍欲試。

董事長辦公室里,劉玉華正坐在老闆桌前,對面坐著弟弟劉樹海,一直讓她頭痛的問題解決了,她終於鬆了口氣。下一步,就是把如涵的設計付諸實踐了。

「姐,據我所知,董事們對涵涵的評價都很好,說她聰明、上進,還有自己的想法,很有姐夫當年的風範。」

平日里,劉樹海和幾個董事交往頗多,酒過三巡,閑聊時總會說些真心話。弟弟的話,她還是相信的。

劉玉華欣慰地笑了笑,「董事們都喜歡涵涵我就放心了,等涵涵在公司上下樹立了威信,我就能放心把沈氏交給她了。和辰氏的合作是個契機,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讓涵涵展現她的才華。當然,我們也要盡全力幫她。」

「我也是這麼想的,涵涵很聰明,即便之前沒接觸過地產業,也能很快上手,只不過,她還缺少個機會,這次的酒店項目就是歷練涵涵的最好機會,也許,經過這一次,我們預想的那一天就要提前了。」劉樹海看著姐姐,眸光閃亮,也許用不了多久,外甥女就能女承父業,在沈氏開創自己的一片天地了。

對這個外甥女,劉樹海既喜歡、又欽佩。沈峰在的時候,她說什麼也不願意放棄她喜歡的工作,沈峰走了,為了完成父親未完成的事業,她忍痛離開了天涯周刊,這其中的苦楚和無奈,他能感受到。

「嗯,我等著那一天快點到來,我老了,也累了,該回家歇歇了。樹海,忙完這陣子,我想回家看看,好久沒回家陪咱媽了,怪想她的。」

「行!姐,你就放心回去吧,多陪陪媽,公司這邊有我呢。」看著姐姐有些消瘦的臉,劉樹海心裡酸酸的。他想,若是姐夫還在,一定不捨得讓姐姐這麼辛苦的。不過,幸好外甥女既懂事又能幹,能為姐姐分憂。

海城市郊的出租屋裡,趙剛正在打掃房間,剛搬來的行李散落了一地。被降職後,他的收入越來越少,還要給兒子生活費,已經沒錢住酒店了,只得租個便宜的房子,聊以安身就好。

以前在家裡,都是劉春艷做家務,趙剛很少幹活,掃了這一會兒地,他就已經不耐煩了。他索性把掃帚丟在了一邊,點了一顆煙,坐在了沙發上。

那日從酒吧出來,馮露把他帶回了家裡,兩人同榻而眠,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他什麼也記不起來了,只看到躺在自己身邊、穿著真絲性.感睡衣的馮露。

他仔細回想著,想破了腦袋也沒想到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他只依稀記得馮露和一個男人把他扶上了車,然後進了個陌生的房間,他一進房間就撲倒在沙發上,再以後就不知道什麼了。

不過,從醒來時的情形來看,他和馮露之間似乎發生了什麼。當他詢問馮露時,馮露卻什麼也不說,只說你情我願,要他別放在心上。

趙剛不是傻子,他自然聽懂了她話中的含義,可是,他真的記不起來了,他們之間,真的發生那事兒了嗎?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