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六七章 我會堅強

第九六七章 我會堅強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1-08 06:50  字數:2267

.m.

劉玉華站在女兒身後,看著她因為哭泣而顫抖的身體,說不出的心疼。

「老公,你若是在天有靈,就保佑咱們的女兒別再這麼難過了。我知道,為了讓我放心,她一直故作堅強,你們的父女倆的感情那麼好,她怎會不想你?」

一縷縷陽光透過淡淡的霧靄輕撫著沈峰的墓碑,劉玉華凝著丈夫的墓,心情卻無法像這日的天氣這般明朗,失去了沈峰,她的心也空了,若不是為了女兒,為了丈夫未完成的事業,她的精神恐怕早就垮了。

「爸爸,涵涵好自責,你在的時候,涵涵很少陪你聊天,對你的關心也不夠。公司的事兒那麼多,你一定有心煩、不如意的時候吧,涵涵只顧著自己的工作,都沒等替你排解憂愁。」如涵邊哭邊擦拭著墓碑,用了一張又一張紙巾,直到紙巾上再無灰塵,她才停下來。「爸爸,你知道嗎?如果可以,我願意用我擁有的一切東西,來換取你的健康,你的重生,可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所以……除了這樣痛苦下去,我別無選擇,不過你放心,我會堅強的,為了媽媽,為了咱們沈氏,我會好好生活下去。」

如涵刻意壓低了聲音,那感覺,就像是俯身在父親耳邊說悄悄話。漸漸地,劉玉華聽不清她說什麼,只能感受到她無盡的%悲愴和無奈。

靈溪陵園地處海城郊區,周圍地曠人稀。體感溫度要比海城市區低上五、六度,如涵撫摸著墓碑,覺得異常冰冷,心中悲痛又增添了幾分,「爸爸,天越來越冷了,你會不會冷呢?」

如涵明知父親再無知覺,仍忍不住問道,無可名狀的揪心之痛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涵涵,我們回家吧。你爸爸看到你這樣。他會難過的。」劉玉華看到逸雪和卓君正往這邊看,揮手示意他們過來。

他二人就在不遠處的福園入口處,見劉玉華叫他們,忙快步走了過來。

走到跟前。逸雪躬身把早已哭成淚人兒的如涵扶了起來。「涵涵。我們回去吧,別讓沈叔叔看著難受。」

哭了這許久,如涵漸漸平靜下來。她不舍地看了一眼父親的墓,在母親和逸雪的攙扶下,走出了陵園。

「舅媽,咱們有好些日子沒見了,中午我請客,一起吃個飯,也算是給舅媽接風了。」從墓地出來,車廂里氣氛凝重,卓君不忍看妹妹繼續難過下去,想以此轉移她的注意力。

「也好,把你媽媽也叫上吧,我們也好久沒見了。」劉玉華明白他用意,感動中不想駁了他的好意。

「涵涵,你想吃什麼,哥打電話訂餐廳?」卓君回頭看向坐在後排的如涵,柔聲問道。

「隨便吧,你們想吃什麼就訂什麼餐廳吧。」如涵看了表哥一眼,淡淡地說道。在這種心情下,她根本沒心情吃飯。

「既然隨便,我就自己訂了,西城新開了家餐廳,菜做的很不錯,我們就訂那裡吧。」卓君不想追問如涵,果斷做了決定。

逸雪和劉玉華都不反對,車子一路駛出郊區,在西城的一家店面嶄新的餐廳門口停下。

卓君訂的是一家川菜館,如涵最愛川菜,若是在平日,她一定胃口大開,可今天,她什麼都不想吃,隨便吃了點蔬菜,就再沒動筷子,任憑逸雪勸說,也不濟於是。

吃過了午餐,卓君回公司,逸雪陪劉玉華、如涵回到了沈家別墅。

「逸雪,你公司還有事吧,回去上班吧,我陪著涵涵就好。」

「我不回去了,阿姨,今天沒什麼事兒,再說還有逸楠在呢,我留下來陪你們。」

在逸雪心裡,如涵比什麼都重要,看她還是之前的樣子,逸雪不放心離開,和劉玉華撒了個慌,留了下來。

在客廳里坐了一會兒,劉玉華就去卧室里休息了,只剩下如涵和逸雪二人。

「涵涵,你等一會兒,我出去一下就回來。」逸雪輕輕撫摸著如涵的頭,寵溺的說道,那神情、那語氣,就像在哄一個小孩子。

如涵以為他有事,並未過問,點頭答應了,繼續坐在沙發上發獃。

沒過多久,逸雪帶了一大包吃的進來,放到如涵面前的沙發桌上。

「涵涵,剛才在餐廳你沒吃什麼,這會兒一定餓了吧,吃點東西吧,都是你愛吃的。」

如涵掃了一眼,發現袋子里都是她平時愛吃的零食。逸雪雖然不喜歡如涵吃這種垃圾食品,但為了哄她開心,也只得違背心意了。

「都是給我買的?」如涵不敢相信,一貫不主張她吃零食的逸雪竟然買了這麼多零食回來,而且,他竟然知道她的喜好,話梅、碧根果、魚片……都是她的最愛。

「對,都是你的。」逸雪笑了笑,看著如涵略顯欣喜的眼神,他確定自己做對了。

一瞬間,如涵有種想哭的衝動,每一次,在她最痛苦、最難過的時候,都是這個小雪花,放下尊嚴、不顧身段,想盡一切辦法讓她高興起來。他的心意她豈能不懂,他之所以這麼做,都是因為他太在意她,太愛她了。

如涵依舊不想吃東西,可她不想讓逸雪再擔心,她強打著精神,拿起一盒提拉米蘇,「我吃這個吧,看上去很好吃。」

「嗯,吃吧,想吃什麼都行,吃多少都行,不夠我再去買。」見如涵有了一絲笑容,逸雪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哪有那麼能吃,這些足夠我吃幾天了,謝謝你,逸雪哥。」如涵感激地凝視著逸雪,除了謝謝,她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用說謝謝,還是用實際行動感謝我吧。」逸雪眼神曖.昧,他就是想讓如涵誤會他的意思。

果然,這個小丫頭中了圈套,微微怔了一下,紅著臉問道:「怎麼感謝?不會是……」

「以身相許嗎?小涵涵,你想多了吧,我是說,我多吃點東西,就是對我最好的感謝了!」逸雪笑得很調皮,如他所料,這個小丫頭真的想歪了。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