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六四章 他的悔意

第九六四章 他的悔意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1-04 16:17  字數:2318

趙剛又耐著性子等了一會兒,仍不見兒子出來,剛想進教室去找,看到劉春艷拉著趙文俊的手走了出來。△↗,

兩個月不見兒子,他發現兒子又長高了,不由得欣喜,顧不得許多,奔著母子倆走了過去。

「文文!」趙剛的聲音傳入趙文俊的耳朵,無疑比過年還讓他興奮,趙文俊和父親感情甚好,這麼久沒見趙剛,他掙脫開母親的手,撒歡似的跑了過去。

「爸爸!爸爸!」趙文俊純真帶著愉悅的叫聲在學校上空回蕩,劉春艷被兒子打動了,沒去阻止,任由他投進了趙剛的懷抱。

「乖兒子,想不想爸爸?」趙剛一股勁抱起兒子,興奮地問道。

擁著兒子的剎那,他所有的煩惱都忘了,忘了自己的身份和處境,他只單純是一個孩子的父親。

「想,我可想爸爸了,爸爸,你怎麼不來看我,也不來接我放學呀?」

顧及到兒子的感受,劉春艷沒告訴兒子真相,只是和他說爸爸到很遠的地方工作去了,要好久才能回來看他。趙文俊很懂事,不作也不鬧,但在他幼小的內心深處,仍渴望父親來看他,和母親一起接他放學,陪他回家。

趙剛摸了摸兒子的頭,心裡一陣酸澀,差點哭出來,他看了劉春艷一樣,強笑著說道:「爸爸要工作呀,爸爸在外地工作,所以不能常回來看文文。」

劉春艷忍不住笑了,第一次。他們二人這麼默契,騙兒子的口徑竟然一致。

「爸爸,你和媽媽帶我去吃烤肉好不好,我都好久沒吃烤肉了!」趙文俊年紀尚小,無論多麼想念父親,終抵不過美食的誘惑,所以,他先想到了吃。

「好呀,爸爸和媽媽帶文文去吃烤肉,想吃多少都行。」

若是換做以前。面對兒子這樣的要求。趙剛多半會不答應,可今非昔比,他對兒子的愧疚已經超過了一切,而且。他也想爭取這個和劉春艷同桌吃飯的機會。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況他們做了十年的夫妻,一旦真正分開,他才意識到。他對她還是有著割不斷、剪不開的眷戀。

「太好了,我要和爸爸媽媽一起吃烤肉了!」趙文俊難言興奮,摟著趙剛的脖子,大聲歡呼。

過了這麼久,他還是無法習慣沒有爸爸的日子,和天下的孩子一樣,父母俱在,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家。

劉春艷雖然記恨趙剛,但想到他能讓兒子高興,便沒忍心反對。跟在他父子二人身後,上了趙剛停在校門口的車。

臨來之前,趙剛就仔細打掃了車廂,把馮雪的痕迹清理得一乾二淨,她買的香水,她放在車上的絲巾,都被他丟進了後車廂里。車廂里乾乾淨淨的,除了濃郁的男性氣息,並無其他異樣。

趙剛和馮雪事兒,早就通過他人之口傳到了劉春艷口中,她對趙剛徹底死了心,反而不那麼介意了。只不過,心裡的傷口不時隱隱作痛,提醒著她,趙剛曾數次背叛她們的感情,背叛她苦苦經營的家。

一路上,趙文俊打開了話匣子,不停地和趙剛說話,說的都是學校里的事兒,趙剛認真地聽著,不時說幾句。很快,車在一家烤肉店門口停下。

趙文俊個子高了,已經可以自己下車了,可趙剛還是寵溺地抱著他下了車,父子倆說說笑笑地進了烤肉店,劉春艷依舊跟在他們身後。在外人看來,這是極為和諧、幸福的一家三口。

吃過飯,把母子倆送到家門口,趙剛準備告辭離開。

「爸爸,你和我回家好不好,我想你陪我寫作業。」對於父母分開的事兒,趙文俊似懂非懂,他知道爸爸媽媽分開了,卻不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他只想讓爸爸媽媽都陪著他,就像以前一樣。

「文文,你爸爸還有事,等會兒就要上火車了,媽媽陪你寫作業。」未等趙剛搭話,劉春艷就搶先說道。

「不嘛!我就讓爸爸陪我!」趙文俊一心想父親留下,開始撒起嬌來。

「文文,爸爸……」

「文文,你能不能聽點話,快回去寫作業!」見兒子不聽話,劉春艷不由得板起了臉,趙文俊委屈地看著媽媽,眼淚在眼圈打轉,隨時可以哭出來。

趙剛於心不忍,很想留下來,看向劉春艷,幻想著她能改變主意。無奈劉春艷鐵了心不讓他留下來,硬拉著兒子的胳膊,就往樓上走。

趙文俊掙扎著,劉春艷的力氣大的驚人,猛地一用勁兒,攔腰夾著他進了小區門。

趙剛不敢強求,只得眼睜睜的看著兒子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里,竟有些生離死別的感覺。

「文文,爸爸對不起你。」面對孩子,趙剛的心變得十分柔軟,就如今的情形來看,他和兒子恐怕很難見上一面,無法參與兒子的成長,趙剛心存遺憾。

他不怪劉春艷阻止他和兒子見面,誰讓他做了對不起她的事兒呢!特別是最近,他和馮雪的醜聞鬧得沸沸揚揚,複合的希望似乎更加渺茫了。

他承認,他放不下過去的女人,擺脫不了這種瀟洒隨性的生活,但他更離不開兒子,只要劉春艷給他機會,讓他回到兒子身邊,他會考慮回歸家庭。

離開過去的家,趙剛又回到了租住的房子,馮雪已經十幾天不理她了,家裡顯得很冷清,他斜靠在沙發背上,點了一顆煙,狠狠地吸了一口,一瞬間,他已被煙霧圍繞。

此刻的場景,就如同他的處境,朦朧中,他看不清周圍,也不知該何去何從,頹廢得很街頭的浪人一般。

「趙剛,你真打算這樣下去嗎?家沒了,事業毀了,名譽也一塌糊塗?」趙剛起身,把吸了幾口的煙壓滅在煙灰缸里,走到鏡子前,審視著滿臉胡茬的自己。

他一拳打在鏡子上,隔得手生疼,鏡子卻安然無恙。

「呵呵,我連打碎鏡子的力氣都沒有了。」趙剛自嘲地笑著,癱坐在地上。

ps:寫這章的時候,有種很過癮的趕腳。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