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六二章 探尋真相

第九六二章 探尋真相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1-02 21:35  字數:2349

辰氏集團的總裁和副總裁就這麼討論娃娃親的問題,著實讓人哭笑不得,聽他二人調侃,如涵真想大聲對逸雪說:「喂,小雪花,還娃娃親呢,你問過我的意見嗎?」

但顧及逸雪的面子,如涵終究忍住了,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們。↑,

「涵涵,你不希望和武威結親家嗎?」見如涵不搭話,逸雪突然可憐兮兮地問道。

「我……」如涵竟無言以對。

「好了,辰逸雪,你就別難為如涵了。不過,我有種預感,你很快就會成為和我一樣的老婆奴的!」如涵本以為武威替她解圍,卻沒想到又說了讓她難為情的話。

又說了會兒話,武威就先離開了,只剩下他二人。

武威剛走遠,逸雪的耳朵就傳來一陣痛感,「噢噢噢噢,涵涵,你下手輕點啊!」

如涵憋悶了很久,終於可以動手了,柔弱無骨的小手,揪住了逸雪的耳朵。

逸雪不敢反抗,揉著耳朵說道,「涵涵,以後能下手輕點嗎?」

「不能!」如涵想都不想就回道,「你在武威面前瞎說什麼呢?不知道『害臊』倆字怎麼寫嗎?」

「我那是實話實說。」逸雪淡定說著。

「能不能有點度?」如涵沒好氣道,心裡卻是咚咚直跳的,她有些害羞了呢!

有時候看到姐姐家孩子的淘氣模樣,她也想過自己的孩子會是什麼樣子。她敢保證,如果她有孩子了,一定會是個好媽媽。她也相信,面前的這個男人一定會好好照顧她和孩子的。

想到這兒,如涵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她已經把逸雪當做孩子他爹了。

「嘿嘿,我就知道我們家涵涵和我想的一樣。」逸雪笑眯眯看著如涵臉紅嬌羞的樣子,「咱們一定要生個女兒,和你一樣,又漂亮又可愛。哎喲。這麼一想。我又不想把女兒嫁給武威兒子了,捨不得!」

「盡說些沒邊兒的話,等你有女兒再說吧。」如涵捂著自己發燙的臉蛋,恨不得拿塊冰塊降溫。「你該去工作了。這幾天忙著這事兒。一定耽誤了不少事情了。」

「放心,什麼也沒耽誤,我心裡有數。我先看會兒文件。你無聊的話先看會兒電視劇吧,茶几上有ipad,半個小時後咱們去吃飯。」

「好。」如涵點頭,安靜的走到沙發上坐下,拿起了ipad。

辦公室里很安靜,只能聽到逸雪手指敲擊鍵盤的聲音,兩人不時對視一眼,空氣中瀰漫著甜膩的氣息。

時間緩緩過去,辦公室的安靜被逸雪的電話鈴聲打破了。他看了眼來電,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想了想,接了起來,電話的那頭,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辰總,謝之洋的事情,我可以和你談談嗎?」

聽到電話那頭的問話,逸雪微微怔了一下,「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謝之洋的事情是辰總最關心的事兒吧,難道你都不應該出面和我聊聊嗎?」電話那頭的人似乎很是胸有成竹。

「呵呵。」逸雪淡淡笑了下,「如果說這事兒,我覺得我們沒什麼可聊的。」說完,就要掛電話。

對方似乎沒有想到逸雪是這樣的態度,慌忙說道,「你就不好奇謝之洋的毒.癮是怎麼回事兒嗎?」

逸雪頓了頓,沒說話。

「下午三點,辰氏對面那條街有一家咖啡店,我等你。」說完,對方掛了電話。

逸雪依舊保持著接電話的姿勢,似乎在思考什麼。如涵見狀,放下手裡的ipad,走過去問道,「怎麼了?」

「哦,沒事。」逸雪回過神來,輕笑著,「客戶給我打的電話,約下午見面聊點公事,我在思考一會兒怎麼跟他說。」

「啊,原來是這個啊。」如涵半信半疑,卻不好再說什麼。

吃過午飯,逸雪把如涵送回公司,在公司附近逛了一會兒,才去赴約。

他到達指定地點的時候已經超過了三點半,他就是,到底是誰拿捏著謝之洋的事情。一進咖啡廳,逸雪站定環顧四周,看到靠窗的桌子前,坐著一個纖瘦的女子。直覺告訴他,這個人就是給他打電話的女人。

逸雪直接走了過去,站在女子的面前,看了看她。

她料到逸雪會遲到,以她掌握的資料,逸雪這人,工作時絕對是一絲不苟,但只要離開公司,就會很隨性,他不會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做任何妥協。

「是你找我?」逸雪開口問。

「看來辰總,是比較忙的。」高博淺笑了下說道。

「既然是辰總,那當然很忙。所以我的時間很寶貴,還請你長話短說,直接說重點就好。」逸雪直接在高博的對面坐下,淡淡說道。

「先自我介紹下,我叫高博,是謝之洋之前的秘書。所以謝之洋的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有的也是我親自去辦理的。」

「所以……」

「別的事兒我相信你也沒有什麼興趣。我就直接說吧,關於他的毒.癮,你一定感興趣吧。」高博也不拐彎抹角,直截了當的說道。

逸雪聳聳肩,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謝之洋毒陰發作,正在家裡翻騰著,接到了賀雲飛助理的電話。告訴他可以到指定的地點取東西,保證他不再難受。

在謝之洋心裡,既然毒是高博下的,那麼十有**是賀雲飛指使的,所以,他一點都不懷疑助理的話,直接就跑出去,只要到了那個地方,就可以不難受了。

他打了輛車,一路狂奔的他很快就到達了指定的地方,可是來來回回走了好幾圈他都沒有看到助理在哪裡,他似乎又感覺到了頭疼,抓了抓頭髮,慌亂地向四周看,這一看不要緊,發現對面咖啡廳靠窗的位置,一對男女正在交談,他的胸口火氣立刻噌就上來了。

怒火衝心的他顧不得來往的車輛,直接奔到了馬路對面,一把推開了店門,直衝沖的走了進去,「好你個辰逸雪!原來你和這個賤女人是一夥的!!」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